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读《红楼》| 第八回 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中)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

上回说到宝玉宝钗独处一室贴近看金玉,然后林黛玉出现了。林黛玉进门看到宝玉和宝钗挨得那么近,原本爱吃醋的她自然又要独捧一大盆老陈醋先干为敬了。

一进门便阴阳怪气的说来的不巧。可不来的不巧呢,薛姨妈制造的孤男寡女独处的机会让你林黛玉打破了,宝钗美人贴近和冷香加持的计法也被满屋子的醋味熏跑了。而后黛玉又继续她的醋式话术,“要来一群都来,要不来一个也不来,今儿他来了,明儿我再来,如此间错开了来着,岂不天天有人来了?也不至于太冷落,也不至于太热闹了,姐姐如何反不解这意思”。面上看言之有理,仔细一品便是强词夺理,明明就是自己吃醋了,还非冠冕堂皇的啰嗦这一堆。宝钗机敏过人,自然是能嗅到黛玉的醋味的,只不过她不似黛玉对宝玉的深情浓意,自然也不会和她多计较的。


尖酸刻薄林黛玉的那话没法接,于是宝玉便岔开话题(当然宝玉并不是故意怕尴尬而岔开话题的,却又巧妙的化解了尴尬。蒙侧批:此等文章是《西游记》的请观世音菩萨,菩萨一到,无不扫地完结者。宝玉便是这“菩萨”),看到林黛玉是披着“大红羽缎对衿褂子”来的,便想着大概是下雪了,于是问了一嘴他的斗篷取来了没。

尖酸刻薄林黛玉又上线了,“是不是,我来了你就该去了”,再干一碗老陈醋好走不送。搁在一般直男身上,便会回应“你看你的小性子又上来了”,或者直接冷暴力对待。而宝玉不一样,他是菩萨,他笑着说,“我多早晚说要去了?不过拿来预备着”,他没有在意黛玉的小脾气,而是笑着回应她。


这一回,宝玉的奶妈李嬷嬷出现了好几次,虽标题里没有她,但她也是这一回的主要人物之一。如宝玉在文末的酒后真言,“不过是仗着我小时候吃过他几日奶罢了。如今逞的他比祖宗还大了”,接下来就会慢慢体现出来了。

这里首先,李嬷嬷没直接回应宝玉关于斗篷的事情,而是让宝玉先在薛姨妈这里玩吧,她让丫头去取,俨然一副宝玉长辈教导宝玉做事的样子。接下来还有呢,在薛姨妈命人给宝玉倒酒后,李嬷嬷又冒头了,让宝玉少喝些最好。因为之前在李嬷嬷没看住,让宝玉多喝了,导致李嬷嬷她挨了骂,所以便看得紧。但她毕竟只是个奶妈而已,还好薛姨妈对待下人还是有几分平易近人的,让李嬷嬷下去吃些酒水,变相把她赶了出去。

听到宝玉说爱吃冷的,薛姨妈急了,“这可使不得,吃了冷酒,写字手打飐儿”,宝钗也急了,“酒性最热,若热吃下去,发散的就快,若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以五脏去暖他,岂不受害?从此还不快不要吃那冷的了”,宝玉可是薛姨妈未来的女婿和薛宝钗相公啊,那不得提前就让他保重好身体,宝钗可不想年纪轻轻当寡妇(虽然事与愿违)。

别以为醋坛子林黛玉没带耳朵来,她精神着呢,“磕着瓜子儿,只抿着嘴笑”,一副看好戏的架势,当然内心是各种煎炒烹炸老陈醋。正巧紫鹃怕林黛玉冷,于是让雪雁来送手炉,紫鹃对林黛玉真的是无微不至的关怀,还好她懂林黛玉刀子嘴豆腐心,便也不会在意那张利嘴。


好了,林黛玉含沙射影的时候到了。说雪雁把紫鹃的话当圣旨,旁敲侧击说宝玉把宝钗的话当圣旨。宝钗自然是听懂了黛玉的意思,但也知黛玉的性子,便不与她计较;宝玉“知是黛玉借此奚落他,也无回复之词,只嘻嘻的笑两阵罢了”,也就是宝玉能对黛玉如此的体贴忍让。

但不管当不当圣旨,宝钗既然说的对,为什么不听呢?难不成宝玉只能听你林黛玉一个人的话么?当然了,从男女情侣的角度来看,宝玉和黛玉是知心知意的一对,那么黛玉对于自己的“男朋友”的一举一动,他身边异性朋友的一言一行,自然也是有过问的权利的。奈何宝玉又是个超级中央空调,所以让黛玉随身背醋也是情非得已的。从这个角度来思考的话,便也能慢慢理解林黛玉的尖酸刻薄小性子小脾气爱吃醋了,恋爱中的女人谁不是如此呢?

