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我喜欢的播客主:张潇雨老师无限期退出微博和停更播客,这是这几天让我感觉难过以及值得反复思考的一件事。

事件起因:

2月14日失眠,漫无目的刷微博时看到张老师更新微博,说要停更播客和退出,且关掉了评论。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我: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顺着转发,花了一点时间找出蛛丝马迹,发现了中二老师,在同时期发了一条过夏天的照片微博(已经删除)位置是在泰国。评论里还有一张关注者发的照片,大约是在同一个酒店看到了他俩吃Brunch的背影,正好是情人节这个很暖昧的时间节点。

下面的评论大多是:在一起,原来已经在一起的回复。从评论语气中,可以看到大家多是善意的。

啊,我才知道,原来张老师是跟中二老师一起出游的。这就很好的解释了张老师在微博里提到的:个人生活受到了没有必要的关注。

很快,张老师的第二条微博发出了。我英语不太行,磕磕绊绊的读下来,有股扑面而来可爱的炸毛即视感怎么回事。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即便找到了些蛛丝马迹,也并不是非常清楚前因后果。

看到微博的第一反应是,“咦,虽然侵犯了边界,会不会有点反应过激呢?”后又想到,每个人对于边界感知不同,有的人对于私事被曝光,更多感到不必要的压力吧,毕竟他的身份定位是内容创作者,是非常审慎运用自己影响力的人。我更多是可惜,缺少了一些优质的信息源。

2月15日张老师又发了一条微博,算是详细的解释了自己的行为,以及在这个过程中,受到的困扰和不必要的打扰。最后引用了“你瞧这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你又何必烦恼?”还是有点惋惜的意思。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通过张老师退出微博的整个事件,我形成了一些想法:

  • 人与人之间从不存在互相理解

本质上,张老师认为,在他的关注者中,由于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表达他的决策逻辑、他的观点,便以为与他的关注者达成了某种默契。或者说,达到某种精神认同。可看起来,并非如此,说对牛弹琴可能过分,那鸡同鸭讲应该不为过。人与人之间最罕见的是理解,这次事件,很好的说明了,那些以为形成默契的,其实是某一种被误解的噪音。

  • 喜欢一个人与喜欢一个人所传达的观点其实是两回事

我是一个很少看微博评论的人。我认为,如果有价值的内容,微博博主会主动转发,而大多数的评论其实并没有太多可看的东西(包括我自己的评论内容)

事件发生后,我去翻了一下张老师休闲类微博的评论,评论里有女友粉、老婆粉——突然想起自己曾经玩笑说张老师是“男胖友”——我突然有一种从心底冒出的寒意。

在初关注张老师时,我百度过他的背景,了解过一些他的公开资料,也有过“喜欢”的感觉。

现在想来,这个喜欢可能源自几个方面:

一,小众;二,信息优质;三,精英范儿;四,独立思考,不盲从;五,他思考的内容让我有种“相见恨晚”的感受;六,他在社交媒体上表现出的可爱。

可很快,我意识到喜欢一个人与喜欢一个人传达的观点是两回事。当我意识到这个问题时,对他的关注度刻意下降了一段时间。再度回归看他微博时,就仅仅是看他的逻辑;听他的播客,也仅仅是听他的观点,看他分享的书单和信息源。

我不会去跟很多人一样,去Ask him anything.

在我的认知里,因为脆弱/崩溃之时,对雪中送炭之人产生好感,是斯德哥尔摩情结,是投射。

正如我曾经喜欢过的人(一个大型的自我曝露),我意识到离不开对方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多么喜欢他,而是他曾在我脆弱时向我传递了理解,我便误以为这样的理解是可遇不可求。我花费非常多的力气爬起来,多么反噬的例子。曾经我最渴望的,却是最想要逃离的。

在我看来,让张老师真正由关注者到“粉”转变的,是他开放了“得意忘形”微信群,并且这个微信群迅速开枝散叶的扩大——当然我并不确认自己的分析是否真正与其有关系——张老师还并不在群里,也一再重申,此群的发展跟他本人无关。

从我所在群里关注者的构成来看,他们大多是刚毕业或者还在读书的学生(90-97)。他们试图接近张老师的目的也许并不是获取优质朋友或信息源,更多是一种粉丝崇拜吧。

现在不流行粉小鲜肉,开始粉聪明人了?

