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随

 女子感到双眼酸涩肿胀,妄用手去抚摸稍许减缓这疼痛,不料双手被紧紧缚住,欲直起腰来发现也被绳索捆住。“这是哪,怎么回事!”女子没等缓神,“喀”,室内灯光大作,女子忽觉刺眼,下颚便被攫住,疼痛让女子清醒。“想清楚了吗?还要逃吗?”男子粗嘎嘶哑的嗓音似游魂在女子耳中游走。霎时,屈辱的记忆涌上心头,身体像被碾过一般,被掳来后的百般羞辱让女子恨不得立即死去。被捏在男子手中的下巴传来刺痛,“你是谁?想要做什么,要钱我可以给你,快放我走!”女子流泪哀求男子。“呵,我要的只是你,你什么时候能明白?”男子眼眸闪烁,转瞬即逝的哀怨。

 睡梦中的女子似是感觉到来人的靠近,遽然惊醒。“怎么,睡得不好?”男子关切地问。女子睁开终日肿胀的双眼,看着这个阴郁的平凡的男子。多么普通的男人,洗得发白的常服,驯服又露卑颜。像是看穿女子的想法,“我不会放你走的,你应该高兴,我对你很好。”男子欢欣粗鲁的声音把女子拽回现实。“为什么?为什么是我?”女子发疯似的说道,双眼通红,被缚着的双手也铮铮做响,多日来的羞辱让女子发狂。“为什么?”男子用手轻轻地抚着女子漂亮的脸庞,边说,“你不会是第一个,我也不可能是最后一个,知道吗?不要离开我,至少我会对你很好的。”

 路人a看着自己无意在废弃大楼发现的女子,遍体鳞伤,泪水涮涮地从女子脸上流下。“真可怜,接下来你怎么办?”路人a关切地问道。他发现她很漂亮,让他一见就很喜欢呐。女子气若游丝,“带我走,我要离开那个变态,我再也不想回去了!救救我!”声音也很好听呐。

 况且她那么漂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