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叶杯

海上夕阳欲沉,淡红的小楼在竹林的怀抱下映在霞光里。楼前幌子上是三个字:荷叶杯。门大开着,回廊上挂着各式的牌子,一边是酒名:梨花白,状元红,花雕,竹叶青;另一旁是茶:碧螺春,铁观音,普洱,龙井。
耳边传来懒懒的招呼声:客官,喝茶还是喝酒?良久没有回应,老板娘也全不在意,随手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小口。杯是招牌的荷叶杯,杯上映日莲开,杯底莲叶遮天。这只手白皙纤长,却微微透出淡淡的青色。更衬得荷叶苍翠。抬头一看,那人已坐了下来,一袭青衫,眉头蹙着,放在桌上的手紧握着拳,抖了抖,又微微松开,方有了声音:来二斤老白干。
“客官这是…要浇愁?”
叫你拿你就拿,别废话。
哦,没有。
没有你开什么店!那就烧刀子吧。
客官别急,酒这就来,要点下酒菜吗?
不用,有酒就行。
您的烧刀子到了。
怎么就一杯?
本店规矩第一条:第一杯可以自饮,第二杯起,每加一杯,就要请老板一杯。
这什么破规矩,什么时候定的。
刚才定的,岛上就我这一家卖酒,我是老板,我说了算。
客人的手伸向剑柄,又无力的放下。
好,你要我请你喝什么?
新酿的秋露白,要不要试试?
不用,就烧刀子,再来一壶。
“再来,你就醉了。”老板娘一边把秋露白倒进酒杯一边说道。
我就是想醉一次。
老板娘顺手喝下一杯,转身从柜边拿下另一个青瓷杯进了厨房
喝这个吧。
客人看了一眼面前透着碧色的液体,抬起头,这是什么?
竹叶青…
瓷杯入手尚温,茶香弥漫。
我要的是酒!说完,却又喝完了这杯茶。
老板娘也已坐下,给自己又倒了一杯。举杯道:这酒的妙处,就在这半醉半醒,微醺的朦胧里。你要是真醉倒在这,我怎么收你的酒钱。
可若是不醉,我怎么放得下她。
给自己找点事做,忙得没空想,自然就不会想了。
那,你这儿,缺跑堂吗?

老板还未说话,眼前这人已趴在桌上睡熟了。酒品倒是不错,老板娘一边念叨,一边拎起剑客走到东厢。往床上一扔,转身关门,回到大堂,收拾停当,又走到西厢,朦胧间饮下一杯秋露白,也很快睡熟了。

次日,剑客睁开眼,房间很干净,摆设并不华丽,但光线通透,案前一副山水,桌上是一色的琉璃茶壶和茶杯。推门声响起,是老板的声音:烧刀子一杯,秋露白一杯,竹叶青一杯,客房住宿一晚。总共一两二钱。剑客嘴角微微上扬,说:这剧本不对啊,不该是我醒来,发现这是南柯一梦嘛。
什么狐仙花妖,都是你们男人想要不负责任的一夜情,编出来的故事罢了。现实就是,付钱。
没有。
没钱你喝什么酒啊。
不说了给你当跑堂嘛,包吃住吗?
包吃住的话…每月一钱银子。给我打一年白工吧。你还是把剑给我好了。
有吃有住有美人,为何不干。你这又不忙,有什么活,尽管招呼。
那把契约给我签了。
本人苏景自愿在荷叶杯酒馆工作一年,工钱用以偿付所欠酒钱和房费,乙酉年甲辰日。行了吧。
先把地拖了,桌子擦干净。然后把水缸灌满,水要去山上的泉边挑。
行,话说我没来的时候这些活你忙得过来吗?
这就不用你管了。

你知道吗?大漠的胡杨林,百年不朽。
长安城里的舞女,能打十八个胡旋。
江南小桥边的荷花下,有游来游去的鲤鱼。锦里的担担面,辣的我涕泗横流。
那你最喜欢哪里呢?
这里,因为在这最美的岛上,有最美的你。
你知道吗?用最字不加范围等于没说。

一月后,二人坐在屋顶上看着落日。
记得吗?我来那天,也是这个时候。
嗯,那时候叶子还没黄。
说着话,两人的手已拉在了一起。
那天,你是为什么来?
想忘了一个人。
那你现在忘了吗?
忘不了。只是,不那么在意了。
你会忘了我吗?
也不会吧。
面前苏景的脸越来越近。
莫汐却转开了头,说:该酿桂花酒了。

又几个月后。
你还是要走了吗?
嗯,下山三年了,今年师父过寿,必须回去。我想,带你一起。
明早,告诉你答案吧。
次日清晨,后院的梨花落了一地,莫汐,已经不在。西厢只放着那只荷叶杯和一封信。
也许,看见你,就会不舍得让你走。海的那边很美,但却不是我的归宿。一路,安好。
师父,我找到命中的那个人了。
师兄,你是在说我吧,眼前师妹娇羞地笑着不敢看我的眼。


岛上
对不起,后院的梨花树是我的本命,我不能离它太远。你说忘不了我,可我又何曾忘得了你呢?
荷叶杯,何夜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