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般青年餐厅》(1)

张家伟还没从丧妻之痛中缓过劲来,就不得不如往常一样去单位上班。他是交大附院的外科医生,今年52岁,还有8年就退休回家了。按照惯例,老大夫体力不济但经验丰富,这个年龄段的医生都已经退居二线被安排去门诊部上班了。住院部是医院的一线,尤其是外科,每天工作就像上战场,节奏快,强度高。交大附院规定住院部的医生除了科室主任外都要轮流值夜班上手术。张家伟是脑外科的一名普通医生,不是领导,虽然52岁了,因为还留在住院部工作,所以仍然需要参加日常的倒班。他佝偻着身子,像丢了魂的僵尸走进脑外科医生办公室。

“老张啊,几天没见怎么头发都白了。”

脑外科刘主任是张家伟二十多年前一起分配进医院的老同事,了解张家伟的为人,平时争强好胜,技术是科室里最好的,开颅手术干净利落,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连他这个年资相当的科室主任站在手术台前都会自叹不如,观摩张家伟手术是一种享受,要不是张家伟眼睛里不容人的臭毛病,脑外科主任的位置哪里会轮到他刘国华来坐。有张家伟这尊大神在脑外科,谁做脑外科主任都不会太轻松,好在刘国华和张家伟私交深厚,张家伟再骄傲得眼里没人,也不会在手术台上跟他刘国华摆谱,不给他台阶下。但出了手术室,张家伟就原形毕露,时不时会给刘大主任一点难堪,比如刘国华早早地就有了白头发,而同龄的张家伟却精力旺盛,一头乌黑的头发,真找不到一根白头发,于是乎,别的同事嘴里尊敬的“刘主任”,到张家伟这里就变成了“老刘头”,这“老刘头”的称呼还喊得不分场合,有时候,难免让需要威严镇场子撑面子的刘大主任很尴尬。

“怎么会,我有白头发了?”

张家伟是很重视自己仪容的,他和刘国华同年进脑外科,以前都是平级的同事,刘国华技术水平远不如他,可是医院科主任竞聘的时候,院长却选择了刘国华,现在刘国华由以前的同事朋友变成了他的直接领导,多少让张家伟有点不服气,但不服气又能怎么样呢?刘国华和自己关系一直不错,他拉不下脸在手术台上为难刘国华,脑外科这个行业全凭技术吃饭,张家伟真要是在手术台上有意为难刘国华,刘国华这个科主任还真当不下去。算了,刘国华一直对自己不错,自己也不能当了小人,没有当官的命,该干什么干什么吧,他刘国华当上科主任后事情也多,没有看到刘国华的头发很快就变白了吗?同样是52岁,自己现在一根白头发都没有,刘国华都变成老头了。张家伟是直肠子,脑袋里这样想着,直接就从嘴巴里喊了出来,他第一次喊“老刘头”的时候,刘国华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张家伟是在和自己说话,摸了摸斑白的脑袋也就笑着答应了,张家伟看刘国华回应了他,以后就把“刘主任”改成“老刘头”了,“刘主任”这个称呼他喊着太别扭,随时提醒着他做人的失败,活了半辈子,聪明一世辛劳一世,最后居然不如笨手笨脚的刘国华混得好,但叫“老刘头”的时候,他就想起了他相比刘国华的优势,他还年轻,他精力旺盛,他还是脑外科的第一把刀。

“怎么会呢?老刘头,你说白头发是不是一夜就长出来的,前几天我还一根白头发都没有,怎么突然就出来这么多了?”

张家伟站在洗手池旁的镜子前用手捡出头上的几根看着很明显的白头发毫不犹豫地拔了下来。

“张老师,早。”

“张老师,您正式回来上班了吗?”

“刘主任,今天张老师回来上班了,那台脑瘤手术,您还带我上台吗?”

“老张,你不在这两天把我累坏了,小董的那台手术,你带着他上吧,我是真老了,有点干不动了,你回来上班,我就先休息休息了。”

医院早上的交班随着同事们陆陆续续地到来,像办公室墙上的摆钟一样按部就班地进行着,脑外科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可张家伟今天有点提不起精神,妻子去世后他总是失眠,昨天晚上怕影响第二天的工作,张家伟找了一片安定吃了,他以前没有失眠过,这是第一次吃安眠药,没有想到晨起宿醉样的副反应这么明显,让他到了单位还有点头重脚轻。他去洗手池洗了一把脸,让脑子清醒了一下,冷水的刺激还是挺管用的,张家伟擦干脸上的水,扣好工作服的纽扣,带着他们治疗组的一群小医生去病房查床,然后上三楼手术室准备给小董医生床上的那个脑瘤病人手术。这是他二十多年来每天都做的事情,他不用过脑子想仅凭潜意识就可以完美地完成手术前的一切准备工作,他没有发现今天和往常有什么不一样。可是,意外还是发生了,当在小董医生的配合下打开病人的头盖骨时,张家伟突然感觉头昏目眩,拿着手术刀的手不自主地颤抖起来不受控制,他眼前出现了车祸现场妻子惨死的样子,鲜血流了一地,脑袋被挤压得变了型,脑浆不停地向外流。

“张老师,你怎么了?”

