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

    杀手生来并不是个杀手,他是个孩子。孤儿。

    是在一个没有曙光的清晨,天气阴沉,他被一个叫S的男人收养,那个他张口想要喊爸爸却被捂住嘴要求喊“长官”的男人。

    杀手组织。他长大的地方。一个把他生命所有的意义都定义为杀戮的地方。

    S告诉他,带他回来,就是成为一名杀手,或者说,被成为一名杀手。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是孤儿。”

    组织里最不缺的就是杀人的专家,S是长官,也是一名出色的杀手,他的武器,是藏于袖中的匕首,取人性命,血不沾衣。

    进入组织的第三个月,S给他送来了一把匕首。

    “生日快乐。”

这是杀手人生第一次得到生日祝福与礼物。

“为……”

“你是我带回来的,我也得给你点什么。”

S教给了杀手毕生所学。例如,持匕首如握冰锥,刺敌锁骨下动脉,一旦刺中,无法止血,敌数秒内死亡。

一年又一年,杀手成为了顶尖的杀手,但助他出色的行走在生死边缘的,不是匕首,是枪。

在组织的档案中,关于杀手的枪法,只有八个字,弹无虚发,一枪毙命。几乎所有人都畏惧他的枪,但也只畏惧他的枪。因为档案里也记载,在没有枪或是枪被夺走的任务里,杀手最终都会失败。

“为什么不用匕首?”S问过他。杀手没有回答。

S想,杀手也没错,干这行的,的确不能把自己所有的本事展现出来。被人了解得越清楚,离死亡也就更近。组织里几乎所有的人在明面上的本事之外都有外人所不知的必杀技,只是,杀手会匕首,这一点连组织最绝密的档案里都没有记载。

杀手的枪是无敌的。当杀手登上组织里的排行榜上时,杀手之间流传起这么一句话。组织里的排行榜是根据杀手的个人实力和任务成功率进行的综合排名,名额只有十位,能登榜的,基本就是组织里的佼佼者。而在排行榜越靠前,每次任务成功后得到的赏金分成更多。

S很开心,他看到自己选择的人成长为如此强大的存在。但他有时也会不甘地想,要是杀手愿意用匕首的话,登顶排行榜绝不费力。S不止一次劝过杀手,杀手却表示,哪怕是生命受到威胁,手边只剩一把匕首,他也不会用。S每每只能无奈的摇头。

杀手登榜一个月后,组织里多名出色的杀手在几天内在不同的地方被杀死,有的在家中,有的在执行任务的途中,但无一例外的,都是被枪杀,一枪毙命。除此之外的相同点,就是被杀的都是榜上有名的杀手。

组织里人心惶惶,人们说,是杀手想要登顶排行榜所以对榜上有名的杀手进行清洗。而这种推论也不是空穴来风,因为这杀人的枪法的风格,与杀人在平时执行任务时如出一辙,一枪,便夺人性命。组织里的人都知道杀手是S带回来的,要S去质问杀手,搞清楚真相,S怒吼着告诉所有人,杀手不可能为了名利而杀人灭口。人们理智的劝他,不管他是什么人,我们只是希望你能当面去问问。S终究还是去了。

“你……?”

杀手抬了抬头,顿了顿,“谢谢。”

S愣了愣:“嗯。”

“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等等!你……走吧,没事。”

质问的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意外的是,之后再也没有人死过,而杀手也意料之中的登顶了排行榜。

事情虽是过了,却远远没有结束,上次S回来后便再也没有杀手被杀,让大家隐隐觉得事情与两人有关。但各方积怨,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生日快乐!”已经是杀手被S带回来的第十个年头了。

S递过来一个礼物盒和档案袋。

“礼物。”S又指了指档案袋,“里面是新的任务。”

杀手接过,同时发现S手里还有一个档案袋。

“哦,组织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心血来潮,说是有个任务必须得我去完成,哈哈,我这种老家伙,手脚也不麻利了,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任务非得是我才能完成。也罢,就当做收官之作吧。”S注意到杀手一直盯着自己手中的档案袋,便解释道。

“嗯,活着回来。”杀手也没有再往下问。

“那我就先走了,记得吃生日蛋糕,对,还有许愿。”S笑着离开了。

杀手拆开了礼物盒,里面躺着一把锃亮锋利的匕首,上面刻着S的名号。

“喂,是我,我回来了,方便出来聚一下吗?”

“怎么样,成功了吗?”

“……还不清楚。”

“别担心,会成功的。”

“你的任务呢?”

“我的?哈哈,早就失败啦。果然啊,老了。唉,老地方见吧。”

S挂了电话。是杀手打来的,任务完成了,约他喝酒。这几乎是杀手开始执行任务以来的习惯,只要成功完成任务归来,就会找S喝酒。

“李妈,我早几天买的药呢,你放哪去了?”李妈是S请的一个孤身老人家,照顾了S十多年了。

“这呢,怎么啦,又犯病啦?”

