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工作,那么我是谁

进入新的一年,按虚岁来说,我已经40了。也不知为什么,过了30之后,就好像失去了年龄感。31和39没啥区别,年龄焦虑感也从来没出现过,我也不怕自己变老。只有一点是关注的,那就是,真的到了40岁,我对生活和自己还有没有疑惑!

过去对各种问题的疑惑真是太多了,简直就是一个“问题少女”!其中一个就是我为什么要工作?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意义是什么?如果不做这份工作,我还能做什么?

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幸运,从事的工作是热爱的,愿意为之倾尽全力的,对大多数人来说,工作仅仅是养家糊口的谋生手段。就像高考时选专业一样,还无知懵懂呢,就被命运之轮推上了不同的轨道。

我就是如此,从高考到毕业工作,一步步的,基本没有个人意愿的参与,就进入了一个不喜欢的领域。有形势所迫,也有人为推动。所以,过去会很羡慕那些能够按照自主意愿,选择人生道路为之奋斗的人。

毕业之后,我留在了校图书馆,那个年代,在很多人的认知里,图书馆是学校的边缘部门,和后勤差不多一个地位,很闲适,也很不重要。

刚刚工作的时候,虽不喜欢这工作,可年轻气盛,没想过什么深刻的大道理,就是一股不忿之气梗在心头,甭管外界什么看法,图书馆在别人眼里重要与否,我自己偏要成为那个重要的人。

那时候,部门的大部分业务我都干过,领导让做啥也听话得很,不会做的,没接触的领域也能主动学习专研,从没学过网页制作,也敢于尝试突破创新,一股子劲头儿猛冲到底。

只可惜的是,这样的工作劲头儿,仅仅持续了不到三年,从女儿出生后,一切就变了。为什么会变化这么快呢?实际上,除了我把重心大部分放在孩子身上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去努力工作,不是发现了工作本身的价值和意义,更多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希望被看见,得到认可。这种通过外在评价,追寻而来的自我价值认同感是难以为继的。

总有一刻,我会疲惫,停下来问自己,为什么一定要通过别人的认可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呢?终于有一天,我从钟摆的一头突然转向,滑到了另一头。


那段时间借由孩子,照见了自己内在无数的投射。也从那时起,开始转向内在,向内寻求生命的解答。只是这个向内的过程充满了曲折,一个不小心就跑偏了,陷入更大的幻觉。

我的探寻之路从育儿到心理,再到哲学,后来接触占星学,再之后试图探索灵性领域。虽说自以为一步步向内走得更深,可还是迷失了方向,甚至一度更加混沌迷惑。

这些年的身心灵学习,让我对世俗价值观的认知产生了巨大的颠覆感,我明白也很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和大多数人想拥有的是不同的。只是修行不精深造成的结果就是,我否定了过去,却没有找到真正的融合之道。我只愿意相信自己所相信的,看见自己想看见的,其他的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反而造成了更大的分离!

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工作表现中规中矩,对任何工作上的锐意进取、职称评定通通不感兴趣,工作上能做到的也仅仅是不出错,而已。与环境隔离、和同事疏离,身处其中,又好像不在其中。总认为这里不适合自己,更不是天命的赋予之地。好高骛远而又贪恋舒适。空闲出来的时间我会看书,学习一切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并自认为这也是一种充实,学习嘛,总不会有错。

我总以为,通过这样的学习和修炼,总有一天会找到终极的解脱之道。也是直到今年疫情期间,那么长时间不工作,大量的静心和净化,我才真正反思,工作对我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才真的明白,这么多年来,我自以为的向内求,从本质上来说,还只是一种外求。

看书,学习各种知识,参加工作坊,甚至追求心灵的解脱,根本的原因是我想解决外在生活的困扰,来抵抗生活的各种不如意。这种方式看似是在向内寻找答案,可归根结底,还是对外在生活的不满,而寻找出的一种解决途径。

这不是真正的臣服,臣服是相信宇宙永远不会犯错,无论外在的情境有多遭,一切都是刚刚好,刚刚好我们需要经历的。在现实层面,知识的积累是一个人成长的重要途径。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知识武装了头脑,也可能成为强化二元对立,固化我们认知的牢笼。头脑当然重要,但仅仅依靠头脑,我们进入的是更窄化的角落,无法带领我们回到真正的自我。我一直以为学得更多,知识总可以转化为智慧,哪想,无法落地的知识反而成为灵性成长的最大障碍。

大隐隐于市,真正得道的人,无需深山远壑,离群索居。没有这个世间的生活作为依托,所有的向内看,不过是心灵困顿的逃避而已。

与此同时,依赖知识获取安全感,有还一个危险之处就在于,如果个人的觉知和智慧不够,很有可能会陷入一种傲慢,而与外在生活脱节。会觉得只有自己才是人间清醒,傲立独雄!当我感受到这个世界的荒谬的同时,又不可避免的去否定和逃避,陷入自我的世界,与外面格格不入。


有了这样的认知,我才真正明白,眼下的、离我最近的、这份看似不起眼的工作才是我修炼臣服的最佳路径。整个自我成长之路最后回归到:看山是山,看水还是水。

职业与我们的生命历程紧密结合,然而,由于工作是我们如何赖以生存的方式,我们经常认为工作只是我们所从事的事情,而非代表我们自身。工作不仅仅只是一个换过一个的工作,存款账户或绩效奖金,而是在世上表达自我的过程。

每一份职业是我们如何专注成为天生的样子。

心理学家荣格认为,职业诱使一个人跟随自己的灵魂,并且变得有自觉。工作,是在日复一日的平淡中寻找意义。我们并不一定需要变换工作才能发现属于自己的天职。很多时候,当下的工作就是天职的召唤,亦是一种天赋,一种实现自我的使命。

很感激我能拥有一份稳定惬意的工作
。很庆幸,年近四十、终于不再左右奔突,向外追寻。就安心的在这份工作里奉献全部,把样样做到最好,足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