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

      我曾经很爱吃奶糖。

      在我一年级的时候有个男生,小麦色的皮肤,个子很高,比我高,比全班男生都高。我擦不到黑板上的粉笔灰的时候,他会嬉笑的抢过黑板擦一跳就能擦掉。我觉得他笑起来很好看,许多女生也觉得他很好看。

        我们那个班是学校里的寄宿班,只有周三和周末才可以回家。姐姐和我一个学校,比我高一个年级,上的是走读班。我不喜欢住校,总想回家。于是在每天都会在放学时守在门口等着姐姐,想趁门卫叔叔和老师不注意时溜出去和她一起回家。也许是因为这样所有老师和值班的门卫叔叔都认识我了,而每一次我都会被拦住,被门卫、被老师、被高年级的学姐学长,每一次我都会哭的撕心裂肺,那个男生也总会在我被撵送回去时给我颗糖,是回答问题得到的老师奖励的那种奶糖,然后小声的安慰我,“我给你吃糖,你别哭”。

        我们学校有个大礼堂,老师常会组织我们看些电影、电视、动画、动漫,其实我们也并不看的懂。一般都是我们做着自己的事情,屏幕里放着视频,倒是老师们常看的津津有味。我和他之间常常是隔着几排人的,有时他坐我前面,有时他坐我后面。我喜欢他坐在我前面,因为偶尔能看见他侧过脸,笑的很好看,像甜甜的奶糖。

        有一次很难得的他就坐在我旁边。我们之间隔着一条过道,那是最后一排,只坐了我们两人。屏幕开始播放时他将脑袋偏向我这边小声和我说,“你好可爱,我喜欢你,等我长大就把全世界最好吃的奶糖送给你。”虽然时光久远,记忆生锈,我已经不太记得自己当时说了什么,可是却知道因为是转校生的缘故,我曾受到不少排挤和欺负。而他是那个时候为数不多的对我释放善意的人之一,帮我擦黑板,给我糖,安慰我……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没过多久我就转学了,时至今日于是再也没见过他。

        虽然关于“喜欢”我从来不懂,却也知道幼时的稚语当不得真。但是回想起又觉得十分可爱,是孩童的烂漫天真永远不加掩饰,可以融化了天边的太阳。

        如今我长了个子,不用踮起脚也能擦干净黑板的灰;我有了很多的朋友,我们有共同的话题和爱好;我也不再排斥寄宿,一个人叠被洗衣也过的井井有条……每个人都夸我独立又坚强。

        也许是因为在那些需要柔软包裹的岁月里,我吃到过世界上最好吃的奶糖,也许又因为我从那之后也再没有尝到过被温热的手掌捂着有些软化的甜甜的奶香。

        谢谢你,李定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奶糖不是真的糖。奶糖是一只兔子。 一晃奶糖来到我的生活里已经三个多月了,那时候k在朋友圈看到朋友转赠...
    钰见你阅读 79评论 0 0
  • 最近吃多了大白兔奶糖,总感觉牙齿酥酥的,可能应该是蚜虫在慢慢侵蚀我的牙齿吧。 说到奶糖,便又想起小时候在外婆家度过...
    小猫白阅读 42评论 0 0
  • 落日拉长着我的影子,倾泻在红色的跑道上。我喜欢把干枯到纹理分明的落叶放在手心,沿着棱角撕开,分明听到撕心裂肺的声音...
    汩汨阅读 55评论 0 0
  • 文/卞客 炎炎夏日,太阳蒸着整个校园,一切事物都摇曳着微微的热气,快要窒息一般。 我抱着书,迷迷糊糊的往教室走,脑...
    卞客阅读 107评论 0 1
  • 这几天,朱茵在《王牌对王牌》里的惊艳扮相上了热搜。 她一衫白衣,眉目风情地牵着小毛驴,走过盘丝洞,步履温润。回头微...
    BiuGals阅读 3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