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石沉大海的情书

0.628字数 2102阅读 1132
图片来自网络

借着筹备同学会,我光明正大地向你约稿,同时做好三顾茅庐的打算。

没想到,你一口答应了,唯一的要求就是多跟你说点班级趣事。

于是,我想起什么就发在微信上。你总是惊讶:“啊啊,还有这事儿?”曾经,你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女生。

几天后,你把稿子发来,质朴纯真,深情唯美,看得我热血澎湃,眼眶微湿。忍不住得寸进尺,请你一起朗诵。你犹豫再三,答应了。我几乎一跃而起,要知道,如果是以前的你,铁定不会答应。

同学会如期举行,我们终于第一次同台。

“那年,我们身量未足,情窦初开,给喜欢的女孩递过纸条,为暗恋的少年写过日记。”

我们的朗诵是开篇也是压轴,一下把人带回初中时代。

初二开学,你是班里几个插班生之一。

你长得苗条纤细,留着长长马尾,喜欢穿白色衣裳。

你笑的时候,一张小脸生动无比,不笑的时候,眼神里有一种孤傲。

你,真的很特别。

我人生的第一封情书就是写给你。说情书,其实是一本日记本。记载着我对你初见的心动,满满的欢喜。

不敢当面送你,偷偷放你抽屉吧,怕被你无意扔掉,也怕被他人捡去。所以,我自以为聪明地从邮局寄给你。

盼星星盼月亮地等你回复,你寄还了我的日记本,夹着一张纸条:男孩请自重,我也会的。

明明被拒绝,我却不得不赞叹你的冰雪聪明。

然后,你就不跟我说话了。原先,我仗着班长的便利,你还是理人的。

我也是骄傲的人,却无法控制自己不关注你的行踪。

最美的莫过于早读,我溜出教室,坐在栏杆上张望。你不是勤奋的学生,往往很迟才来。当你蹬蹬跑上楼梯,睡眼惺忪,晨曦洒在白色衣裳上,灵动得像一幅画。

午休,你喜欢去溪边的芦苇荡里背书,我偷偷跟去,离你不远不近。你一旦发现,就会气愤地停止朗诵,我则笑着嘀咕:“啊哈哈,生气啦?”

晚自习,若有男生跟你说上话,就让我嫉妒得发狂。下课,你爱沿着溪畔道路慢慢走回家,我哼着小曲一路尾随,你拿我毫无办法。

最后,我喜欢你,成了公开的秘密。

高中,我们在不同的学校,我很难见到你。周末去你学校,你不在教室里,我也不敢去你宿舍外蹲守。

知道你回家的那个周末,我背地里组织了一次野炊,你被他们请来。

我借机说:“晓兮,前面路不好,我来带你吧。”同学们暧昧地笑着,你一声不吭骑到前面去,谁知连人带车掉进了灌溉渠道。你的样子狼狈极了,涨红着脸,生气地甩开我,回家去了。

我总是弄巧成拙,可自己组织的活动,又不能不参加。一整天,我都心不在焉。

高中三年,我开始给你寄一封又一封的信,你从来不回信,我也习惯了。像一个人的自言自语,开心的,难过的,都想告诉你。

破天荒的一次,你回了寥寥数语:大学在招手,好好学习吧!我如获至宝,更频繁地写信,你再无任何回复。

上大学后,我辗转得到你的地址,又不断给你写信,你理所当然地没有回信。

大二下学期,我来到你的城市,在同学带领下,找到你学校。

“你的信箱是否有问题,给你的信怎么石沉大海?”我找着话。

“那就不要写了呗。”你很淡漠。

“你学校好难找呀。”

“那就不要来了呗。”

“我们先走了。”我简直绝望。

“那走好。”你马上站起来。

你不会知道,我马不停蹄从自己的城市赶来,连晚饭都没顾上吃。

“这小妮子有什么好的?如此绝情!”离开的路上,我同学恨得牙痒痒。

我们终于不联系,应该说我不再联系你。

大学毕业后,你回到家乡工作。我在外面闯荡几年后,决定回家,潜心复习总算考上公务员。

去单位报到前,我鼓起勇气在QQ上联系你。

我克制着思念说:“好久不见。”

你的回复温和有礼,我又燃起一线希望。

说起过去,我语无伦次地试图表达自己。

你说:“青春没有对错,错了也是一首歌。”

你告诉我,你恋爱了,竟然是我关系不错的高中同学。只是这些年,我在外地,彼此很少联络。也怪我,把你像个宝一样藏着,从来不肯轻易示人。除了初中同学,没有人知道我们的故事。

要好的初中同学为我不平,轮番打电话约你,企图给我制造机会。

与你,我只说了一句:“他是个可靠的人。”

我拼尽青春去喜欢的女孩,终于要嫁人了,新郎不是我。

后来,我也结婚了,妻子不是一见倾心,给我细水长流的安稳。

……

朗诵结束,有男同学上台献花,不一会儿,你鲜花满怀。我举起一枝玫瑰,你把怀里的花放到一边,伸手接过我的。

“这是我二十年前就想送的花。”我不禁脱口而出。

“牧阳,晓兮!牧阳,晓兮!”同学们故意叫着我们的名字。

这下估计要坏事了,我拿眼角偷瞄你。

“谢谢!”你落落大方地接过花。

有人叫嚷:“两个人终于梦想成真。”

有人纠正:“不关晓兮,都是牧阳的事!”

有人起哄:“我们的大班长快说说,当初给晓兮写过多少情书?”

一群接近油腻的中年大叔闹得不可开交。

你依旧言笑晏晏,毫不在意下面的喧闹声。岁月把那个骄傲而倔强的少女,变成了眼前淡定而优雅的女子。

但,有些东西一直没变。我知道,至始至终,你都没有喜欢过我。那些石沉大海的情书,早就昭示这是一场席卷我整个青春的漫长单恋。

我们终将微笑着道别。

第二天,班级微信群里有人发上老照片,有当年的教室、校门、路口,意犹未尽的同学们热闹非常。

你夹杂在群聊里说:“想起放学后经过的那路那景,突然有点酸楚,我们的青春哎!”

我的耳畔还回荡着,你写下的每个句子一一

这些年,我们感知人间冷暖,常常回忆至纯至真的初中时代,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事的我。


晓兮版  你一个人漫长的爱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