而后林黛玉又开始了她的利嘴时间,“姨妈不知道。幸亏是姨妈这里,倘或在别人家,人家岂不恼?好说就看的人家连个手炉也没有,巴巴的从家里送个来。不说丫鬟们太小心过余,还只当我素日是这等轻狂惯了呢”,林黛玉说得不无道理,只不过放在这里便并不把这番话当成她的本意,却是生生的强词夺理。薛姨妈当然是不会这么多心了,“你这个多心的,有这样想,我就没这样心”,只有她林黛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李嬷嬷踩雷

再次踩雷的李嬷嬷又出现了,这次她应该是打定主意要劝宝玉别喝了,小心误事殃及她老人家。但是她很扫兴的提到了贾政,“你可仔细老爷今儿在家,提防问你的书”,这就好像小朋友们玩得正起劲呢,忽然一个老阿姨说,“你作业做完了吗,小心你爸下班回家问你”,也真是够扫兴的。

宝玉听了这话,便心中大不自在,慢慢的放下酒,垂了头”,林黛玉懂宝玉的那份心情,便哄他说如果贾政问话就说在薛姨妈这里,别理那个喝了酒的嬷嬷。这里黛玉的举动是挺暖心的,全场只有黛玉懂宝玉,即使薛姨妈和宝钗关心宝玉的身,却只有黛玉关心宝玉的心,知己难求。


李嬷嬷本来想再让林黛玉劝劝宝玉的,“你不要助着他了。你倒劝劝他,只怕他还听些”,李嬷嬷这话没毛病,下人们应该也不知道黛玉宝玉的关系亲密,让黛玉劝劝宝玉也是情理之中的。只不过黛玉并不似宝钗等其他人,黛玉是最懂宝玉心的人,宝钗会劝宝玉,湘云会劝宝玉,但是只有黛玉知道宝玉最想要什么,她也不会去劝宝玉什么。

带刺的林黛玉又上线了,先说了她犯不着去劝宝玉,又说李嬷嬷太小心,最后说“必定姨妈这里是外人,不当在这里的也未可定”,这话说的真是似针根根扎心,也怨不得李嬷嬷说“真真这林姑娘,说出一句话来,比刀子还尖”。宝钗也顺势“忍不住笑着,把黛玉腮上一拧”,动作亲昵又不失分寸,不愧是宝姐姐,还说着,“真真这个颦丫头的一张嘴,叫人恨又不是,喜欢又不是”。宝钗常称呼黛玉为“颦儿”、“颦丫头”,因为宝玉给黛玉起了个表字“颦颦”,所以宝钗便一直叫着,不知道解释为宝姐姐的用心还是其他呢。

薛姨妈也赶忙安抚宝玉让他尽管在这吃在这玩,醉了就在这睡,然后又命人继续烫热酒,宝玉才又逐渐好起来。

此时的李嬷嬷呢,估计也有点没脸在这里了,和小丫头们说去换件衣服然后禀告王夫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去换衣服,还是直接就下班回家了。没有了李嬷嬷的众人喝得玩得都起兴,薛姨妈又准备了酸笋鸡皮汤(听名字就感觉很好喝哈哈),又准备了碧粳粥,还“又酽酽的沏上茶来大家吃了”,薛姨妈的醒酒方子还真是够多的。


看时间线宝玉是贾母回府睡午觉的时候来的梨香院,这时估计也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了,黛玉宝玉也该回去了,黛玉问宝玉走不走,宝玉回,“你要走,我和你一同走”,这话听得人心里暖暖的,估计当时的黛玉也是觉得窝心吧,即使吃了一晚上的醋,这一句话就能把所有的醋意都去得一干二净。

宝玉出门是要披斗笠的,袭人晴雯不在,小丫头们也不知道该怎么给宝玉穿斗笠,这时的林黛玉便正房夫人上线,先是说着“罗唆什么,过来,我瞧瞧罢”,很有正房的派头;而后“宝玉忙(“忙”字写得真好)就近前来。黛玉用手整理,轻轻(动作之小心,不似丫头们笨手笨脚)笼住束发冠,将笠沿掖在抹额之上,将那一颗核桃大的绛绒簪缨扶起,颤巍巍露于笠外(多么细致的描述啊,黛玉之用心,可叹矣)”,本回(中)结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