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来入梦

近年来,毕业的场景时常入梦,总能激起梦中自己的情绪。梦中的自己多么悲伤和绝望,即使醒来,人重新恢复理智和冷静,激荡情绪的余波仍在,堪堪哪堪拾忆去日时光。

大学里,宿舍的那条长长又阴郁凉爽的走廊,我在梦中走了又走。任凭春日高照,明花快柳,而那时的我,很少思量这些细节,多是聚精会神地应对眼前的凡俗琐事。也常被狂妄地因为不能主宰自己命运而绝望。高纬度的阳光明媚干爽,照在青春的脸上,化作齑粉,与脸庞都纷泻一地。无知,贪婪,那是真是一个可恶的弱小者。总担心海潮褪去,别人看见自己在裸泳。其实还未等海潮褪去,你我已然离场。

时光的车轮碾过每一个下午。宿舍中的我们沉寂于言情小说,肥皂剧,以及关于爱情的幻想。我们聊起时光的可然与必然性。我们都没有结论,任凭其流淌,荒芜而繁硕。

校园于荒郊野岭处,我常怨恨其闭塞。现在反怀念它的遗世独立。

看不进的经典,熬夜编织过的围巾。想要的太多,得到了也不放在心上好好珍惜。

我曾多次坐在湖边拷问人生意义,希望了悟更高深神秘的真理。我妆模作样的写生弹琴,画妖冶的妆,然而终究是一个俗不可耐的人。

我谋划未来,藐视规则,又不肯踏实做事,幻想太多,落实太少,真正懂得的几乎没有。

一直试图做一个标新立异的自我,其实呢?

大把造作的青春,终于曲终人散,我抓住床栏不肯放手,我不想走,也不希望你们走。不走的我们做了什么?从前的我们又做了什么?我们整夜欢歌笑语,臧否人物,也吵架斗气,满腹怨言。

关于青春,怀念的是任性。

为非作歹,胡作非为,自认为高超。

我想起那时候用过的杯子,拖鞋,混乱的柜子。

鲜明的个人风格,和一颗未开化的野蛮的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