“没事李妈,您不用担心,对了,我等会得出去出一个任务,您啊,就不用等我吃晚饭了。”

“工作忙归忙,要注意身体啊!”

“行啦,我走了啊。”S把药迅速给吞了,取过衣架上的大衣披上,打开门准备出去。

“对了,李妈,床底下有个盒子是留给您的。”S回过头交代完了最后一句。

已是傍晚时分,街上都是赶着回家的人,行色匆匆。S抄了条僻静的小道,这能快点到达约定的酒馆。

S一边低头看表一边快步的走着,忽然发现不远处的路边坐着一个人,手里玩弄着一把枪。是杀手。

S继续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停住,“怎么在这里?”他问。

杀手用一块布擦拭着枪身,继而站起来,举起枪瞄了瞄S,然后又放下。

“我的任务不是还没完成吗?”

“那你怎么喊我出来喝酒。”S微笑。

“反正也顺路。”杀手有些冷漠的回着。

“哦?是吗?”

杀手不语,拿出档案袋里面的一份资料看了看,忽然抬起头问S:“长官,请问枪怎样杀人最快呢?”

S依旧保持着微笑:“从眼睛射入,击穿脑桥能使人瞬间毙命。”

杀手也笑了笑,掏出一个打火机,把拿出的资料点燃了,资料上是关于S的档案。

“S,男,41

第一武器:匕首

第二武器:枪

注:本人枪术精湛,用枪时危险程度不亚于其用匕首……”

“真的是你吗?”

“是。”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带回来的,我一定得给你点什么。”

杀手突然回想起他刚进组织的时候S给他庆生时候的情景,他有些崩溃,冲着S大喊

“可是我并不稀罕那所谓的排行榜第一啊!”

“可是,我稀罕。” S点燃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做我们这行的,向来只有生和死,有第三个选择吗?没得选的。你不强,别人就会来害你。生存可是建立在他人的恐惧里的,没人怕你,你怎么活啊!”

“我够强了啊,组织里没有人能强过我的枪!我已经够强了!”

S掐灭了烟,摆了摆头:“NoNoNo,你本可以成为最强,但是你不愿意。那没办法,只能我帮你咯。”边说着,S边耸了耸肩。

“可是…”

“不用可是了,杀了我,完成任务,成为最强的杀手,活下去。”S望向杀手。

杀手迎上S的目光,对视了许久。而后叹了口气,把一直紧握在手中的枪丢掉,掏出了一直藏在袖中的匕首,正是杀手22岁生日时S送给他的匕首。

“谢谢你成全,让我死在自己的匕首下。怎么样,小时候教你的匕首怎么样一击必杀还记得吗?”S有些欣慰,杀手果然明白他送他匕首的意思。

“记得,刺敌锁骨下动脉,像抓握冰锥一样握刀。抽刀时,应摇晃刀刃以尽量扩张伤口。一旦刺中,血流不止,数秒身亡。而锁骨下动脉,在锁骨与肩胛骨之间皮下约6.5

厘米处。”

S点了点头,闭上眼,保持着惯有的微笑:“来吧,别让我太痛苦。”

杀手看了看面色坦然的S,苦笑了两声,左手定位在锁骨与肩胛骨之间,右手高高举起,有些哀怨:“如果可以,我还是挺希望叫你一声爸爸的…”

S察觉到有些不对,忙睁开眼,但为时已晚,他只能目睹着杀手把匕首深深刺进了自己的锁骨下动脉。

“不!”S大吼着冲向瘫倒在血泊中的杀手,抱在怀中。杀手还有一丝余息尚存,他抬起紧紧握拳的左手,吃力的发音:“ba……”然而一个字的音都没发完便断气了。那一刻,S突然明白,为什么杀手永远只在任务成功时约他出来喝酒。

S扳开杀手的左手,是一张纸条:

“你的任务没有失败。活着回去。”

是的,组织给两人的任务就是杀死对方,两人中只有死了一人,才能平息组织内部的怨愤。

S呆了呆,然后用力的抱紧了怀里的杀手,仰天长啸。杀手不会知道,S因为怕杀手下不了手,在出门之前已经服下了毒药。

夕阳已经快要完全下山了,天色暗暗的,S服下的毒药毒性已经开始发作。意识模糊中,S感觉好像回到了十几年前的那个阴沉的清晨,他捂住一个要开口叫自己爸爸的小孩的嘴,说:“叫我长官。”不是他不愿意听他喊爸爸,而是因为——

杀手,不能有羁绊。

S举起了杀手的枪,瞄准了自己的眼睛,一枪洞穿。

“为什么选我?”

“因为你是孤儿。”

可能我让你失望了,没能成为最优秀的杀手。毕竟从你领我进来时开始,我就不再是孤儿了。而你送我的礼物,怎么可以用去杀人呢

杀手也从来不是一个杀手,他一直是一个孩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