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杉版资治通鉴【562】朋友的背叛。2019-08-17

2字数 2901阅读 728

资治通鉴卷第六十一

汉纪五十三

公元194年——公元196年

共2年

孝献皇帝丙

兴平元年(公元194年)

1、

春,正月十三日,赦天下。

2、

正月十六日,皇帝加元服。(举行加冠礼,本年十四岁。)

3、

二月一日,有司奏请立皇后。皇帝下诏说:“我死去的娘亲墓地都还没选好,我怎么有心事去做遴选后宫之事!”二月五日,三公奏请改葬王夫人,追上尊号为灵怀皇后。(当初,王夫人生下刘协后,就被何皇后毒死,尸体在洛阳郊外草草落葬。)

4、

陶谦向田楷告急求救,田楷与平原相刘备前往救援。刘备此时自己已经有兵数千人,陶谦又拨给他丹阳兵四千,刘备于是离开田楷,归附陶谦,陶谦表刘备为豫州刺史,屯军小沛。曹操军粮耗尽,自己退兵了。

胡三省注:沛县属于沛国,但是沛国治所在相县,所以时人称沛县县城为小沛。刘备此时被称为刘豫州,领豫州刺史而屯驻小沛。豫州治所在谯县,刺史豫州刺史是郭贡。朝廷的命令没人执行,陶谦“表”一下,自己私自任命刘备为豫州刺史。

5、

马腾私下有求于李傕,但是李傕不给面子,马腾怒,欲举兵相攻。皇帝派使者和解,马腾不听。韩遂也率众来帮马腾、李傕讲和,结果竟然与马腾联合。谏议大夫种邵、侍中马宇、左中郎将刘范,谋使马腾攻打长安,自己做内应,以诛杀李傕等人。

二月壬申日(二月无此日),马腾、韩遂屯兵长平观。种邵等密谋泄露,出奔槐里。李傕派樊稠、郭汜及哥哥的儿子李利出击,马腾、韩遂败走,回凉州。樊稠等接着攻打槐里,种邵等都被杀死。

三月十三日,朝廷下诏赦免马腾等人。(李傕无力制服马腾,又担心他卷土重来。)

夏,四月,任命马腾为安狄将军,韩遂为安降将军。

6、

曹操派司马荀彧、寿张县令程昱守甄城,自己率军再次攻打陶谦,一路攻城略地,到达琅玡、东海,所过之处,都做彻底破坏。曹操回师,又击破刘备于郯(tan)东。陶谦恐惧,想要撤退到丹阳。(陶谦是丹阳人。)这时,陈留太守张邈反叛曹操,迎接吕布。曹操于是回军。

当初,张邈年少时,喜好游侠,袁绍、曹操都和他是好友。后来袁绍为讨董卓的盟主,面有骄傲之色,张邈正议斥责袁绍,袁绍怒,要求曹操诛杀张邈,曹操不听,说:“张邈是咱们的亲友,无论他对错,总该宽容。如今天下未定,就开始自相残杀吗!”曹操之前进攻陶谦,抱定必死之心,临行对家人说:“我如果回不来了,你们就去依靠张邈。”后来回来见到张邈,相对流涕。

陈留人高柔对乡人说:“曹将军虽然占据兖州,但他本有图谋天下之大志,不可能安坐而守。而张邈自恃有陈留的地盘资源,也将乘机而动。我想与诸君一起远离避祸,如何?”众人都认为曹操、张邈相亲,而高柔又年少,不重视他的话。高柔的堂兄高幹从河北召唤他,高柔于是举族前往投奔。

去年,吕布离开袁绍,投奔张杨时,路途中经过张邈处,临别时,两人把手立誓。袁绍听说后,大恨。张邈也担心曹操终将会听袁绍的,杀死自己,心中不能自安。前九江太守、陈留人边让曾经讥议曹操,曹操听到后,将边让及其妻子儿女全部诛杀。边让一向有才名,由此兖州士大夫都觉得恐惧。陈宫性格刚直壮烈,也担心自己人身安全,于是与从事中郎许汜、王楷以及张邈的弟弟张超一起,密谋背叛曹操。陈宫对张邈说:“如今天下分崩,雄杰并起,君以千里之众,当四战之地,抚剑顾盼,亦足以为人中豪杰,而反而受制于人,不觉得羞耻吗?如今曹操东征,内部空虚,吕布壮士,善战前无古人,如果权且迎接吕布,共同统治兖州,观天下形势,以待时事之变,这也是纵横天下之时!”张邈听从。

