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吸血的妖魔 03

第三章 伏击

一阵机关声响过。头顶的铁条抽出,缩回谷顶两旁石壁,露出头顶的天空。

左右两边,各飘落四个蓝衣人。从谷顶慢慢的飘落,竟是不比一片羽毛飘的更快。

八个人先后飘下,待最后一个人站定,已经对胡大等人形成了合围之势。胡大一行也停下动作,看那缺口,勉强已经可以钻出一个人了。只不过对方合围之下,能否容得走脱,却又难料了。

“雷泰呢,胡某等他好久了。”胡大驱马来到场中,隐隐又把己方女子护在身边。江沅和女子相近,何荣也护在了江沅身边。

“哈哈哈,雷某也早想和你再亲近亲近了,只可惜,你跑的太快,不给老雷这个机会啊。不过这次,老雷倒是不用再担心你跑了。”一个粗狂豪迈的声音从谷顶传来。

一个黑衣大汉从谷顶缓缓飘落,肩上扛着什么东西。待看清时,原来是一顶滑竿。坐着一个老妇人。

那滑竿到很简单,两根长竹条,中间一个竹椅。雷泰一只手握着一根竹条的末端,抗在肩上,竟然好似真的只是扛了一根竹条在肩上一般。轻飘飘的落在地上。所战方位,正堵在众人后方。围三缺一,那个一还被砍了个缺口,但看起来,雷泰一伙,倒是不急。

那老妇人安静的坐在滑竿正中的竹椅上。穿着华丽的锦衣,头发花白,戴了很多名贵配饰。满脸慈祥,微笑的看着众人。

“这位小哥,咱要先谢谢你啊。”听声音,是刚才谷顶第一个说话的男人。江沅循声望去,是左边四位蓝衣人中的一个,三十多岁年纪,身形消瘦。

“要不是你帮老寇我拦了一下这几个家伙,老寇的机关没搞好,放跑了这几个,夫人非扒了老寇的皮不可啊。”说完,遥遥向老妇人行了个礼。

江沅拱了拱手,温声说道:“这位先生,感谢倒是不必,只是因为小生于路当中发呆,挡了这几位好汉的去路,耽搁时间,才致使这几人被先生的机关拦下,所以……”

“所以你想替他们求情?”那自称老寇的,叫做寇佐,戏谑的看着江沅,拦住他的话头,问道。

江沅听出寇佐口中戏虐之意,站直身子,淡淡的说道:“小生到正有这个意思。”

寇佐瞧了瞧江沅,又瞧了瞧白沙女子,做恍然大悟状。“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你不但不怪那个混蛋胡七纵马撞你,还替他们求情,原来是看上了这位美娇娘。”

“放你娘的屁!”胡七却不干了,怒喝道。骂完寇佐,又转向江沅:“小白脸,敢胡思乱想,七爷活劈了你。”说完,还不放心,又对白纱女子说:“瑶瑶,这种小白脸最不靠谱,你可别上他的当。”

林瑶怒嗔了一声,转了转身,不理胡七。江沅向白纱女子行了个礼:“原来姑娘叫瑶瑶,小生江沅,见过姑娘。”

“瑶瑶也是你叫的,瑶瑶的大名叫林瑶。你只能叫林姑娘。不,你不能跟她说话。七爷看到小白脸就想动刀子。”胡七吼道。

江沅不理胡七,又转向寇佐:“还没请教这位先生怎么称呼?”寇佐答道:“我叫寇佐,我弟弟叫寇佑。”说着指了指身边另一个蓝衣人,那人一哼:“我才是哥哥,我叫寇佑,我弟弟叫寇佐。”听声音,正式方才第二个说话的人。

江沅淡淡说道:“两位寇先生,还请给小生个面子,放这位林姑娘们一马,日后在下必有厚报。”

寇佐寇佑听了江沅的话,却是不答,对望了一眼,满脸戏虐笑意。他们身边的一个蓝衣女子,倒是开了口,正是方才说话的那个娇媚女人。“你这傻相公,他们心里正琢磨着一会怎么杀你呢,你还向他们替别人求情?倒是你来向奴家好好求求情,奴家可以让他们放你一条小命。”

