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这么奇妙·缘分

        说来也巧,飞哥其实是我小学同学,大概有5,6年的时光,但小学时可以夸张地说一句话都没说过。但人生就是这么奇妙,本来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却在高中来了场完美的邂逅,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地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基友”


一、初见自然是开学的那天,我乍一看觉得坐在第一排的帅哥瞅着挺眼熟的。巧的是,飞哥学号恰好是我前一个,两人便被发配到一起打扫卫生,有一次,我终于没忍住,便问他:“你是不是我小学同学?”他一脸懵逼的表情我到现在都是记得的。我不死心,

“你是不是在海山上的小学”我问。

“是”飞哥答

“那你记不记得梅飞鸿”我问

“那是我小学班长啊”飞哥一脸吃惊

“也是我班长啊”我略不爽

“那你记不记得周梅”我又问

“记得啊”

“我都说了是小学同学吧”

“嗯”

“那你记不记得我?”我一脸期待

“不记得”

“你!”我气死了都

“是真的不记得啊”飞哥一脸无奈

“……”我扭头就走,哼!


二、虽然是小学同学,阔别多年重逢自然是有些不一样的,但开始熟起来是在高一下学期了,那时的我在受不了打击下,开始发奋苦读。每天疯了似的写作业,一遇到不会的就往飞哥位上冲,这大概持续了一年多的时光吧,飞哥人也是出了名的好,别人问问题他都耐心解答(忘了说飞哥是个大学霸),不过学霸也有不会的(对于这个我表示很开心)于是就总会出现一群学霸一起“烧脑”的场景。可拿着一本书冲过来的我便是这场景的终结者。废话,本小姐要问题目呢

“飞哥你这小学同学怎么当的?”每次一出这话,必定挤走好几个烦人的家伙(觉得自己好像很6的样子,谁让我有先天优势?)不过就偏有个不服的,那就是咱大名鼎鼎,布置作业不眨眼的数学课代表――徐同志。徐同志在咱班那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也是飞哥的金牌基友。

犹记得有一次,在跟物理题大战三百回合,结果惨败以至心如死水的我,偷偷抹掉糊了一脸的眼泪,跑飞哥那里去寻找战题秘籍。巧的是,徐同志也在那,远远瞅着我过来,徐同志立马占据了飞哥整个位子,生怕我从哪条缝隙钻进去。

“不让你问”徐大少一脸得瑟。我愣愣地站在那里,好不容易忍住的泪水跟决堤似地往外涌(好丢脸)许是察觉到我的异常(要平时,我估计早开骂了)徐同志扭头看我,结果一脸的梨花带雨把他吓到了,“你没事吧”他一脸的关切,好像刚刚那个可恶的家伙跟他没半毛钱关系似的。不说还好,这一说可是引来了众多人的目光,可那时候,哪顾得上什么形象呀,“谁说没事啊,我没事来这干嘛?”我一边哭哭啼啼一边把物理书丢到飞哥桌上。

“这都不会”语气很委屈

飞哥也是被吓着了,“哪个不会啊”飞哥问得小心翼翼。“都不会啊,第一个就不会”我搞得很天塌了一样,话都被眼泪吃了,断断续续的。“第一个啊”飞哥和他的同桌胡同学赶紧过来看题目,“这个我们都没做啊”胡同学还挺紧张的(许是怕刺激我)      然后我就目睹了两个学霸是如何华丽丽地用一分钟解决了困扰我半个小时的“难题”的。……“就是从这边看,然后用左手定则啊……”一直沉溺于悲伤的我当时啥也没听进去,但他们当时一点也不做作的关切却让我一直都记得。 

毕竟是第一次在飞哥面前哭(虽然后来有很多次,可见我是有多爱哭)却也充分证明了他是能够给我安全感的朋友,我愿意也能够在他面前表露我的软弱。感谢这奇妙的人生,给我这段缘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本文参加第28届柏林园征文,所有内容均为本人原创。 成长是一笔交易,我们都是用朴素的童真与未经人事的洁白来交换长大...
    小扬扬啊阅读 150评论 0 0
  • 他一头修剪得很考究的金发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顶部的颜色几乎已被漂成了近白色。然后是他的包,一个摊在他腿上的金光闪闪的...
    纽约蓝蓝阅读 517评论 2 6
  • 截止到今天,我们已经确认人们的感觉和记忆有可能被自己误解,他们接收到的信息可能是错误或不完整的。但这些问题涉及...
    Dawn_乾琳阅读 5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