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枣 1

大王村的村口有一棵枣树,歪歪斜斜的长在进村的岔口上,十几年了,只开着一些细密的黄色小花,没见它长过一颗枣子。

村民都说,这是一颗死枣树,留着没用,挖了吧。可每次约定好了时间打算挖走的那一天,总是没有一个人来。

拖着拖着,就一直让它从小树苗,慢慢长到了一人高,顶着翠绿的树苗,在村口的岔口摇曳,慢慢的到了十几年后的今天。

前两天,一个村民路过的时候,无意中发现这颗枣树的枝桠间多了一些小小的东西,那些十几年都没长的枣子,一夜之间冒了出来,青青的果子,挂在树叶之间,很是诱人。

村里老先生说,这是正常现象,很多果树不结果,完全是因为地里肥料不够,等到肥料够了,才会开始结果。

可村民这次也不这么认为,固执的把它当作一颗福树,许许多多从那路过的人,都会摘上一两颗,装进口袋,希望能沾上一点福气,为自己和子孙后代多一点绵延下去的希望。

村口晚了很多年开的花终于开了,刘翠玲却不知道。

她正在给自己收拾东西,缓缓的从头上去掉泛白的头巾,把头发都用发箍扎好,对着镜子看了很多次,被皱纹堆满了的脸还是忍不住笑了。

“嗯,不错,还可以再活两年”

冲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一下,回过头开始给自己找可以穿出去的衣服。

她从昏暗的房子里拖出一口柜子,年老的身体伴着那有些破旧的木箱,在地上一起喘气。

她有些累了。

今天是她出门去县城里的日子,一辈子那么长,除了那一次,县城是她去过最远的地方了。

她觉得,地方越远越要打扮的精神一点,不然会被人看不起的,她这辈子已经被看不起很多次了,不能再被看不起了。

刘翠玲找了很久,也没能在那个破旧的小木箱里找到一件合适的,这让她一天的好心情开始有些沮丧了,忍不住坐在了地上,很费力的喘着粗气。

那些气体在她身边打了一个圈,又随着她大口大口的吸气,回到了她自己的身体里。在地上坐了很久,刘翠玲摇了摇头,小心翼翼的拿过一件黑色布衣,上面没有那股衣服放久以后那股螨虫的味道,只是在背后,两块补丁很是显眼,刘翠玲看了看堆放在那里的衣服,又看了看手里的这件,犹豫了一会,还是拿了起来。

“没事,没味道就行”

她心里得意的想着,努力的把这件衣服往自己身上套着,只是她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有点肿了,衣服穿进去很费劲,套了半天,这件黑色的衣服才套到了身上,还没等她仔细看一下,门外远远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刘奶奶,刘奶奶”

听到这个声音,刘翠玲刚刚换上衣服的喜悦一下堆积到脸上来了,仿佛三月的春风吹过,每一个细胞都在仔仔细细的跳动着。

她还以为王浩以后都不会来了,直到听到这个声音,她心里那颗大石头才慢慢的落了下来。

手忙脚乱的把衣服扣子系上,躬下身子,忙不迭的朝外招呼着。


“诶诶诶,来了,来了”

等到刘翠玲从屋里出来之后,才看见王浩已经自己坐下了,小小的一张脸上,全是得意。

“刘奶奶,你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王浩坐在那个小小的板凳上,仰着脸,带着一丝狡黠的小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刘翠玲。

“浩儿啊,是不是大米啊?奶奶可告诉你了,你可别从家里偷偷拿米出来了啊,被你妈妈知道了,你又要被打了的”

王浩摇了摇头。

“不是大米,奶奶你再猜?”

“面粉?面粉也不行,你妈也会打你的”

“不对,不对,刘奶奶你还是猜错了”

王浩见刘翠玲连着猜了两次也没猜到,脸上的得意更加明显了。

“奶奶年纪大了,猜不到了。要不?浩儿你告诉奶奶我?”

刘翠玲一边说话一边走到了木柜旁,打开最顶层上面一把精致小巧的锁,把手放进木柜里掏了两下,拿出一个用黑色塑料袋包裹住的小东西,放在了王浩面前。

“你告诉奶奶,奶奶就把这灯芯糕给你”

“奶奶,你最坏了,每次都拿吃的诱惑我”

王浩看着刘翠玲手上的东西咽了咽口水,才抬起头看向刘翠玲说到。

偏着脑袋看了一会不停摇晃灯芯糕的刘翠玲,认真想了一会,王浩似乎才下定决心,不紧不慢的开口了。

“好吧,看在灯芯糕的面子,我就把这个好东西给奶奶你好了。”

说完,王浩摊开了双手,几颗半青半红的枣子出现在了刘翠玲的面前,大概是王浩握得有些紧了,枣子上还有一些小小的水珠,在阳光下,整个枣子都散发着一种莫名的光芒。

“浩儿,你说得就是这个啊?”刘翠玲拿手指,捏起了一颗拿到了自己面前。

“奶奶,这可是好东西,我爸说,村口的枣树很多年没开过花了,今年不仅开花还结果了,是上天的赐福,所以这些枣子都是福果。”

王浩嘴里含着灯芯糕,用着模糊不清的声音回答着。

“村口的枣树开花了?”刘翠玲楞了一下。

“对啊,就在我来的时候,都有几个叔叔阿姨过去摘枣子呢。”

听着王浩的话,又看着眼前那依旧鲜嫩的几颗枣子,随着桌子的摆动轻轻摇晃,刘翠玲有一瞬间的恍惚,心底某个隔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事,随着这些枣子又一次被汹涌而来的情绪所填满。

“是啊,这么多年了,枣树早该结果了。”

刘翠玲举起了手,看着面前尚未熟透的枣子,仔细挑选了一下,才选了一颗比较小的枣子,轻轻放进了牙齿都快没了的嘴里,用着最后几颗为数不多的牙齿,一下一下的慢慢咬着。

只是可能是枣子太硬了,硌得刘翠玲的眼泪都流了下来了,一点一点,嘴唇不断闭合,眼泪不停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有些事,还是开花结果了,可是,太迟了,太迟了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样的,我最常做的,就是逃避,拒绝挖掘内心,也常常不敢面对现实。总是觉得,拖得一刻,便是一刻吧… 习...
    Lucia_娜娜阅读 47评论 0 0
  • 在小和尚了空的眼里,这四月纷纷飘落的樱花,实在是他的灾难,这棵已不知道多少年头的樱花树据说是东洋高僧漂洋过海带过来...
    花落寂寂hjr阅读 270评论 6 8
  • 伞坏了, 你让我去修, 可我已经换了新的。
    巍翎阅读 206评论 24 13
  • 雨止不住幽经的匆忙 黄昏厌倦了肥硕的牛羊 锅中欢快的老汤 跳跃在呲呲的火上 腊味的香 溢满了小院外的篱笆墙 深冬抑...
    婉约的风阅读 172评论 4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