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3

    梁熹光

          我的运气一向不好,所以遇见你,就会情深不寿。         

                                            2014年9月阴

                     

                                一

              猫一般对谁都有强大的好奇心,只要他们乐意。

            高二文理分科后,我处于与老友分开的孤寂,本来就不太喜欢与人相处,而在竞争激烈的四班,更让我心情压抑。

            课下的沉默与课上回答问题时,我那响亮的声音和周围寂静一片的反差,成了我唯一证明还在呼吸的常态。也是别人口中所谓的存在感。

          我想日子就会这样,一直到高考结束吧。

          像往常一样,林森木看着被玻璃隔离的外面,黄昏橙黄的暖色一点一点消失在远空的树影上,离开这属于它忧伤而又灿烂几分钟。

        玻璃上反射着林森木的垂耳短发。好像一切都在按照某些计划进行着。

          而在一次普通的课堂上,那位被我忘了名字的老师,喊了一个陌生的名字,平海。

            后来他说,我叫平海,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希望和大家一起愉快的相处。

              当时林森木没有怎么去看这个穿着灰色体恤,牛仔裤的男生,事不关己的翻开了今天要做的习题。

            晚自习大家都一片静默的翻着书,连蚊子的声音大家都放任它,随意来回在几平米的地方旅行。它看起来,好像是没有什么忧愁,只是一直的想着飞。林木森好像可以感受那嗡嗡声的背后一般。

            第二天,新来的平海已经和他周围的同学打成了一片,而林森木还是没有发现这个班级有什么变化,日子还不是一样的三点一线,该睡觉的课间还是照常。

          林森木第二次听到平海的名字,是同桌汤西敏说,这次月考,你猜谁第一,一中的四班,第一就是考北大清华没问题的大神呀。

            汤西敏,感叹着,不是李宁啦。林森木面色平静的示意汤西敏继续说,内心已经很八卦很起伏的想知道谁超过了一直连霸第一的李宁。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有点激动的汤西敏说,新来的平海,你说他的IQ是多少。

            林森木说,噢。便又翻起了手边的书。心想,这人是谁?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抬头扫了下人群,没这个人呀。随后在前门便看着一群人拥着一个人进来,是他。

            当时的我没有在意,后来却充满好奇的被这个长相不出众,却又说不上来什么理由的平海吸引着。可能是他不羁的笑容吧,我没有见过谁那么开心的笑过。

            许久之前的东西,又回来了。只是当时的我没有明白什么过来,那是什么样的心情。

            林森木在课堂上,自己的脑袋总会不听话的看坐在最后排角落的平海,有时会对上平海那双漆黑的眼眸。而后又好似我只是看后面的钟表一般,转过自己的脑袋。

          平海那双眼就像升在夜空中的灯一般,比繁星璀璨,好像更能懂林森木的莫名其妙。

            后来的体育课,平海总是和其它同学打篮球,林森木就在图书室拿着书,看着一次又一次起跳的平海。而后又安定自己的心情,克制自己对平海的好奇。

          日子好像除了多了一份好奇,其它的还是没有多少改变,没有接近,只有关注。

                                  二

            如果我也是一只傲娇又怕受伤的猫。

            一次月考后,平海坐到了林森木的旁边,依成绩,大家自由选择同桌。

              他们有大概一周的时间没有说话,但林森木帮平海一直整理桌上的书本,后面的同学李宁调侃高冷的林森木,你怎么给平海收拾,不给我整理呀?林森木平静又好像被谁发现了什么。

            我就是顺便就整理了呗。

            后来平海也没说什么给别人,问林森木,你帮我整的?

              噢,林森木并没有看向平海地轻声说。

              那谢谢啦。

              便又恢复了沉默。

              晚自习后,林森木还继续慢慢地翻着习题,她想晚点走,这样9点多的夜风,黑夜,树影,就是她一个人的,她可以骑着自行车在其中穿行,稍微低点的柳树会滑开的她额前的碎发。

            这份宁静与安逸是林森木一天中最快乐的时间,没有吵闹,没有书本,只有自己和哼在耳边着的小曲。

            感觉大队伍走的差不多了,林森木随意拿起一本书,走到了自己的自行车前,开了锁,在路上还是像往常一样的舒适,放慢了蹬脚踏的动作,希望此刻慢点。

            平海突然从后面冲出来,飞速地与林森木擦肩而过,后来林森木又骑到了平海前面,平海再也没有超上来,林森木在第三个转弯处停止了直行,与平海的自行车分开。那晚的时间比任何一天都过的快,林森木心里却说不上的开心,兴奋,心脏都在雀跃。

