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外传之冷凝玉(93)

徐府血池
二人一路无话,趁着雪夜人少,无声无息的走在访仙镇的大街上,良久,终于走到了徐府的门口,二人迂回到后院,愣是没有遇见一个看守,归一道人压低声音问道:“怎么没动静?不应该啊,这么大的地方,这门口怎么会没人看守。恐怕是有诈啊!”白攸摆摆手,说道:“别说是有诈,这地方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要闯一闯。”归一道人看了看府墙,说道:“好强的结界!这气息果真是她啊!”白攸幽凉的笑了一声道:“果真是她吗?”归一道人说道:“她的法力还是这么扎实醇厚,只不过,这戾气居然也这么重。”“大概是因为七煞的缘故吧!”白攸不知道是对自己还是对归一道人说道。归一道人瞥了白攸一眼,没有说话。白攸顿了顿,又说道:“这结界,我是可以破的,只是怕动静太大,惊动了凡人,倒不好办事了。”归一道人微微一笑,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贫道倒是有个办法。只是一点,这个办法是个有来无回的办法,能以此法进入府中,却出不来。”白攸问道:“您说的是什么方法?”归一道人说:“先不管何种方法,这个方法只能用一次,出来就不能用了。”白攸笑道:“进去的时候怕打草惊蛇不方便办事,出来就无所谓了吧,只要现在能进去就行了。”归一道人点点头,从乾坤袋中拿出一个幽蓝的小瓷瓶,叹口气说道:“最后一点了。”白攸愣了愣,问道:“这是什么?”归一道人没有回话,将瓶子打开,瓶口凑近结界,倒出来一种蓝色的液体,顷刻间,强大的结界被化出一个口子,刚好够一人穿过,白攸惊讶道:“这是什么?”归一道人神秘一笑:“这是我从家里带来的,可是好东西,这样的话,结界的根基动不了,也就不会惊扰众人了,快些吧,这个洞很快就愈合了。”白攸带着归一道人翻越了围墙,借着隐身之法落在了徐府的后院中。
落地后才发现,这后院中也空无一人,二人心中纳罕,院中只有一座房屋,虽不高大,但是也很宽敞,二人潜到窗下,破开糊窗户的明纸,屋内一片晦暗,归一道人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东西,却听见白攸倒抽了一口凉气,心神便散了,隐身的法术一瞬间消散了,归一道人忙拽着他躲到院中的假山后面。白攸连忙定了定神,重新隐了二人的身影。归一道人连忙问道:“你看见什么了,我还未曾看清呢!”白攸沉默了良久,说道:“我刚刚开了夜眼。”归一道人恍然大悟说道:“对哦,你原本是狐狸,所以你看见什么了?”“我看见隆禧了。”归一道人惊讶道:“什么?你看见谁了?”白攸缓缓的叹了一口气,似乎在定神,又说道:“我看见隆禧了。”“这不可能!隆禧已经是一具白骨了!当年在涂山,你也是看见过的,现在怕是早成灰了,你是不是看错了,里面乃是一具僵尸,毕竟僵尸长得都差不多。”白攸缓缓的说道:“是他,除了他还有一屋子的女孩,被绑在铜柱上。”“绑在铜柱上干嘛?”归一道人见白攸不说话了,连忙问道。白攸还是没说话,归一道人急道:“到底是干嘛的!”
