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你的命运(32)子曰归来

白敬乞醒来的时候,只有秦知鱼和蓝净芝在自己身边,地上放着三杆喷子和一袋子弹药。秦知鱼靠坐在一棵大树根上,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蓝净芝敲打着脑袋,茫茫然地样子。

“他们放了我们?”白敬乞问。

“没有啊,我们找到枪把他们打伤了,就带着你逃出来了。”蓝净芝说,“但是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走。”

“我们只能朝西走。”白敬乞背着一杆枪,手上拿一杆枪。

“可是山下都是秦墨庵的守卫。”秦知鱼说。

“大哥肯定在到处找我们,我们往西走,找个隐蔽的地方,扔几个手榴弹,搞些动静;大哥自然能找到这边来,然后我们再下去,里应外合,就不怕他秦墨庵了。”

秦知鱼和蓝净芝点点头,这个行得通。

起身的时候,白敬乞拉住秦知鱼,问:“你没受伤吧,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秦知鱼头摇的像拨浪鼓,“没事,我好好的。蓝小姐也好好的。”

“没事就好。”白敬乞亲了她的额头一口,又柔声说:“跟紧我,好吗?”

秦知鱼莞尔点头。

“蓝小姐,关于你姐姐的死,我很抱歉。当时她在学堂里对我太好,学生间便传些不好的话,说她喜欢我。我听着尴尬,就很不待见她。但是她依旧来抓我的逃课,当时我刚学会骑马,正在兴头上,她拽住我的缰绳要我停下来,我没搭理他,用马鞭使劲抽打马屁股。不知为何她的手被绳子缠住,活活在马后被拖死。”

蓝净芝咬牙流泪。

“我年少不懂事,总觉得她是咎由自取,没想到会给她的家人带来什么样的伤害。对不起,蓝小姐,是我做错了。”

秦知鱼愕然,白敬乞果然变了,居然会道歉了。

“姐姐有未婚夫,怎么会喜欢你呢?她就是太善良了。”蓝净芝说。

快到山脚的时候,他们发现了守卫点,于是按照计划,他们朝守卫点连续投掷手榴弹,而后迅速隐蔽。炮火冲天之后,守卫又快速有序地集结,上来搜山。三人尽量在丛林中躲避,不与他们正面交锋。

半个小时之后山下枪声响起。白敬乞知道是自己的人来了,这才宽了心,于是继续扔手榴弹,告知山下人自己的位置。一小时结束战斗,领兵的机械营营长于未然第一时间将他们送回了白家,再按照他们留下的线索去查抄秦墨庵的住处和山上弹药库。

“大少爷,二少爷回来了。”车子刚到门口,就有卫兵喊。

白敬乞他们被迎进了客厅,这时他们才发现客厅里站满了人,认识的有白家人,白敬予、程桀等,不认识那批人也穿着军装,激动地看着他们。

“爹——”蓝净芝冲进了一个硬气中年男人的怀里,痛哭不止。

“我的儿,你终于回来了。”男人安抚着自己的女儿。

后面仆人纷纷跪地,说:“小姐,你受苦了。”

“敬乞,你没事吧。”白敬予也来检查自己的弟弟。

“哥,我没事。”

“不错,这次平安无事地回来了,没有像以前那样浑身是血,剩半条命给我!”白敬予欣慰地调侃,又转向秦知鱼,问,“小鱼,你也没事吧。”

秦知鱼点点头,“我好好的。”

秦湘走过来,看着秦小鱼说:“人没事就好。”

“湘姐,我好饿。”秦知鱼抱着她的胳膊。

“是啊,湘姐,我们又渴又饿,你弄点好吃的给我们吧。”白敬乞也说。

白敬予讶然,他兄弟转性了,会撒娇了。

“蓝督军,你的闺女总算找回来了,这下安心了吧。”程桀对蓝净芝的爹蓝松石说。

“嗯,这次是我错怪了你们,可是我闺女在你们贾庆府走丢的总没错吧。”蓝松石道。

“是是是,我们管理不当,让止戈帮有机可乘,我们的问题。”程桀连连认错。

“说起止戈帮就让人生气,他奶奶的,简直太嚣张,居然敢绑架我的女儿。”

