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日记(一)

这是妈妈生病后的第三个春节。

大年三十,爸爸忙活了一天,做了一桌子饭菜,包了几百个饺子。给妈妈洗了澡,换上干净衣服。

妈妈在一旁轮椅里静静的看着爸爸忙活。“行,老公你说了算”、“老公你辛苦了”、“老公饺子包的真好看”、“饭菜真好吃”……

一周前,爸爸和我买了年货,贴了对联,扫了房。新房收拾的干净,地板每天擦的程亮。


在发病前,妈妈总是照顾家里每一个人,包揽几乎所有家务。一个常见的过年情景是,我和爸爸坐在沙发看电视,妈妈忙里忙外。

爸爸干家务是要被妈妈监控的,但是别人干活总是不遂心,她索性就抢过来活自己干。爸爸就又闲在一边。

不仅是爸爸,可能从我记事起,就被说,“丹丹笨,不会做家务”、“你还是别给妈妈爸爸帮倒忙了。”、“给你个面团玩,别过来捣鼓饺子馅哦。”。再后来上学了,更是“学生以学业为重,去学习吧,妈妈爸爸刷碗。”、“你能干啥活,快去学习吧,别过来捣乱。”……然后我就习惯了,不再试图挣扎,我自己也总自嘲,“我生活不能自理”。

直到我去外地读书,妈妈哭的泪人一样,担心我的生活没人照顾。可是一年年的,我既没饿也没冻,妈妈就放心了,渐渐不再哭的伤心。


妈妈的病是家庭分工的转折点,她已经很长时间以及以后不知多长时间,没有自理能力。不但不能控制家里人,连自己都要交给我们。

然后,我见到了一个颠覆我几十年印象的爸爸。他不是妈妈嘴里的甩手掌柜,他承担起了妈妈病后的一切,整整两年多:医院抢救,术后康复,出院照顾偏瘫的妈妈,接屎接尿;所有家务,还在期间换了一套房子远离伤心处。没有一天假。

因为在妈妈刚患病期间,我和爸爸一起看护,我知道那种辛苦。我走的时候,妈妈康复到可以吃饭,直腰,翻身。

我狠心的不去想,爸爸一个人怎么样,一边照顾妈妈,一边办理医疗手续,一边准备三餐…… 医院里是没有看护家属的床的,爸爸五十多岁,每天忙完睡在地上。半夜起几次给妈妈接尿。

一次爸爸在视频里哭出声,他终于流泪了。那天他忙活了一上午,刚刚办理完一个手续,满头大汗回来,妈妈拉了一裤子。日复一日,这样的生活。爸爸曾经请了一个护工,没两天辞退了,因为妈妈在外人面前拘束害怕,爸爸不忍心。

这些我都不能想,我一想就能看到那场景,我一看到眼泪就会随时随地涌出来。


妈妈的病给了爸爸和我一个机会,也让妈妈学会了不去控制。

爸爸可以在照顾妈妈的同时,把家里收拾的一尘不染。妈妈不指挥,家里也没有失控。

我可以照顾好自己,还可以帮他们办很多事。不被照顾的年,我过得一点不委屈,反而很安心。

心理学有个词叫〈习得性无助〉,感恩我学到了这个概念。我开始反思,除了学习考试方面我很自信,生活上我很无能,妈妈爸爸和我都把这当成事实,然而,这是事实么?还是〈皮格.玛丽翁效应〉,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

有时候在工作中,我会有一种冲动想要帮别人做点什么。就是那种我明知道有更好的做法,还要眼睁睁看着对方费时费力的时候。但是,每每缩回去,我对自己不够自信。改变来自于体验,我一直以来,只体验过被帮助,被当做无助者,而不是强者。

他们已经逐渐接受我过年回家,帮助他们。然而,对我成年和成熟的认可,我却一直没有得到。他们坚持我是孩子,哪怕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坚持我还需要被他们照顾。

但是我已经学会不被无意识的洗脑了,我知道在感受他们爱的同时,不被无缘由的否定信息洗脑。我可以很成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被伪科学坑的这些年 最近频繁踏入医院,这个迎接和告别生命的地方!刺鼻的消毒水,冰冷的氛围,乌泱泱的人群,却觉着很冰...
    赟芸阅读 69评论 1 2
  • 从什么时候开始 习惯了熬夜 从什么时候开始 习惯了一个人 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习惯了一个人悲伤 到底从什么开始 才...
    播音1801B李慧杰阅读 51评论 0 0
  • 梦到跟老妈在一起开心大口的吃着包子[大哭][大哭][大哭] 原来我只在她那里,才可以固执的做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
    歪大王阅读 5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