当时曹操派陈宫将兵留屯东郡,陈宫就用这些兵秘密迎接吕布为兖州牧。吕布抵达,张邈就派他的党羽刘翊告诉荀彧说:“吕将军来协助曹使君攻打陶谦,一概赶紧供应军粮。”众人疑惑,荀彧知道张邈要作乱,勒兵戒备,急召在濮阳的东郡太守夏侯惇。夏侯惇带兵赶来,吕布就占了濮阳。当时曹操全军出动攻打陶谦,留守兵少,而将领和高级官吏很多都与张邈、陈宫通谋,夏侯惇抵达当晚,诛杀了谋叛者数十人,众心才安定下来。

豫州刺史郭贡率军数万来到城下,(这位郭贡是朝廷任命的豫州刺史,刘备那个只是陶谦任命的。)有人说他与吕布同谋,众人都很恐惧。郭贡要求见荀彧,荀彧准备前往,夏侯惇等人说:“您是全州人的依靠,去太危险了,不可!”荀彧说:“郭贡与张邈等人之前并没有交情,如今进兵如此迅速,是计议未定,趁他还没拿定主意之时,前往游说,就算不能为我们所用,至少也可让他保持中立。如果我们先让他起疑心,反而激怒他成为我们的敌人。”郭贡见荀彧毫无惧意,认为甄城已有准备,不易攻下,于是引兵而去。

当时,兖州各郡县都响应吕布,唯有甄城、范县、东阿不动。吕布军中有投降过来的人说:“陈宫准备自己带兵攻取东阿,又派氾(fan)嶷(yi)攻取范县。”吏民都很恐惧。程昱本是东阿人,荀彧对程昱说:“如今举州皆叛,唯有这三座城池,如果陈宫以重兵攻打,没有坚定的意志,一定会动摇。您是民望所归,应该前去抚慰!”程昱于是启程回东阿,经过范县,对县令靳允说:“听说吕布扣押了您的母亲、弟弟、妻子、儿女,作为一个孝子,诚然不能不焦心。如今天下大乱,英雄并起,必将有命世之人,能平息天下之乱,这就是智者所需要仔细选择的。得主者昌,失主者亡。陈宫叛迎吕布,而百城皆应,看起来似乎会有所作为。但是,您自己看一看,吕布他是什么人?吕布粗暴少亲,刚愎无礼,不过是匹妇之雄而已。陈宫等人,也不过是与他暂时相和,并不是真心要拥戴他为君。所以,他们眼下虽然人多,终将一事无成。曹操的智略,当世罕见,是上天所授。您一定要固守范县,我去守住东阿,则我们可以立下当年田单之功。何必违忠从恶而母子俱亡呢?希望您仔细考虑!”

靳允流涕说:“不敢有二心!”当时氾嶷已经在范县,靳允于是去见氾嶷,伏兵将他刺杀,然后回城,勒兵自守。

徐众评论曰:

靳允与曹操并无君臣关系,母亲则是至亲,从大义上来讲,他应该弃官而去。春秋时卫公子开方在齐国做官,数年不归,管仲认为他不怀念自己的父母,怎么可能爱君王呢!所以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靳允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如何拯救自己的至亲家人!徐庶的母亲被曹操绑架,刘备就送徐庶回北方投奔曹操,即令志在天下之人,也要体恤身为人子之情。曹操也应该允许靳允离去。

华杉曰:

曹操觉得如果自己死了,妻子儿女都可以托付给张邈,而张邈却背叛了他。这并不矛盾,如果曹操真的死了,我相信张邈也绝对会照顾他家人终身。有的朋友就是这样,你如果吃不上饭,他一碗饭可以分给你一半。但是,如果你比他强,就成了他的仇人。这是人性。人有两种情绪很难控制,一是嫉妒,二是不服。张邈可以和曹操是生死之交,但是,如果要说曹操是命世之人,他不是,他应该死心塌地跟随曹操——曹操就是这么想的,而且想得很放心——他绝对不同意。但是,他又没那个自信认为自己是命世之人,要找来一个吕布和他“共牧兖州”,一起统治,这就是幼稚可笑了。再看看张邈的简历——张邈少时,好游侠——这游侠之人,没有什么格局,就是任性。

曹操的问题,在于自信的自我,和自我的自信,英雄人物容易犯这个毛病,自己知天命,知道自己将要成大器,一定会给兄弟们带来荣华富贵,就以为兄弟们都这么想。却不知道,不是每个兄弟都有这个判断,有的兄弟,他一不认为你一定能成大事,二不认为自己不能独自成大事。结果呢,你为他付出最多的人,就成了第一个背叛你的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