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若英&陈升| 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

01

微博上最近流出刘若英首次演唱会上与陈升合唱《为爱痴狂》的视频,引发众多网友感慨。

其实这个视频早已经2002年的事情了

时光过得真快啊,奶茶现在已经觅得良人,升级为漂亮的妈妈了。

但是,当年的她也是真切而又浓郁的爱过啊。

从视频中可以看出:由于事前完全不知情,中间当陈升突然出现的时候,奶茶高兴得像个羞涩扭捏失态的小姑娘,歌唱得荒腔走板,幸福到几近哽咽。

原来每个在求而不得的爱情里的女子啊,都是一样的卑微软弱,低入尘埃,却又心花怒放,没有任何例外。

02

他们的爱情故事,是我听过的最美丽的错过。

1991年在美国取得古典音乐学士学位的刘若英返回台湾,在好友介绍下认识了陈升。同年3月,刘若英来到陈升的工作室担任制作助理。此时,陈升经是台湾滚石乐队的著名歌手兼音乐制作人,更要命的是,已婚。

“奶茶”的外号是担任助理时由陈升所取。陈升笑着说:“因为奶茶有奶的芳香却不像奶那么腻,有茶的清淡却不像茶那么涩,所以奶茶可以喝一辈子不会腻味。”随即他半是打趣半是认真地说:“刘若英就像一杯奶茶!她虽然不算标准美女,但就像杯温暖的奶茶,虽然没有红酒的高贵典雅,没有咖啡的精致摩登,却自有一种温润香浓的芬芳。” 自此,奶茶便成了陈升施加在刘若英的烙印。

宿命般的,21岁的刘若英爱上了31岁的陈升。虽然当时和她同时担任助理的还有公认的大帅哥---金城武。虽然那个男人已有有娇妻憨儿。

少女的自尊和良好的家室教养不允许她做出任何出格的行为,但是混合着崇拜的爱意那么明显,已经不是人为可以抑制的。真是要命啊,爱而不得,甚至于不能诉之于口。

1991年9月,陈升工作室给歌手黄莺莺和艾敬录制专辑,因为母带没法办托运,必须派人送母带去北京录制。为了逃避感情的苦闷,奶茶自告奋勇前往。在圆满完成录制任务的那个晚上,奶茶一个人跑到录音棚附近的一个小酒馆喝了二锅头,结果喝得烂醉。借着酒精的力量,给陈升打了长途电话。可是她依然没有勇气说出自己的爱。最终在北京给他发了一个快件:“或许我永远无法和你在一起,但我的心永远追随你……”

陈升懂了,或许很早之前,他就发现了,被这样汹涌的爱意包围的,即使再怎么克制,也能察觉到吧,况且他对她也是怜惜的,欣赏的,存有爱意的。但是他能怎样呢?所能给予做的无非就是就是对她事业上的支持和鼓励。于是他为她写下了很多经典歌曲,如《风筝》、《为爱痴狂》。1995年,陈升又向张艾嘉推荐刘若英演出《少女小渔》。从此,奶茶开始了事业的腾飞阶段。很快,她出了第一张歌曲专辑《少女小渔的美丽哀愁》,从音乐制作助理变成了一个独具人文气质的“才女歌手”。而陈升呢?似乎没有丝毫挽留之意,只是不动声色地看这个女子在花花世界里经历属于自己的失败与伟大。甚至为了让奶茶事业取得更大的进步,1996年,陈升主动中止了和刘若英的合同。

爱上这样理智清醒残酷的男人真是太伤人。 他通透地看清了世事,当你年轻的时候,或者觉得遇到这样的男人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因为他们的智慧可以为你打开了一扇通往世界核心的门,让你快速地发现一些生活的真相。但是,不久以后,你便会发现,这样的男人也很残忍,他知道世界是怎么回事,但是他还知道有许多事没办法改变,因为了解而不想计较。陈升之于奶茶就是这样的角色。他带她领略了这世界的美好,也亲自给了她一个致命的伤口。

2002年,陈升和往常一样在台北举办跨年度演唱会。演出结束后,无数歌迷围着陈升请他签名。这时,刘若英走了过来。当着所有人的面问道:“你能给我一个拥抱吗?”这一声恳求像炸雷一样在歌迷中炸开,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陈升迟疑了一下,最终只是用他那手掌拍了拍刘若英的头。求而不得的拥抱,委婉含蓄而又果断残酷的揭露了真相:他与她的一生缘分都只能是“师徒”二字。

此后3年中,刘若英一直非常努力。她除了在歌坛取得了辉煌的成绩,更在演艺圈大放异彩,在不同的影展获得多次最佳女主角奖项。除了唱歌、演电影,她还开始了文学创作,2001年她出版了《一个人的 KTV》,2004年又出版《下楼谈恋爱》。

她在书中写到:“在充满雾气的窗上写下我们的名字,对着飞机快降落的天空喊出你的名字,在日记本里用彩色笔画出你的名字,在心里偷偷默念一千万遍你的名字,这样我就会感到幸福,幸福地会笑出声来,在内心深处用力地写下你的名字,回到你故乡的那棵大树前刻上我们的名字,在你的录音机里留下我的名字,在电话簿里的第一行里写下你的名字,这样我就会觉得快乐,快乐得脸会红起来,喜欢看你在纸上写下我的名字,喜欢你替我告诉别人我的名字,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你的名字加上我的名字,等于我最大的幸福与快乐啊。”你看,离开他她还是念念不忘,字里行间都是他。

2005年12月,刘若英和陈升同时应邀参加了侯佩岑主持的《桃色蛋白质》节目。

这期节目陈升其实只是作为嘉宾参加,但却成为彻底的主角。因为刘若英一开场就崩溃了。整个节目,她基本没有办法好好说话,只一直在哭,一直在哭。她喊他师父,可大家都看得出不仅仅是师父。陈升讲话的时候,她抬起泪眼一瞬不瞬注视他,百转千徊。

此时,奶茶已是影后,风头远胜陈升,但在陈升面前她仿佛还是那个21岁不敢表白的少女,小心翼翼怕做错说错什么。她跪着把自己的最新专辑送给陈升,却惨遭陈升的拒绝----“

CD是歌手用生命换来的,怎么能随便送人?