            或许没有语言,我对你的好奇比你想象的还要多。

            第二天,好像昨晚他们没有那场比拼骑行一样。语言在他们之间显得那么少,或许言语不能将我的感觉表达万分之一吧。

              林森木不知为什么会对平海那么冷,但是却又控制不了自己。这晚,林森木发现自己的自行车坏了,便走着回了家。第二天老友吴昕帮忙将自行车拖送回了家。

            看来这几晚你都得走着回家了,吴昕有点幸灾乐祸的撇嘴给林森木说着。林森木白了一眼吴昕,便没再说什么。

              走在夜里真的很无聊,也没心情唱什么小曲了,只想着快点回家。

              要坐么?平海出现在林森木的旁边停下来,询问正在无聊的发愁多久到家的林森木,正在思考坐不坐的林森木,自己却不自觉地走到了平海的后座。

              这样穿行也挺好的,自己都不用费力蹬,心情还是比较好的,林森木不自觉的哼起了歌。

              这么老的歌,你喜欢,平海问着还在后座琢磨手放在什么地方才不会被摔下去。

            被突然询问,林森木停止了嘴里的调,说,是啊,我觉得挺好听的。

              夜风吹起林森木的发梢,林森木等待平海的下言,却再也没有什么平海的声音,便到了回家的路口, 说了句谢谢。便走进了没有灯光的巷子。

            小木,你的自行车修好了,明天就可以骑了。林妈妈给刚进门的林森木说着,林森木应了一声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打算着明天还是不要骑自行车了吧。想着,都不知道自己的嘴角都上扬到了天花板上去了。

            连续几天坐着平海的车,林森木说不出的快乐。夜里的一切变得无比香甜,风都会笑了。只是在学校他们还是一样不说话。

            一切还是和以前一样继续着。

            有次,林森木很慢很慢的走着,等平海出现,问自己要不要坐。可是那天平海迟迟都没有出现。林森木觉得是不是自己一直坐,平海有点不耐烦了。

        第二天的平海又出现了,像往常一样问,你要不要坐?

          林森木却违心的说,不用了,你先走吧。

        后来林森木骑上了自己的车,和其它班的同学同行,再也没有了香甜的夜。

          平海也在其中,他认识其中一个男生,所以每晚还是一起回家,只是没了什么交流。

            吴昕问林森木,你想考到那座城?

            江苏,我想去,有白墙黑瓦,树影,流水的地方。林森木有点声量提高的说着,好像不只是给吴昕说的。

            你们呢?林森林问一起骑行的人。有说重庆的,上海的,北京的。可就是没有等到平海说他想去地方,林森木有点闷闷地继续和吴昕走神的聊着。

          最尴尬的事情在两周以后的自习上,林森木的生理期来了,她没有备用的卫生棉,便将自己白色的校服压在椅座上,能感觉到白色校服完了。林森木如坐针毡的等待下课的铃声响。

            平海放下笔,出了教室,课铃响了以后,林森木多希望教室的人走完,她就可以站起来了。可惜教室还剩三三两两的人,平海有点喘气的走到林森木的桌前说,给,我的校服,便转身走掉了。

            林森木看着放在桌上的白色校服,怎么给我这个,心里有点嘀咕,拿起平海的校服,原来那白色的校服里面有包卫生棉,突然明白过来,脸上一下红透了,她能感觉自己的脸已经熟了。幸好平海放下就走了。

            第二天,林森木将校服还给了平海,说了谢谢。还是话不多,一样的不熟悉。

          后来平海和林森木分开坐了,平海坐到了最后的窗户旁。只是没有以前那么爱闹了,整个人都安静到了黄昏里。

          他对林森木说,你和我想的不太一样。这样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解脱。

          可能你热情如火,却始终温暖不了一块石头,你便放弃了。可是谁知石头是害怕受伤的猫。

             

                              三

              我还是如猫一般的思念你

        高考结束后,曾经一起夜行的伙伴相约,一起去了江边放孔明灯许愿,那天好多高考结束的同学都不约而同的到江边放灯,祝以后一切顺利。

        林森木和平海都在其中。

          一望无际的江边,夜幕下,随着一盏又一盏的灯升入漆黑的夜空,点点的暖黄覆盖了头顶的黑,繁星的光芒被满天的孔明灯掩盖。就像一片漆黑的布,上面漂满了无数发着黄色光的萤火虫。

          人群中有人吹口哨,有人哭泣,有人大喊,一片兴奋,热闹都随风随灯去了那晚的夜空。再也没有回来,连记忆都开始模糊。

            而这以后,平海也在林森木的生命中不见了踪影。高考结束,是另一场分别的开始。

              一切好像他不曾打扰的样子一样继续着,只是心脏上多了别人看不见的低落陪着林森木后来的三年。

            后来断断续续的听说,平海之所以转校,是因为他父亲生意出了问题,才会从省外来借读的,他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他的母亲。再后来没有人再有他的消息。林森木只是做了一场遇到你真好,怎么和你相处,是我的难题,分别是我再也不会拥有你的生活。