我不清楚事件中张老师和中二怪老师是什么时候被CP的,但在我的判断中,事件的发生与微信群的扩张有关。

  • 我们对陌生人的关注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在这起事件中,我真实感受到大家对陌生人的关注,超出我们自己意识到的关注度。

翟天临因博士论文造假被实锤,被人肉出各种瓜;我写过一系列的看客故事亦是如此。

从本质上讲,不管是明星、网红,还是内容创作者,被扒皮,被组CP,是一样的逻辑。

对一个网络上的陌生人,投之以巨大的情感,对其憎恨,对其狂热,并享受其间的快感。从结果上来说,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我们会对他人的生活那么投入的关注?

张老师有爱情、有爱人,作为关注者会为他感到高兴,觉得这么可爱的萌哒哒的易炸毛的直男会很好的爱着别人;可同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将自己的私人生活展现给公众看的。

而他的关注者,不论是出于善意还是其他原因,都没有完全的尊重他的个人隐私。

在我看来,有的人设定位就是被消费的,而有的是真正值得尊重的,张老师是后者。当然,也可以看作我双标。那些被消费被毁掉的人设,也是他人苦心孤诣营造的。从某个方面来说,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遭到攻击时,会非常难以接受甚至会有极端情况出现(具体参照电影《搜索》)

钱钟书先生曾说过,人怕出名,出名之后,就无秘密可言。什么私事都给采访者去传说,通讯员去发表。并幽默表达,假如吃了一个鸡蛋觉得不错,又何必要认识那只下蛋的母鸡呢?

我们窥探的到底是什么?我们关注的又是什么?

三观不同,站在道德层面指摘;希望对方按照自己的期待发展出感情,达到自己心理层面的缺失和狂欢?

而让我震惊的是,张老师在解释贴中,说是有他的朋友帮助收集这些内容,这种行为可能在朋友看来,并没有不妥,可最后引发的巨浪可能是谁也没有预料的。

  • 免费教育在当下环境中是否可行?

张老师曾在微博上倡导和定位自己要做免费民主化教育时(我自己的定义),我转发表达认同,价值观很契合了。同时心里也有一个问号,在当下的环境里,免费意味着什么?张老师自己本身做金融,对商业有着深刻的洞察,所以他对资本市场,当下的知识付费相对了解,同时对借助外部资本有着本能的谨慎。我想他做民主化的教育更多是依靠自己的力量吧。

我是一个自认的成长者,在这几年的成长过程中,有多少时间是积极正面的反馈呢?有多少次拿成长为藉口表达自己的偏执呢?说是独立思考,又有多少其实是在掩饰自己的懒散呢?

所以民主化的通识教育到底是否可行呢?

Free is not valued.

Free is the most expensive.

以上两句是我的切身感受。

  • 内容创作者是否要与他的关注者过多接近?

一个人被关注到就会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而不被关注意味着没有流量,没有“红”的可能。这真是需要微妙的平衡感。

我的榜样之一,曾经自问过,是想要“红”还是想要完成梦想?我不太记得她当时的回答是什么。但后来她的选择,是放弃了一系列的快捷通路。她当时定是做过天人选择之后,放弃了“红”的可能性。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想写任何内容。我记录的并不只是我自己的生活,而是思考或者沉淀的过程。可即便如此,还是会被误解和被定义。

如果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那是否还要坚持表达呢?

在张老师最后微博的行文措辞中,可以看到他原本可以不这么做的(退出),可由于他要遵守自己的决策和原则,所以宁可损失掉很多,但仍然坚持自己的选择。

最后,十分尊重张老师在最后表达时的克制。他是十分珍惜自己羽毛的人,秉持了自己一以贯之的原则,在一片真心错付,被朋友及关注者“背叛”时,依然传达的是善良和反求诸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互联网拉进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信息的传达更加的方便,一条明星的热搜就可能导致网页的瘫痪。以前的人们的活动圈可能只是...
    cheninthesun阅读 276评论 2 5
  • 分析 我们总是在寻寻觅觅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随后就可以得心应手的应对生活,只有到最后才知道这是不切实际的...
    杨浪江阅读 914评论 0 1
  •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这句话是马东说的。 其实我很羡慕那些可以随心所欲在朋友圈发表自己心情感想的人,我曾经也是这样...
    大悠_小蛙阅读 233评论 0 0
  • 今天看了最新一期应该也是第四季最后一期的《奇葩说》。让我深有感触的并不是这次的辩题,也不是任何一个辩手的立论和观点...
    奇皂米阅读 12,474评论 1 14
  • 奇葩说里马东说:“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当然被误解绝对不是表达者的希望的结果。 莎士比亚说:“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
    艾小墨阅读 22,006评论 3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