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儿童天性是利用自由支配时间的好方法

保护儿童天性是利用自由支配时间的好方法

读第26条《要教会儿童利用自由支配的时间》

莱州市文峰中学程挺模

老实说,这是一篇“头重脚轻”的文章。文章共有六个自然段,苏霍运用了三个大段落来说明“保护儿童天性”的重要性,倒数第二段介绍了如何“保护儿童天性”的策略问题,最后一段提出了照应题目的实践方法,一共有两行字:教会儿童利用自由支配的时间,不是口头解释,而是靠组织活动、靠示范、靠集体劳动。至于具体怎样操作,文章戛然而止。我忍不住翻阅下一篇文章, 看看有没有跟踪的解读下文,果然有——《让每一个学生都有喜欢做的事》。我揣度,大概是翻译把两篇文章拆开来的吧。呵呵!

自成一篇文章,肯定自有它的道理。既然文章的“头大”,就说说“大头”的作用吧,文章原题目叫做“要教会儿童利用自由支配的时间”, 我认为,虽没有具体说明如何支配,但一个“要”字说明了这个课题的必要性。想着这个“要”字,我又不仅佩服起翻译的水平了。这样一来,这篇文章实质上就变成了分析“保护儿童天性的重要性”了。

何为“儿童的天性?”,苏霍说,“在每一步路上,儿童的面前都可能展现出某种新的、未知的东西,这东西使他入了迷,占据了他的全身心,他不仅顾不得想别的事,就连时间的流逝也感觉不到了。就这样,儿童浸沉在童年的这种平稳的、缓慢的、但又不可阻挡的河流里。”这种体验,应该是每人小时候都有过的幸福感觉。只要我们留心回忆一下,我们一定能找到儿时的一两件特别快乐的事情。比如,有人着迷于某种游戏,有人喜欢某个体育项目,有人痴迷于歌唱,甚至有人愿意瞅着窗外发呆。大多数人的天性特点可能在成年后并没有完全表现出来,但在一些特殊的技能方面,还是留有天分的痕迹的,像是书写书法、诗词歌赋、吹拉弹唱、体育运动等。至于有天分的最直接的师生都乐于接受的例子,莫过于法国的动物学家法布尔了,法布尔喜欢观察昆虫,记录它们的生活,写出了举世闻名的《昆虫记》。

怎样保护“儿童的天性”?苏霍说,“你不要把他当坏典型,我劝你轻轻地走到他跟前,握住他的双手,把他从他那童年的美妙的独木舟上引渡到全班学生乘坐的认识的快艇上来。而更为重要的是:你也不妨有时候去乘一乘儿童的船,跟他们在一起待些时间,用儿童的眼光来看看世界。”在这里,苏霍实际告诉了我们两种方法,一是因势利导,顺水推舟,此为情景迁移,也谓“移情”,强调情景的正迁移效果;二是设身处地,身临其境,此为角色转换,也谓“换位”,强调教师站在学生视角去看待问题。这两种方法正好概括了中外教育的引导特点。你看第一种方法,我国自古代就推崇 “因势利导”“循循善诱”,引导学生认识并解决问题,这是我们的传统理念。再看第二种方法,“换位体验”可能因我们传统的“师道尊严”意识,我们运用的并不好,至多也就是“蹲下身子来看学生,等学生,静待花开”,就很不错了;倒是国外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老师很容易和学生玩到一起去。不知道是不是与“小卡尔”叫“老卡尔”为“卡尔”而不叫“爹”这样的情况有关,开个玩笑而已。

那么,教师的具体策略是什么?在文章的倒数第二段,苏霍给出了照应文章主题的答案:“教给儿童利用自由支配的时间,这就意味着:尽量做到让有趣的、使儿童感到惊奇的东西,同时成为儿童的智慧、情感和全面发展所需要的,必不可少的东西。换句话说,应该使儿童的时间充满使他们入迷的事,而这些事又能发展他们的思维,丰富他们的知识和技能,同时又不致破坏童年的情趣。”看来,苏霍的建议是对前面“保护儿童天性”的拓展性阐述。

我想起我有一位物理课代表学生叫做Chen的,是爱画小汽车车头的,在十几年前私家车还几乎没有的年代,人家每个周末跑到莱州市商业大厦门前专门去看汽车的“前脸子”,回来就在听课笔记的某个边角上画各种小汽车的车头前脸子,光画车头,还给人留出对车身遐想的空间,一页一幅,一本物理听课笔记变成了一本汽车品牌介绍册。当时,我没有给予批评,只是象征性地赞赏了一下,也没有过多地想这件事里的教育契机。现在,重新评判这件事,我对自己的建议是:先是要赞赏学生的作品;再让他比较各种品牌汽车的“前脸”设计特点,形成一个表格式研究报告;探究车标的设计理念;“前脸”和车标的改进建议;制出自己设计的汽车杂志;组织一个汽车“前脸”设计团队,定期发布研究成果。这样的做法是为了引导学生的天性到“正道”上来,而不仅仅是单纯的欣赏和炫耀了。说不定,这样的学生能成为“钣金设计师”“造型设计师”或者“美术图标设计师”,甚至是“变形金刚设计师”,可能要成为“擎天柱”和“威震天”的。

更为深刻的“换位体验”,应该是与学生一起研究一下“画车头”的动机,体验一下学生的心态,再帮助学生选定一个探究的方向,这样以来,我们的参与就不仅仅是一个单项的教学活动,而是一场充满丰富情感和动力的教育活动了。这点与苏霍提到的到野外和学生共同写作、观察果树、观察禾类根系、共同阅读等活动的教育理念是一致的。

不知我回忆的例子是否恰当。文章的最后一段,其实是我最想看的,阅读几个苏霍的实际例子,看看人家是怎样组织活动、示范和集体劳动的。好在下一篇文章还在继续探讨这样的话题。这篇文章虽然“头大”,但让我明白了“保护儿童天性” 的“大头”所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