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不惑之年”遇“二胎”(14)

image.png

文/羽筱筱
【连载】“不惑之年”遇“二胎”(13)
我的那些堂哥们,看到我爸咽气之后,“唰”的一下闪到了大门外,个个虎视眈眈,等着我们去求他们给我爸“顶老盆”(我们家乡的丧葬习俗,只有男孩才有资格,谁“顶老盆”,谁就是这家的资产继承者)。

灵堂里只剩下妈妈、我和郝帅、姐姐、姐夫和外甥。全村的人都趴在墙头上等着看我们家的笑话。

我妈哭成了泪人,我和我姐更是痛不欲生。村支书是我本家二叔,他走进灵堂,闷头抽着烟,坐在我妈的旁边,思忖了好一会,才瓮声瓮气说:“嫂子啊,人去不能复生,节哀吧,你得想想现在怎么办啊,大家伙都瞅着呢。”

我妈好半天才止住哭声:“他二叔啊!你看,能让这两个丫头“顶老盆”不?我们家虽然没有什么家产,可这宅子我得住啊,我不能住在太阳地里啊。”我妈说着便嚎啕大哭。

二叔半天没有言语,依然是闷头抽着烟,等这支烟燃尽,最后一个烟圈从二叔嘴里吐出来的时候,这才缓声说:“没有这个乡俗啊,嫂子。再说,他们小时候没饭吃,还不都是你家接济他们,他们不会没良心的。”

“妈,你别担心,我和姐姐来,你和爸爸,生我们养我们,我们和儿子一样,养老送终是我们的本分,谁愿说什么就说什么,无所谓。”我擦着眼泪哽咽着说。

“不用了,妈,我和郝帅来,这样谁也说不上什么,一个女婿半个儿,我们也是您的儿子。”姐夫一边说着一边跪在我妈面前,“妈,你放心,只要你答应,所有事情我担着,谁也别想挑事,我要让我爸风风光光的入土为安。”

“您放心吧,妈,我和姐夫来,我没意见。”郝帅也跪在了我妈面前。

我妈泪眼婆娑的看着两个女婿,又看看村支书,最后看向了我和姐姐。我和姐姐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二叔又点着了一颗烟,狠狠的抽了两口,来回走了几步,说:“行,就这么办,女婿也是儿,事情我去安排,你俩听我的。”二叔用眼示意姐夫和郝帅,然后大步流星的走出灵堂,郝帅和姐夫也紧跟了上去。

我的那些堂哥们,看着继承无望,就开始闹事。村支书先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无果后,恩威并重,才让这些堂哥们消停。

我爸的丧礼按照村里的最高规格办理,也得到了村里绝大多数人的支持 。更给那些没有儿子的人家做了榜样。

丧礼过后,本打算把我妈接到城里来,可我妈说她离不开老宅,想守着我爸。于是我和姐姐轮流回家陪着妈妈,也陪着爸爸。

妈妈以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我们姐俩都能生个男孩,自从我爸去世之后,她的观念改变了很多,也不再提让我超生的话题了。可计划生育政策一放开,又勾起了她的欲望,我看我是在劫难逃了,我姐还好说,年龄大一些,有优势啊。

外甥今年大二,在计划生育政策放开的第一时间就给他爸妈说了,下了班,闲的没事生个小二玩玩,别天南海北的瞎逛游了,也替他想想,减轻一下负担。呵,他爸妈还担心人家反对,这倒好,老大催生老二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