“是用来采血的,铜柱上有凹槽,血液会顺着凹槽一直流到血池中。”突然,一个冷清的声音再背后响起。归一道人心下一惊,回头一看,一个披着黑斗篷的人立在那里,白攸也撤去隐身,归一道人试探的交了一声:“丫头?”“道长,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否?”归一道人一看此人是冷凝玉,不由大惊。问道:“里头那个真是隆禧?”冷凝玉回道:“是啊,我盗了好些古墓才找到此等生死人肉白骨的方法。”白攸怒道:“冷凝玉!你好荒唐,为了个魂飞魄散的死人,你竟然杀了这么多人,那么这附近少女失踪都和你有关系了?”冷凝玉冷笑道:“并没有失踪哦,除了屋子里头还没死绝的,剩下的都在后面山坳的乱葬岗啊。”白攸听罢,三两步冲到冷凝玉身前,一把抓住她的领口,冷凝玉的斗篷落在地上,里面穿着一身暗红色衣裳,看着很是华丽,白攸第一次看到冷凝玉这么打扮,就连清淡的眉目都分明开来,白攸嗅觉灵敏,已经闻到冷凝玉身上的血气,她身上没有一丝鲜血,那必然是在那屋子里待久了,才会有这种血气,白攸的心顿时凉了半截:“真的是你,我来之前已经听说,但是我并不相信是你,直到我亲眼看见。”冷凝玉的眼神冰冷,回看着白攸,说道:“为什么不能是我?”白攸看着她面无表情的样子,说道:“冷凝玉,你就饿为了他一个人,就能害死这么多无辜的性命,你把人命当成了什么!”冷凝玉眉头都没皱一下,冷冷的说道:“草芥。”归一道人忙上来打圆场,说道:“白攸你先放开丫头,丫头不是这样的人,你冷静一下,先听听她的说法,或许有什么苦衷。”白攸醒了醒神,松开了冷凝玉,语气也软了下来,问道:“玉儿,若真有苦衷,你可以说与我听。”冷凝玉整理了一下领口,说道:“我早就说过,我已经不是修道之人,我吸收了七煞,入了鬼道,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白攸冷笑道:“即便这样让他转生了,隆禧看到这样的你,也只会恶心,隆禧做僵尸时,可未曾伤害过一个人!”冷凝玉终于抬起头来看着白攸说道:“是啊,他可从未伤害过一个人,即便是被操控打开了你族的门户,也从未伤害过你门下一个人,不是吗?”白攸说道:“是,所以你赶紧停手吧,隆禧已经死了,他不会回来了。”冷凝玉眼中似乎有泪光,她一把抓住白攸的衣服凄然的问道:“那么,那个时候,你为什么不救救他,你们为什么不救救他,为什么,不救他......”话还没说完,冷凝玉已经泣不成声。白攸愣在原地,归一道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墙外突然传来了嘈杂声:“动静在冷大人院子里...”冷凝玉捡起斗篷披在身上,对着白攸二人说道:“你们走吧,徐府的府兵到了。”归一道人只是拉着白攸的衣角催促他快点,白攸却愣在原地一动不动,门外传来叫门的声音:“冷大人,小的是来巡夜的,好像有人闯了进来。”冷凝玉叹了口气,抬了抬手,归一道人和白攸两人便被结界包围,归一道人惊到:“丫头你干嘛!”冷凝玉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走过去开了门,归一道人顿时冷汗涔涔,那些士兵进来却好像看不见白攸二人一般,巡查了一番,便出去了,士兵们走后,冷凝玉收了结界,说道:“现在,你们快走吧,我只放过你们这一次。”白攸说道:“玉儿,是我的错吗,如果当年我救了隆禧,今天你也不会沦落至此是吗?”冷凝玉说道:“我自己救不了他,不怪任何人。”白攸叹了口气,说道:“收手吧,玉儿,你万劫不复不要紧,可是这些女孩,她们是无辜的,她们也有要经历的人生和爱的人,你不能因为自己失去了隆禧,就去剥夺别人活着的权利。”冷凝玉轻轻地应了一声:“是啊,我明白,可是事到如今,我已经无法回头了,从我杀了第一个人开始,我就无法回头了。”
白攸说道:“即便无法回头,你也要停下来,不要再造杀孽,屋子里的女孩还活着,你现在放了她们...”“白攸,”冷凝玉打断他说道:“你刚刚看到了吧,隆禧的肉身已经快铸成了,再有三天,这些女孩子的血放光了,隆禧的尸身就可以铸好了。”白攸说道:“玉儿,你执迷不悟,我就只好帮你少造杀孽了。”说罢转头对归一到人说:“道长,待会儿我拖住她,你进屋救人。”说罢,手里拟了个诀便朝着冷凝玉走去,冷凝玉笑道:“哦?要动手了?我和白攸似乎还没交过手啊。”白攸说道:“那么承让了”说完便有一道白光向冷凝玉冲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尸王湮灭 冷凝玉只见阵法中央沙尘滚滚,却看不清隆禧的身影,不知过了多久,天色突然开始变晴,黑云渐渐升高退去,天地也...
    千雪祭阅读 83评论 0 0
  • “冷姑娘,你说谁?”白攸不解的问道。 冷凝玉将匕首从石壁中拔出来,向后退了几步,站到白攸前面,将匕首横在身前,做出...
    千雪祭阅读 73评论 0 2
  • 风雪夜归又过了一年多,国中局势日渐紧张,军阀割据也越发严重,归一道人居住在冷凝玉的茅屋中,守着冷凝玉的村民和她的小...
    千雪祭阅读 48评论 0 1
  • 清凌冰玄 白攸见罢,连忙挡在冷凝玉的前面,那黑影见白攸站在前面,自己居然停了下来,他无声无息,不要说脚步声,就连衣...
    千雪祭阅读 59评论 11 3
  • 劫后余生 隆禧搂着冷凝玉,一直坐着,一动不动,冷凝玉的脸呈现出一种死灰颜色,仿佛已经死去很久。归一道人等人也坐在屋...
    千雪祭阅读 108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