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女中豪杰|奈何小酒馆》

字数 3478阅读 159

鬼谷

树叶似羽毛在空中飘荡,滑落的弧线缓慢而寂静。

“啊,好无聊啊!”一声响彻于耳的叫声将寂静打破。

“好无聊啊,我快无聊死了。小楼师兄出谷办事,林枫师兄一年到头不着谷,凌波师姐又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也是时常不归谷,如今叶子姐姐也出谷了,好无聊啊……”十八趴在竹亭石桌上百无聊赖说着。

“流沙师兄,红衣师姐你们不无聊吗?”

“小十八那我带你去个好去处啊,保管你不无聊。”流沙一屁股坐在十八对面石椅上咧嘴狡颉敲了一下十八的头说道。

“什么好去处?”十八顿时来了兴趣,两眼灼灼看着流沙。

“去了便知。”流沙双手环抱于胸前卖着关子神秘兮兮笑着。


街市

三人立于熙熙攘攘,热闹不凡的街市上,准确的说是立于一个小酒馆门前。

奈何小酒馆

酒馆里的酒香弥漫着这整条街市,街市上熙熙攘攘过往的行人闻着这酒香亦犹如开坛小酌了几杯,更为忙碌疲惫的行人开启了兴头为此街增添了几分醉意。

“奈何酒馆?”红衣念了念眼前酒馆被风吹的轻微晃动旌旗上的字。

“好香啊。”十八闭眼感受这醉人的酒香。

“这便是你说的好去处,莫不是你自个想喝酒便寻思的借口吧,流沙?”红衣淡笑看着流沙。

流沙笑而不语,十八却等不及往酒馆里面跑进去了。

只见里面热闹非凡,却不似平常的酒馆。里面没有喝闷酒的,个个都兴致勃勃,聊着话题。

只是让人好奇的是里面竟还坐着一个脏兮兮的乞丐在大碗大碗的吃着酒,掌柜也没将他驱逐出去,酒客也丝毫不嫌弃,反而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位乞丐,等待着什么。

十八不解的看着这个让人充满好奇的小酒馆。

流沙自顾的走到一张酒桌坐下,红衣打量着酒馆依坐。

“流沙师兄,这里为何还有乞丐喝酒?”十八不解的问着流沙。

“哟,客官是头次来吧?”说话间小二便端着酒招呼着过来了。

看着小二端上来的酒壶却也别致另类,酒壶通透的瓶身上雕刻着各色的叶子。

“你怎知我是头次来?”十八问着小二。

“若客官不是头次来,必不会对我们酒馆这种现象好奇了。”小二笑着回道。

十八话还没说完小二忙着就去了别处端酒。

“这个奈何酒馆呢,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流沙嗅了嗅手中酒杯里的酒看着满脸疑惑的十八笑说道。

“何不成文的规定?”十八好奇问道。

“奈何酒馆,无论何人皆可入其饮酒,如若贫穷身无分文无法付钱者,只需讲一个精彩的故事便可,无需支付酒钱。只是这个故事可得精彩,让大家拍手叫好才行,不然这等白吃白喝的行为下场可就惨了。”流沙啜了啜杯中的酒缓缓说道。

“这个规定倒是有趣。”十八把玩看着手中刻着不同颜色叶子图案的酒杯说道。

“那你们可知定这个不成文规矩的人是谁?”流沙神神秘秘,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俩。

红衣转动握在指尖的酒杯看着流沙。

“是谁?”十八却耐不住一把抓着流沙的手臂摇晃着问。

“自然是你的叶子姐姐了,小十八。”询问间一道柔和的女声传来。

闻声转头,只见身着一身浅色青衣,长发用一根木簪简单的挽于身后,眉目笑兮看着他们。

“叶子姐姐,原来这个酒馆竟是你开的,我说那日你出谷干什么去了,至今未回。”十八忙上去抱住了叶双。

“是啊,可不就是我开的。”叶双用手捏了捏十八的鼻子笑着说道,走到流沙,红衣桌前坐下。

“也只有你能想出这种成文般不成文的规矩了。”流沙将杯中酒水饮尽笑着看着叶双说道。


说话间那名乞丐喝的微醺,怀中抱着一坛酒,脚步虚浮走上评台。

“好酒……好酒……”那名乞丐一屁股坐在台上,对着灌了几口酒醉醺称道。

“今日……我就讲一个红颜薄命奈何爱上门不当户不对的穷书生。”

“红颜薄命,只是不知这红颜在何处?哈哈哈……”台下有人打趣乞丐道。

台下酒客哄哄的笑了起来,或许只有叶双看到了那乞丐嘴角的一丝苦笑。

乞丐又灌了口酒,眼睛看着窗外的云又好似并没有云,仿佛看着很远很远的地方,缓缓说道。

“那年元宵灯会他与她相遇,本就是个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情人相会的好时情却也是他们错误情缘的开始……”


“小姐你慢点。”一个小丫鬟追着前面提着灯笼旋转跳跃开心的女子喊到。

女子红衣轻纱,旋转,轻灵。

发丝飘扬,美目盼兮。

“小环你快点。”女子转头对丫鬟笑说道。

一个转身撞进了心系此生的怀中。

柔软青丝,轻柔划过他的颈脖,清香飘浮。

温暖玉香,环于怀中。

“姑娘你没事吧?”一个翩翩白衣少年郎些许担心的看着她。

他的怀中有一抹淡淡的墨水香还夹着丝丝醉人的酒香。

“哦,没事。”她回神红了脸。

那晚,淡淡的墨香萦绕在她身旁,丝丝酒香迷醉了她的心神。

那晚,柔软的青丝缠绕他的心间。

“那次他俩一见钟情,或许是那晚的月光太柔,又或许是那晚的灯笼影射出的光太过红润,柔进了他们彼此的心田了。”乞丐眼泛柔波,微弯嘴角。

“自那以后他们见面频繁,她不顾父母的反对,世俗的规矩,门第的条条框框,他们约定终身,许下前缘,而他更是许下诺言他日高中状元定风风光光的将她娶回家。”


