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时花开》|12.初夏朦胧诗

图片来源于网络

瞬时花开 目录
上一章:《瞬时花开》|11.世界之外

姚叶有一个日记本,封面是一幅蒙娜丽莎的画像,扉页上写着四个字:叶子物语。叶子,是姚叶的笔名。这本“叶子物语”,一半是随笔,一半是散文诗,意兴所至信笔拈来,有时洋洋洒洒,有时寥寥几行。这本日记的阅读权,常常仅限于同姚叶关系最亲密的几个女伴,当然还有Miss宋。对于众多男生来说,能够亲自将这本神秘的日记捧在手中拜读,无疑是一项殊荣。“叶子物语”的最新内容,几乎每周都被作为头条新闻在同学们之间口口相传;前来借阅的外班男生络绎不绝,他们之中有的害怕当面被拒,于是讨好姚叶周围的女伴以求曲径通幽;隔三差五地,姚叶便会半是炫耀半是抱怨地大声问:“我的日记本又跑到哪里去啦?”

有姚叶做榜样,“物语”之风,悄然在女生中间盛行起来。女孩子们几乎人手一本诗体日记,用朦胧的意象描摹多变的心情,吐露埋藏在心底的小秘密。她们私下里互换交流,为其中的内容交头接耳喁喁私语,猜测某行诗是为谁而作,或者某段描写影射了什么。她们引用彼此的诗句作为开玩笑的暗语,不知又增添了多少小道消息、娱乐八卦。

女孩子们争相把自己满意的作品交给Miss宋过目,Miss宋欣然微笑道:“有人说,‘如果你在二十岁的时候还未拥有诗意,三十岁的时候还未拥有美貌,四十岁的时候还未拥有健康,五十岁的时候还未拥有财富,那么你就将永远地失去它们了。’我很欣慰,我的学生们正处在花样年华,富有诗意。你们的作品合在一起,真可以出一套朦胧诗集了!”

筱婷也有一本日记,早在“叶子物语”风行之前就已存在,只是一直羞怯地躲在她抽屉的某个角落。掀开来,是一首首清丽的小诗,满载着十几岁的敏感和幻想,还有,与曾奇崴的每一次偶遇,在她心尖上所产生的触动……除了Miss宋,筱婷只给思嘉一个人看过。

思嘉却完全不懂这些。她从来不觉得自己的生活里有什么需要刻意记录,更不消说用莫名其妙的语言写一本私密日记。连筱婷都觉得,若是同思嘉谈论忧愁、感伤等等难以捉摸的心绪,那简直就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思嘉这个女孩子,正像她利落的短发一样明快开朗,像她清澈的眼睛一样不谙世事。

筱婷喜欢跟思嘉在一起时那份简单的快乐。自从约定了制作花枕,她们更加频繁地在花圃之间流连,捡拾落英,收集芳香。她们的衣兜里、课本中,这里那里,总是藏着花瓣儿。她们亲眼见到花圃里的月季欣欣向荣,从暮春到初夏,开了一茬又一茬。周末和假期,她们骑车去公园或郊外,追逐花开的踪迹。她们常常惊喜于草丛中一朵娇艳的野花,或者路边一株盛放的花树。甚至有时候,她们被庭院枝头美丽的花冠所吸引,也会不约而同地停下来,不顾唐突地叩响陌生人家的大门,恳请主人放她们进去拾些花瓣儿。

​她们共同度过了一些欢乐得近乎疯狂的时光。许筱婷这样的好学生,居然偶尔也想逃课。筱婷不喜欢政治历史那一类需要死记硬背的科目,偏偏她优异的考试成绩又使各科老师们对她格外通融,只要筱婷请假,甚至连理由都不问就会批准。于是筱婷便能堂而皇之地拉上思嘉一起翘课。她们最爱去市中心的河边,一边散步一边看夕阳,波光粼粼的水面映照着她们年轻的脸庞。有一次傍晚时分,她们在河边遇到阵雨,周围的人们四处躲藏,转眼间便没了踪影。水天之间仿佛只剩下两个少女,她们兴奋极了,冒着雨在水畔的木桥上大笑着奔跑,在阒寂无人的暮色中放开嗓门呼喊尖叫,仰着脸朝向天空亲吻落下的水花,手舞足蹈地在自由的世界中狂欢……这时候的她们,忘却了校园,忘却了日常的一切,只是自然界两个生机勃发的生命,尽情抒发着造物主赋予她们的热情。

下一章:《瞬时花开》|13.最佳辩手
瞬时花开 目录

诚意推荐 简书连载风云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