对面做助手的小董医生看见他尊敬的张老师脸色苍白,额头渗出了汗珠,那双脑外科第一的金手指今天意外地不停颤抖着。

“你先用纱布覆盖手术创面,然后找人通知刘主任上来接替我,我突然不舒服,今天做不了这台手术了。”

张家伟是手术台上的王者,即使事发突然,他还是很专业地为了病人的安全选择了最恰当的应急方案,从他的王位上果断地退了下来,他本来可以和小董医生交换位置,在助手位指导小董医生完成这台手术,小董医生是他的学生,应该不会出去到处宣扬导师张家伟手术台上手抖的事情。

“老张,你怎么了,早晨没有吃饭吗?看你脸色很不好。”

“刘主任,你先帮我把这台手术做了吧,我有点不舒服,我回去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刘国华有点意外,今天张家伟嘴里的“老刘头”怎么突然成了“刘主任”,手术医生身体突然不舒服,临时找人替代也是常有的事情,骄傲的张家伟不至于因为这点事情突然改变了本性。做完手术,刘国华回到科室办公室,看到张家伟的工位空着,旁边的小董医生正在电脑上书写手术记录,

“小董,你张老师呢,他今天怎么了,身体哪里不舒服?他可是我们科室里身体最好的,号称脑外科铁人,一年365天随叫随到,从来不请病假的。”

“主任,张老师请假回家了,他说下午他去你办公室找你填正式的请假条,他可能想休长假,我看张老师妻子发生意外后状态非常不好,他拿手术刀的手一直在发抖,脸色也很难看,我想他可能真的需要休一个长假。”

“这样啊,铁人张休长假,我们要累上一段时间了,你张老师是我们科室的劳模,他不干了,每天就会多出很多活,不加班干不完啊。”

张家伟下午如期走进刘国华的主任办公室,刘国华本来很不情愿张家伟休长假,但看到这个老同事老朋友精神萎靡如丧考妣的样子,心软了,

“我批你一个月假,你出去走走,精神恢复好了,再来上班吧。”

“算了,我一个人呆在家里心更慌,小梅不在了,但家里到处都是她的气息,我还是来上班吧,只是我没有想到我会因此离开手术台,我看到手术台上被打开的脑袋我手抖,抑制不住地手抖,我想我以后都做不了开颅手术了,脑外科医生开不了颅就算废了,刘主任,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同事份上,你安排我去门诊养老吧。”

这一天是张家伟最悲催的一天,王者年老,只要雄心不死,他就永远是王者。雄心未死的张家伟意外地发现自己真的老了,不行了,他决定快刀斩乱麻,不需要任何掩饰,不需要同事们的怜悯,直接从他的王位上退了下来,他就是他,这是张家伟一贯的作风。

“你确定要这样吗?我看我还是放你一个长假,你出去走走,说不定就好了,没有必要这么着急下结论。”

“不需要了,我知道我自己,明天我去门诊部报到。”

刘国华没有再说什么,看着走出办公室张家伟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张家伟始终是王者,他离开都是这么骄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婚后不久,玛丽苏就怀孕了,正好北大深圳医院也正式成立,张家伟是医院的新人,马上调进北京不太可能,所以玛丽苏直接申请...
    经济的草根阅读 77评论 0 2
  • 张家伟以前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和玛丽苏分手,但真的分手了,坐下来细想,那不和谐的声音从两家开始谈婚论嫁时就已经开...
    经济的草根阅读 68评论 0 1
  • 读完此文感受良多,你若性命相托,我定竭尽全力。 杨海 丁香园 今天 鹰哥说自己当时有些紧张,闭上眼,心里...
    Doxorubicin阅读 77评论 0 0
  • 666
    iapp后台阅读 73评论 1 0
  • 美国第一例草甘膦致癌患者起诉孟山都公司获胜,反转人士兴奋不已,但这和转基因有啥关系呢。 草甘膦是种除草剂,但会导致...
    pptang阅读 2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