”这样的男人真是毒药,他的出发点都是为了你好,所以连残酷都带着诱惑。

期间,主持节目的侯佩岑问陈升:“你喜欢刘若英吗?”所有的观众和主持人一起屏住了呼吸,没想到陈升很直接地说:“我当然喜欢她,否则我为什么为她做这么多事情。”听了这句话,刘若英哭得更厉害了。

但是,陈升接着说:“现在她像风筝,不知已经飘到什么地方?”刘若英闻听不禁失声大哭起来。她孩子般追问:“如果我飞远了,你可以拉拉线啊,风筝的线永远在你的手里!你一拉线,我就会回来的!”陈升沉默片刻后说:“可是,我找不到线了!”

陈升的话并不多,字字掂量。句句都是冲着奶茶说的。

他说,你不要把自己的专辑贸然送人,这不是名片,也不是你嫁入豪门的跳板。它是付出了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精神在里面的,不可以随便送给别人。

他说,一个有天分的女人,试图想要做强人,其实是蛮苦的。

他说,当在亚太影展,刘若英成为影后之后,我就对她说,你可以离开了,不要再黏我。你有你的梦,我有我的事情要做。我会是那种永远都让你找不到的爸爸,而不是一个每天问你是否回来吃饭的爸爸。你不会找到我的。

他说,我觉得只要是一个女生,就应该有一个罗里八嗦的、或者是个讨人厌的家伙,随便,随便一个,去保护她。随便就好了——随便!只要有一个人可以去保护她。司机老王啊或者什么的都可以,随便,可是,你现在是怎么了呢?

他对刘若英伸出双手,质问她:你现在是怎么了呢?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么?这是我最介意的一件事了!

刘若英茫然失笑,无言以对。她垂下的眼睛里有绝望。或许她在想,既然应该有一个男人来保护她,既然是随便、随便的一个就好,那为何,不可以是你呢?这种听起来关切至深的言语,其实包含了多么置身事外的拒绝在里面。它不会令人宽慰,只会彻底心碎。

采访场面完全失控了,掩饰的情感,深切的期望,刻意的距离,自始至终的眼泪。刘若英如果不是在哭,就是冒出突兀的傻笑,或者环顾左右而言它。她的紧张和手足无措十分明显。她一直对候佩岑说,我们很久没见了。我都很少见到他,他不肯见我,也不肯来听我演唱会。他都不要见我。

陈升说,你有你的路,我有我的事要做。我的事情还没有做完。你不会带动我的,你今后要去的任何地方,其实都不关我的事了。你不会找到我。

然后,陈升说,好了,我给你们唱歌吧。都不要哭了。

他很认真的竖起指头,对候佩岑和刘若英说:不要再打扰我,OK?做完这期节目我就闪了,佩岑,你不要再叫我来了,我很忙,我要去做我的事。奶茶,你也去忙你大陆演唱会的事。我们大家再见,好吗?

刘若英扭过头勉强笑,勉强笑。因为她心里明白,这可能是真的要说再见了。

陈升定定的看着她唱:

送你到火车头

回头我也要走

双人放手就来自由飞,自由飞

不是我不肯等

时代已经不同

每个人有自己的想法

你要保重啊

等来是一场空

每个人有自己的愿望

辜负着青春梦青春梦

哭。还是哭。

03

我想,就是从这个点开始,奶茶真正开始死心了吧,他刻意的距离,决绝的话语,都是在道离别,你很好,我也知道你很好,但是我们不合适,所以,放下吧,真正离开我,去寻找自己的幸福。“有一种爱叫做放手”虽然俗气,但却是大实话,经此一役,奶茶明白了,决定放过自己也放过他。

于是,她开始积极的去寻找生命中其他美好的事,包括另一半,在08年举办了10场《梦游》演唱会,10年《脱掉高跟鞋》举办了20场。2015年,遇到合适的人,结婚、生子、一如当初陈升所期待的。然后,复出,宣布将开始新一轮世界巡演《我敢》,场次达到破记录的31场,同时推出自己的新书《我敢在你怀里孤独》,写道:“我很好,请放心,谢谢你!”

是啊,我很好,请放心,谢谢你。现在那个孤勇的少女终于如他所言,找到了自己的幸福,真是个欢喜的结局啊。

在这段感情中,对于始终保持冷静状态的陈升,我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爱过,是爱的太轻所以才云淡风轻亦或爱的太重才忍痛割爱。

只是泰戈尔在《吉檀迦利》中曾写道

“尘世上那些爱我的人,用尽方法拉住我。你的爱就不是那样,你的爱比他们的伟大得多,你让我自由。

他们从不敢离开我,恐怕我把他们忘记。但是你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你还没有露面。若是我不再祈祷中呼唤你,若是我不把你放在心上你爱我的爱情仍在等待我的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