            而林森木也没有上大学,家里出了事,不过她还是去了江苏,只是希望能遇见平海,万一平海听到了她那夜说的话,可是只有平海影子的人,没有那个说分开是解脱的平海。平海,再遇到你,我一定会为你敞开心脏,不怕是不是会受伤,会不会没有结果。

            两年前,有个同学说平海在打游戏,有平海的号,林森木问他要平海的号,却没有什么下文,只是说平海很好,在江苏上大学。

            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三年,林森木放下所谓的谁主动,谁傲娇,便又不受控制的问别人要平海的联系方式,结果对方打过来说,平海有女朋友了。林森木心像被注水一样,压抑着这些水一拥而出,还是晚了一步。

            什么时候?林森木机械的敲打过去。

            今年,好像是。对方说

            林森木说,噢。

            便关了下了线。

          平海,你开心就好,你是不是遇到要你觉得在一起不会煎熬的人了。你的好意也会得到别人的回应?

            林森木却躲在了自己的被窝哭了一夜,第二天想没事人一样给别人煮着咖啡。

            林森木和一个朋友合开起来了咖啡店。店名,春风十里。那个朋友问为什么是这个名字,林森木说,等着你,一直像春风一样。

            遇到好多还不错的人,追求林森木,可她对谁都婉言拒绝。以致后来也没有人给他介绍对象了,便一直单身了下来。谁知道好奇一个人后,你的好奇心便再容不下其它人。春风再不羁,也会在某一季节,吹某个方向的气。

            遇见,便是我的幸运,错过,便是我的遗憾。

          林森木在自己的Facebook 写上了这样的话后。便卸载了软件。那里面都是这些年她对平海的记忆,和对自己的愤怒。

            那天阳光明媚,陈宁翔拿着一束暖黄色满天星,来到春风十里,和林森木坐着聊天。

            你知道吗?平海的女朋友和你有点像,是对方追的平海,之后平海就和人家姑娘在一起了。

            噢。林森木没有在翔子面前过多的表现自己的情绪。

            转头去看了那束暖黄色的满天星,想起了那晚满空的灯,随风向远方更远处飘去。还有她那因不懂相处失去的平海,也是那么的失去了。

        梦中有时还会梦见平海站在她的左侧,那天对自己的介绍,只是已经韶华已不再,在意的人已有了新的生活。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我是平海,希望和大家一起愉快相处。还有梦中他和别人那不羁又温和的笑声。

                                四

 

          某天,林森木收到了一封陌生邮件。

          林森木,你还好么?我要结婚了。

          我很希望你也会遇到一个懂你孤寂的人,懂得以怎样方式去照顾你的人,陪在你身边。

          告诉你一个秘密,当年你的自行车是我弄坏的,谁要你那么不平易近人的,这种方式也是没办法。后来被陈宁翔发现,将我的车轮坐扁了,都没法继续我的计划了。我很好,我去了这些年你去的每个地方和我未婚妻,我已经习惯了她的陪伴,也很喜欢和她相处,我遇见你很幸运。

          高考后,我去了江苏,当时你不止一次给别人说你要去黑瓦白墙的地方,我想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你会不会对我就没有那么冷淡,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忍不住的想去靠近你,可能就是情不自禁吧,但这怎么能去说,在江苏一直等你的心情呢,我没有你的一切联系方式,却想和你制造偶然相遇。

            前两年,我一直不时的上线用原来的号打游戏,只是为了通过共同的同学联系你,但是你好像还是不太搭理我。他说只知道你过的还不错。

          后来我遇到了我未婚妻,她听我说,你这个让我头疼的女同学,林森木。她说,或许你很在意我吧。

          但是,我想说,很久以前我对你很好奇。

          希望你幸福。

                                          2014年,平海

         

            林森木没法质问任何人,注定错过,何必追究什么,我不会去你的婚礼,我不愿看到别人幸福的拥有你。

            但我希望你过的比我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今天教小五男生打篮球,熟悉我的人一定觉得很奇怪,甚至会质疑。因为你们几乎从未见过我打篮球。我打篮球应该是十多年前...
    米雷聪聪阅读 53评论 0 0
  • 船长把手插进他的衣服口袋里 船长说 我找不到一个人比你还清醒 你打算什么时候前往无人岛屿 他说: 大陆动荡 岛屿安...
    大树怪阅读 78评论 0 2
  • “你根本不就不是喝水都胖的体质 你是吃了炸鸡布丁冰淇淋奶酪蛋糕巧克力,一转眼就全忘光了,以为自己只喝了几口水的健忘...
    WYY_阅读 3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