晨风轻抚,微凉,舒缓。

“那日他们依旧约在竹亭见面,他将他贴身的玉佩赠送于她,她将她亲手做的香袋给他,他们情意深种。”

“他好像喜欢喝酒,她总能闻到他身上淡淡醉人的酒香,她轻轻靠在他的怀中,他独有的气息缠绕在她周身,鼻息。”

“他轻轻环住她,他想此生与她相遇再无他求。”乞丐讲着,温柔了双眼。


“那日细微的雨朦朦胧的下着,她撑着伞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雨那样轻,风微吹,意微凉,飘浮的进入伞中扑在脸颊,进到眼眶,润湿了眼。”

“他走后父母逼着她出嫁,她却是以死相逼父母才做罢,可谁又能料到她苦守着那些美好誓言等待他的日子京中传来消息。他依言高中状元,却也娶了别家富贵之女。”

泪无声滑落,约定的誓言在以往苦守期盼的日子里撕碎成片,那般疼痛。

“他来寻她之时,她已不在了。他从丫鬟那里得到了她写的最后一文书纸。”乞丐仰头缓缓灌了口酒,用衣角胡乱的擦着嘴角的酒水。

叶双凝眸看他,不知你擦拭的是酒水还是从眼角不经意滑下的泪?

“只见那文书纸上写着”

“此生与你相遇我不曾后悔

只是你终究负了我  我不怪你

奈何我们生于俗世,条条框框,牵绊不断

我走了,

我带着我们之前一切美好的记忆走

我不会孤独,我也不是什么也没有

愿来世不再相逢。”

“呵呵……愿来世不再相逢,海誓山盟,前生约定终是抵不过就要流言蜚语,经不住时间的考磨。他并没有娶什么富家女子,心中只牵挂着她,最终他没有去任职做什么状元郎,约定的人不在了,做状元还有何意义?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乞丐叹息哀声。

“那乞丐,这个故事可是你杜撰的?”一名酒客问道。

“手中有酒,台上有故事,故事只要精彩能让酒客拍手叫好,情至于身便可,至于杜撰是否概不追究。”叶双看着台上那位眼中有浓的化不开忧伤拍手说道。

接着台下响起一阵掌声,有些动情的酒客竟也湿了眼,用衣角轻轻擦拭眼角。

“好个有酒亦有故事的酒馆。”流沙朗声赞许看着叶双举杯说道。

“我这个奈何小酒馆随时欢迎各位有故事的江湖人。”叶双握杯与流沙想撞。

“叶子姐姐,为何这酒杯上刻着各种颜色的叶子,叶子不是绿色吗?”十八好奇问道。

“叶子虽是绿色但终究要枯黄飘落,亦如千变无奈的人生,虽多姿多彩,终无奈结局终此一生。”叶双看着手中转动酒杯上的多姿多彩的飘叶。


好酒尽,故事完,酒客稀稀散场。

“你这乞丐也吃了好些酒了,还赖着要拿酒。”若凡和乞丐在一处纠缠吵闹。

“小凡给他酒。”叶双走过来说道。

“你,可愿意留在我这个酒馆帮忙?那样你便不愁没有酒喝。”叶双看着乞丐说道。

乞丐看着叶双,目光顿住,霎时微微点了点头。

“小凡,带他去整理梳洗一下。”叶双对若凡说道。

若凡将乞丐带进内屋,过会便出来坐在叶双对面。

“掌柜,为何收他?”若凡不解问叶双。

“没看见我们酒馆忙的不可开交,正愁人手不够,我们现下正缺个文墨极好的人将每日讲说的故事记录下来,眼前有个现成的为何不用?”叶双抿酒说道。

“他一个乞丐,怎能有什么好文笔?”若凡嗤鼻道。

“人家堂堂一个……我说小凡凡你现在很闲是吗,这么多酒桌不用收拾了?忙成这样你还有闲暇在这聊天?”叶双撑着脑袋笑着说道。。

“你还知道忙啊,那还不是因为你把什么事都交给我,自己倒是悠闲自在,在台下喝酒听故事,我忙的应接不暇,找不着北,也不帮下忙,你还有理说忙……”若凡小声蚊子般喃喃道。

“说什么?小凡凡大点声,你掌柜的我听不到,有啥想法就说出来,我改正啊。”叶双凑近,用手搭在若凡肩上,一脸坏笑的看着若凡。

“没有,没有,掌柜的很好一切都好,无需改正的地方,每天听听故事再评一评就好了,店里的小事丝毫不用你费心。”若凡屈于叶双的淫威之下咧着牙对叶双说道。

叶双挠了挠头皮,看着遛烟招呼客人的若凡,想着,好像当初若凡也是她拐骗来的。


奈何,奈何,一生无可奈何。

终究,终究,一生何所终究。


题外话:

(奈何小酒馆欢迎江湖各地的酒客来品酒,讲故事,听故事。另外  本酒馆招募店员,有意者皆可报名૧(´৺`)૭哈哈)

武侠江湖

琅琊令之女中豪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