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处张望,去南方

来自《一只猫》

是谁?把烟盒放进了屋檐下的巢,以为这样就能把燕子赶跑。

忧郁,独属于一些人,沉思着叹息,或安静地哭泣,是因为心中真实存在着愁绪。如果有一天,你从镜子里看到自己了忧郁的眼睛,不要叹息,更不要哭泣,你还有南方可以去。燕子的幼鸟从巢里探出脑袋,张着大嘴巴呱呱地叫。只要你耐心观察,就会瞧见有一只燕子飞进走廊,扑腾几下翅膀,钻入那温暖的巢里。这是燕子的选择,特别是在这温暖的春天里,养育小燕子已成为最重要的事情。人间赋予万物的恩赐,真美妙。

也总是到了冬天,你才会想起自己最想去的是南方。去南方,这个童年时的小小梦想,助你渡过严寒,也让你不惧恐慌。因为你觉得,一切的不如意都很短暂,在你还没有到达南方之前,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能将你打倒。

夜空中有无数的星星,你最先认识的是北斗七星,像个勺子,也不知道在高高的夜空中用它能不能舀到甜美的果酱。站在北斗星下,你无数次的想象,南方,南方,你是什么样子。

其实,你一点也不了解南方。你认为北方下雪的时候,南方必定是炎热酷暑,海浪、沙滩怎么着都好过那些白雪与远山。你或许真的是冻怕了,手指、耳朵、双脚乃至脸颊,都被这北方的严寒囚禁,冻疮滋生。真可恨!早晚有一天就会到南方去。

你讨厌北方的寒冷,却不懂它为何寒冷。从十岁到二十岁,你在北方生活;从二十岁到三十岁,你在北方工作;从三十岁到四十岁,再到五十、六十……甚至是七十岁,你不敢想,自己还要在北方活多少年。

或许,从未有人告诉你,周而复始的四季,在北方最美丽;也没有人告诉你,南方啊南方,也有它的寒冷。而现在,你在北方的小城里很失意,被痛苦裹挟住灵魂的前行,你踌躇不前,又坐立难安,你的血液里都带着北方冬季的冷。

四处张望,寻找新的工作目标,寻找新的前行方向。还记得你第一次听说文章也可以拼凑着写的时候脸上的鄙夷模样,真愚蠢!你怎么能为这种观点生气。一时的不安与打击,都将会成为生命历程中的收获。原则,或者规矩,忽视了人的存在而成为了赚钱的武器。工作的人就不能有生活,谈生活就不要在这儿工作,多虚伪的伪命题。

黑夜与白天都被时间的尺子丈量够了,你却还在南北之间循环往复,虽然此南方非彼南方,只是公司在南,家在北而已。但是,你也曾不止一次,从南向北,骑行10公里回城市里自己的小窝。越是嘲讽的语言,越是有治愈懦弱的魔力。放弃弱小的自己,才能成长起来,惧怕挫折那是弱者的借口。何必张望,何必忧虑,北方的你也要活出精彩的自己。

讨厌!是谁把烟盒放进了燕子的巢,以为这样燕子就会飞离,即使来年希望也遥遥无期。奋斗,才是你最接近梦想的航向。每一次重头再来,都不要失去相信自己的勇气,就如春天伊始,燕子也会从南方飞来一样。不必张望,不必彷徨,四面的风帆已经飘扬,没有谁能轻易地到达别人的远方。


其二  一只可爱的猫(傍晚 暖火与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