那女子名叫辛南艳,虽然和其他人一样,都穿着蓝色衣服,却把凸凹之处,紧裹的更加凸凹必现,胸口开的很低,隐隐一道深远沟壑。不过江沅唐唐一国世子,风尘女子见得多了,自是看不上这种卖弄风骚的。心里这般想,脸色就露出不屑之意,竟是不回辛南艳的话。仍是看向寇氏兄弟,似乎等着二人的答复。

辛南艳却是个外表风骚,内里狠辣的,不知玩弄过多少男子,玩过便杀。何曾有几个男人敢轻视她了?当下一条红色长绫就飞出来,“小相公,老娘等着你来求情呢。”

何荣闪身挡在江沅面前,一掌拍出,震开红绫。沉声说道:“各位请了,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们不管。但是如果你们敢伤害我家公子,怕是任你们什么来历,也担当不起。”

“这么说,你家公子倒是个有背景的了,说了听听,如果老雷惹不起,就放你们走,如果惹得起,那就都留下吧。”久未说话的雷泰,大咧咧的说道。话语间,竟是直白的非常。

何荣看向江沅,江沅点头同意。何荣向雷泰拱了拱手,又向身周所有人示意后。朗盛说道:“诸位来到卫国,在下欢迎之至。我家公子便是卫国世子,区区不才,御封宣威将军。此次是护卫我家公子前去千龙山,寻龙山观访道。不意,卷进诸位的争斗。何某也是修行中人,自然知道规矩,不会干涉各位。但是各位也最好守规矩,不要惊扰我家公子,否则,就算敝国国主不找给位麻烦,我卫国国教龙山观,怕也是要跟诸位要个说法的。”

说罢,冷冷的看着辛南艳。辛南艳被何荣看的一怒,就要出手。却被一道声音拦下。却是那从未说话的老妇人。“何小子,年轻人可不能说话这么冲啊,老身惹不起龙山观,老身的主上可惹得起。不过,老人家就是喜欢漂漂亮亮的年轻人,今天这事,却是和你们没关系。快带了你家公子走吧。这小公子,白白净净的,跟我孙子一般大。赶明个,我去卫国拜访,再和你们唠唠。走吧走吧,快走吧。”

那老妇人说话间,到真像自家老奶奶般,慈祥可亲。说完,慈眉善目的看了看江沅。一挥手,只见六七条细细的乳白色光线从她手间飞出,光线时而会聚,时而分散,飞向前方的铁栅栏。飞至铁栅栏,那几条乳白色光线在铁栅栏前以奇异的轨迹,飞舞闪动,最后汇聚成一团,撞向铁栅栏,竟然直接把铁栅栏全部击碎,那几条光线也随之消失不见。再一挥手,江沅和何荣,二人连人带马,竟然被送出了十几步远。已经是脱离了双方的战场。

“元气外放到这种程度!至少是七层的大修士!”何荣心里一惊,也不说话,带着江沅,迅速离开。

胡大一行,见了老妇人的手段,心中都是一惊。胡大和林瑶对望了一眼,胡大一掌拍下林瑶,林瑶借着胡大的掌力,急速向着江沅的方向射出。那老妇人伸手一抓,林瑶就被定在了半空。遮阳帽和白纱都被扯下。

江沅一边驱马,一边回头,正好看到这一幕,林瑶清丽的面庞映在眼前。江沅当时就是一呆,不由的停下马。何荣一见,知道公子的毛病又犯了。急忙说道:“公子,那老妇人的修为不在镇国大将军之下,咱们快走吧。”

江沅却是不答,仍是看着被定在半空的林瑶。那被定在半空,扯落面纱的惊容还在脸上未曾散去。江沅啧啧谈到:“翩若惊鸿,翩若惊鸿,我见犹怜,我见犹怜。何荣,你回去和军队汇合,带一部人赶回来,再遣几人回去通知大将军。遣几位高手来。速去速回,别误了瑶瑶性命。”话语间,竟是和那林姑娘好似亲近非常一般。

何荣叹了口气,就要伸手直接抓了江沅,强行带走。

这时候,一声叹息传来:“年轻人贪花好色,害人害己啊。既然不想走,那就别走了。”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