“止戈帮来势汹汹,我们须得强势浇灭他们这股火,一举剿灭了才行!”白敬予慨然道。

“可以,必须痛扁他们一顿,绝了他们进入锦城和贾庆府的念头。”蓝松石道。

“湘儿,你带着蓝小姐和小鱼去换件衣服,梳洗一下。”白敬予见蓝净芝神情憔悴,便对秦湘说。秦湘领命,秦知鱼也跟着他们一起到了房内。

趁着蓝净芝梳洗,男人们商讨大事的时机,秦知鱼溜到后面白家祠堂,找到白虎的内丹,走到亭子里准备解除咒术,没想到,白敬乞走了过来。

“你在这?叶玲知道你被绑架了,在医院里很担心,你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报个平安?”似乎已经形成习惯,他单手揉下她的长发,而后在额头印下一吻。

“可以啊,要不我现在就去医院看看她恢复得怎么样了?”秦知鱼想要逃避这个凡人的温柔,可是刚一转身,又被拉住了手,带到他的怀里。

“你刚回来,需要好好休息,再说,止戈帮的人还在,外面不安全。你现在只能在家待着,哪都不准去!”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呵,怎么会不兴?他拉过她的手,环住他的腰,他搂住她的肩,两人在亭子里无比腻歪地抱在一起,仿佛那就是他们的天荒地老。

“小鱼,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太平盛世,给你一个最好的白敬乞!你只要一直陪在我身边,幸福地看着就行了。”

“白敬乞,如果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秦知鱼呢?”只有一只花妖,流浪在山林间。

“那我就去有你的世界找你,死皮赖脸地抓着你说‘你是我的,别想逃走!’”

“如果你找不到我,抓不住我呢?”

“不是说有志者事竟成么,我这辈子什么都不求,只求与你长相厮守,还能求不到么?哎,一辈子只有短短几十年,而我跟你在一起的时间也是过一天少一天,我们快点结婚吧,好不好?我想要珍惜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一直到白头,那时候我牙齿也掉光了,你也走不动了,我还这样抱着你,不撒手。”

如果真有那个时候,我还是年青的样貌,而你将会被岁月带走。我们注定不能一起白头。

“喂,湘姐做了红豆薏米粥,你们快来吃啊!”蓝净芝站在回廊上向他们大喊。

“你先过去,我收拾一下就来。”秦知鱼感知到白虎内丹在发烫,应该是上面的符咒感应到她的内丹在起作用。

白敬乞笑着离开。

秦知鱼施展千年妖力与上面的符咒抗衡,随之她灵力的不断增强,符咒慢慢被抹去,内丹逐渐通透,而后被缚的白虎之灵渐渐觉醒,终于一跃而起,当空吼叫三声,气吞山河!内丹迅速变为通透的金色,熠熠生辉!

觉醒吧,秦湘,我的白虎!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件事办得如何?”白敬予又说。 “已经将倪燕笙对程卓的爱意转移到程瑞身上,明日应该就能知晓。” “很好,回去休息...
    雪拈忆阅读 234评论 1 3
  • “你们怎么也被抓来了?”蓝净芝天真地问。 “就是被抓来了啊。”秦知鱼想这问的有点奇怪,不管怎么都是被抓进来了啊。 ...
    雪拈忆阅读 191评论 1 4
  • 三人收拾心情,继续找下山的路。弯弯绕绕向下,居然发现一小片空地,空地上一巨石上书写个鲜红的“道”字。秦知鱼忍不住多...
    雪拈忆阅读 99评论 1 2
  • 一天,乌鸦又找到了一块肉,又碰到了那只狐狸。乌鸦想这次我一定不能再上当了。 狐狸装出很可怜的样子对...
    观潮鱼阅读 422评论 0 0
  • “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陪你慢慢变老。”但是,老爸老妈,我呀,想陪你们慢慢慢老。 今天是十月份的最...
    丸子二号阅读 155评论 0 1
  • 拖把摔断始末 文/前行者 那夭,我要去县人民医院打点滴,约好8点到,当天起得早、沿街边走途径县信访办对面第二间店...
    前行者1一常德一自由人阅读 18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