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中的洞见!

96
哲学诗画
2017.12.04 14:13 字数 2709

黑格尔是19世纪的伟大哲学家,他的很多洞见领先了时代很多年,至今依然在影响着人们的思维。这个伟大的哲人都有哪些洞见呢?一起跟随哲学诗画来看下。

1,人们往往被规律思维所制约,以至于在事情展开的过程中会倾向于用外化控制的方式将它的条件隐藏起来。

黑格尔深刻洞见了规律的条件性,即所有规律都带有一定的条件和前提。他说,由于规律在世界各个层面所发生的作用,我们在最深刻的领域面临着被此种思维支配的危险。虽然社会和自然中有不少规律存在,但是他警告世人不要忘记,规律是运动的,有条件的。规律虽然有助于我们把握事情的某些方面,但它并不是真理的绝对保障。有时我们对规律的迷信反而会阻碍真理的发展之路。

2,力、规律、知性、表象的世界、无限性等等,这些都是我们意识中的现象和概念。

黑格尔指出:当哲学追问事物被这样划分的背后动因时,科学和理性就穷于应付了。因为科学所提出的理论都是人的理性设置出来的,而非任何独立的实体。人们把规律按照人的理解定义为事物的内在本质,对此,黑格尔并不赞同。他揭露出所谓的规律并不是事物真理的赤裸展现,而是人外在地摸索事物时进行的一种深层次的——即比常识经验更深一些的——描述而已。

规律构成的世界是一个表面化、不真实的现象世界,它所揭示的并不是事情本身的实相,更准确说它是理性所作出的一种设定。

3,规律(无论是自然的还是社会的)没有任何实质内容,它只是一种精细化的描述,它永远无法达到“意识的彼岸”。

黑格尔认为真正的规律不受现实世界中种种变化的影响,即无论人类世界如何变动或变迁,它都一直在那独存着,谁也撼动不了,改变不了。真正的规律是意识无法质疑而只能去服从的神秘之地,是意识的彼岸。

无论规律中的公式多么精巧,准确,它就像一个帷幕一样挂在我们世界的背后,挡着我们的认知,不让我们去理解。科学中的理性和规律把所有的条件都给隐藏了起来,而现实中的大多数不仅看不到这些条件,而且更不会思考这些条件或前提的意义。

4,无论科学如何发达,依然存在解释不了的事物。这是规律或科学的无能。

黑格尔指出,我们所处的现象世界内部设定不变的东西,既无内容,又反过来受制于现象界。因为如果现象界是一个虚假世界,而人类又另外设定了一个规律世界,并武断地设置一些相反的属性来克服现象世界中的矛盾,那就意味着科学在做着一件自欺欺人的事,它给出的原因和结果都是一样的。

这就如同狡辩术——即眼下这个世界不是真的,是虚幻的,而“我”来自真实世界,所以眼下的事物要服从“我”的规定,“我”为真实世界代言,“我”也不需要证明“我”的行为的合法性,因为“我”就是法。

5,想认识事物本质,就得学会把规律性转向无限性。

黑格尔要求我们把目光从规律性转向无限性,即学会从事物本身出发看问题。所谓无限性就是将事物理解为以不断突破自身限制的方式而存在的自主活动者,而不是一个在僵死的对象上任由理性设置出来的外在固化物。无限性不仅有主体,还有客体,它是一种存在方式,一种不断突破自身外在限制的自主超越。

黑格尔明确地讲,无限性是生命的单纯本质,是世界的灵魂。它既在与其他事物的差别中运动着,又保持它自身。

6,规律思维没有出路,它存在着侵袭我们的理性和精神的危险。

规律思维带有一定的局限,它使自我意识不会像神的精神那样尝试从高于人的伦理实体角度去看问题,它始终是从人的角度出发来规范、指导这个世界。规律思维虽然相信真理就在它所观察到的那个世界之中,却并不确信自己的观察方式是可靠的并一定能通达真理。

7,理性在做出判断和定义时的局限性。

黑格尔觉得,人类的认识是有局限性的,尽管理性看似完美,但依然有错误之处。

他进一步说,我们在对无机物的观察中,意识不知道事物是否还有未知的、无规定性的一面,也就是它的观念无法彻底描述的一面。理性在对无机物进行观察的时候,希望由此确定下来的事物特征不仅是它外在地找出的区分标志,也是使事物本身得以从自然界中突出出来而成为个体的特征。比如,生物学有域、界、门、纲、目、科、属、种的分类体系,但这都是一种外在化的划分方式,因为它是以事物表现于外的特征来划分的。这个划分是有限度的、不可靠的,一旦将它普遍推广就难免碰到一些不可解释的现象。比如怎样区分哺乳动物和其他动物?有人会说哺乳动物是陆上生长的,鱼类是在水中游的,可是我们都知道,水里也有哺乳动物。这就反过来证明前面那个标准不成立了。但理性的反应首先是自卫性的,它会说那只是少数特例。

8,针对当今流行的科学实验,黑格尔有话说。

理性固执地将它听到的“不和谐音”视为感性因素对规律的污染和干扰,却不去正视自己只是在进行归纳这一事实。理性此时唯一应对的方法就是做实验。但是科学实验其实是一种自我确认和实现,无非是想证明人类的假设是对的。

黑格尔不客气地说,科学实验的实质无非是纯化规律,消除感性因素的干扰。他认为做实验表面看来是深入到个别事物当中去,但实质却是为了摆脱个别性。实验实际上是在寻求确认原先已经在心目中怀有的规律,寻求这规律在新的种类当中的适用性。与其说实验是对真理的寻求,不如说是理性施展自身的权力,消除感性因素对于规律的污染;与其说理性通过规律尊重真理,不如说它通过规律确认它自身。

写在最后的话——

从以上黑格尔的论述中我们看到,现代科学依然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越来越远离人性。科学和技术正在使一部分人异化为一种制度和机器。这也是我们作为现代人需要时刻警惕的一点。

如果我们任由规律思维(僵化的科学)支配人们对真理的寻求,那不仅不会将人们导向真理,反而会因助长人对事物“背后”的本质的支配欲而错失真理;真理的寻求需要的不是理性的控制,而是人对自身有限性的警惕和对事物自身之无限性的尊重。(读到这,你也许该明白黑格尔为何被称为19世纪伟大的哲学家了,他揭示出的思想,现在看来,依然具有很强的时代意义)

黑格尔讨论规律时提到的例子都是近代科学初兴之时的一些简单的现象,当今各门科学对规律的构想虽然早就不以那样的线性、平面化为其根本特征了,那么作为一个体系哲学家的黑格尔的规律观在当今时代还有其适用性吗?

其实规律思维的问题的要害不在于其技术层面是否精微和复杂,而在于规律思维是否能意识到自己的条件性。如果我们不对规律思维的垄断或信息封闭心生警惕,反而企图以技术的进步来克服技术本身的缺陷,试图以更华丽、更复杂的规律来抵制黑格尔规律观对我们的警示,那么这就不是一个单纯的理论问题,而是关乎我们生死存亡的问题了。

所幸的是哲学界总是不乏清醒者,维特根斯坦的那句“神秘的不是世界是怎样的,而是它一直就是这样的”亦非绝响。不过我们坚信,无论时代前进到何时,终有一天我们将明白,人的尊严和灵魂远非规律、技术所能轻易钳制和掌握的。

纯粹哲学
Web note ad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