2020-08-08

最近很烦,心累身累。儿子入学报名。然后,老房子墙塌了。塌陷下的石头与土还在地上没来得及处理。老公忙,老姐不管,老兄在外地。我这也是赶鸭子上架。

以前经济独立的时候,对一切不怎么敏感,例如,金钱呀,女人装饰呀,现在没这个条件,却比年青时对这些很敏感。这几天状态不好,我在想,和家人三观认识不同,除了抱怨,毫无灵感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