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学霸们现在过得还不如你

中午收到一条微博推送《壮观!安徽毛坦厂中学再迎“送考节”》。28辆满载一万余名学霸考生的送考车缓缓从被誉为“超级中学”的毛坦厂中学驶出。脸上满是激动、紧张与期待的家长们挥舞着手中的小红旗,夹道欢送。

时光飞逝,又是一年高考时,距离我是一名高考生,正正过去了一个生肖轮回。(哎呦,一不小心暴露了年龄L)

记得两年前的毕业十周年同学会上,多年不见的同学们纷纷从天南海角赶回母校。除了追忆往昔青春岁月,大家谈论最多的还是“嗨,老同学,最近混得怎么样?”其中音量最大的,往往都是那些当年默默无闻、中游荡荡的中等生们。

不禁感慨,当年的学霸们,你们发生了什么事?


有一种学霸,为学而学,渐渐偏废了学习的初心,更迷失了要称霸的战场。

我绝不敢自称学霸,但似乎本人总是考试运走强。大学期间阴差阳错读了最不喜的中文系,平时也不曾真真正正多研读几本经典作品,时间几乎都花在了对面外语学院上。然而,每每临近大考,在图书馆熬个周末啃书,也总能获得领先全班的绩点。

这样的我,自己并不羡慕,反而有些心虚。我深知临时抱佛脚得来的知识和试卷有限篇幅所能容纳的深度是我逞一时英雄的唯一理由。自己远比不上经常逃课窝在寝室读遍中外现当代小说,抽烟睡觉写书评的小徐。如今,我在公司安安安耽耽的朝九晚五,他在互联网阅读平台风生水起。

这样的学霸,长于课业,善于考试,却输给了忠于兴趣,专于热爱的偏科生。老天爷赏赐的天赋也在一次次耍小聪明中挥霍殆尽。


还有的学霸,一路不费吹灰之力地树起人生各阶段的里程碑,但反而因为太过顺风顺水,或者行差踏错失去警惕;或者流于大众得过且过。

小学同学小朱,10岁就上过市电视台著名少儿智力比赛节目。他从小学到大学一路重点傍身,风光一时无二。进入大学后不久却因沉溺网络游戏几次险遭校方劝退。毕业后再次发挥学霸水准,以千分之一的胜率考入家乡海关,成为一名公务员,目前等待论资排辈升迁的机会。

当然,做一名平平凡凡的人民公仆未尝不可。只是每当我想起他曾经在作文中信誓旦旦写道要成为一名科学家攻克众多人类未知谜题,总不禁心生可惜。

同班的小阳,考试从来只低空飞过,最擅长左右逢源,哥们儿满天下。中考失利后混迹社会,后来发现推土机某个小零件的商机,自主创业,奋斗几年后已是垄断一方市场的青年企业家。

一时的学霸不等于终身的宠儿,一时的学渣也不一定是永远的loser自恃过高或过于安逸反而会让人成为那只在不断加热的水中即将丧命而不自知的青蛙,而所谓的失败历练往往能倒逼人发掘潜能,绝处逢生。


难道校园里风云一时的学霸们进入社会后就真的过不好自己的人生吗?未必!

正如当年所有老师同学都惊诧于为何生理课重点实验班的磊在被清华数学系钦点后,却跑去恳求北大的招生老师录取其进入哲学系,我也搞不懂而立之年终于博士毕业的好闺蜜蓉那么多年来一直在研究的内质网膜和过氧物酶体到底是什么鬼。

不过,磊和蓉身上有一个共同特点:即使才华横溢到人神共愤,也不肯浪费一丝一毫在不相关的事上,而是更加专注地深耕自己的领域,管它现实世界是互联网大火还是创业当道。

虽然“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有时会被曲解为迂腐,但当所有人都心浮气躁,追逐名利时,唯有这些真正的学霸们敢于直面孤独,安贫乐道,凭借智慧与执着推动人类文明的一次次进步。只是他们的“过得好”实在低调,既不在一般人认知的范畴内,更不在世俗功利的标尺上。


我们终其一生,都在寻觅幸福生活的样子,然而谁也不曾见过她的真容,谁都又可以活出她的姿态。

学霸也好,学渣也罢,自己的人生都精彩到过不够,谁又在乎那一时的称呼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来去匆匆 那些生命中出现的人那些来了,但已经离开的那些来了,还不曾离开的谢谢你们出现在我的世界 感恩相遇感恩经历 ...
    丁芸与茶阅读 138评论 0 0
  • 越是卑微浅近的愿望,往往越难以实现,这样的愿望,都是靠命运的赏光。 是的,我想和你遇见,是那种遇见,不需要提前打好...
    辛虞姬阅读 12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