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温润如玉 2

96
燕妮子儿
2017.03.16 14:05* 字数 1185


有些道理是要靠自己去体会的,别人再怎么说都是隔靴搔痒,没什么实际效果。张东平的觉悟要从他升入初三后的那个国庆节说起。这年十月一号,邻居家的二儿子田勇要回家办喜事啦。田勇这孩子从小就学习好,高中毕业后又顺利地考上了军校,毕业后就在部队里工作,听说都升为营级干部啦。最近又讨了领导的女儿做媳妇。得到领导的青睐,又傍上这样硬实的靠山,这小子真是前途无可限量啊!田勇带着媳妇回来结婚,虽说是走个过场(听说人家在城里岳父那边已经正正式式办过一回啦),给乡下的公公婆婆寻求个心理平衡,但入乡随俗,到了农村就按农村的程序办。乡里人最讲究的是办喜事就图个喜庆、求个吉利,结婚前夜"滚床"的节目自然少不了。所谓"滚床",就是请一个年纪小的男孩子在新床上睡一夜,预示新人婚后生个男孩,为婆家传宗接代。田家已经是两代单传了,现在变成城里人的田勇显然只能要一个孩子,而这一个又显然“必须”是男孩,所以这“滚床”的节目在田家就显得尤为重要。然而田勇既没有亲兄弟,又没有堂兄弟,所以这滚床的重任就很自然地落在了邻居家儿子张东平的身上。

就这样,十六岁的初三学生张东平很奇怪地躺在了一张崭新的,柔软的,铺满了大红绸缎被子的婚床上。按照田勇妈再三的叮嘱,在这张宽大的双人床上很舒服地滚了几个来回后,他的眼睛就停留在了床头挂的那幅新郎新娘的婚纱照上。照片中的田勇跟以往回来探亲的装扮一样,威严的军装,衬托出他眉宇间和身姿上那股军人的英武和帅气。最吸引张东平的却是新娘,城里来的姑娘,又是高干子女,这相貌和气质自是不同。只看了一眼,张东平已然有点自惭形秽,他急忙低头去看自己的衣服,幸好知道今天不是睡在自家床上,妈妈提前给他换了身干净衣服,还催他到镇上的浴室里洗了个澡,他这才松了口气,抚平刚被自己滚皱的被褥,他重又躺了下来。这目光却又不由自主投向那婚纱照上的新娘,这是个有点婴儿肥的姑娘,皮肤白皙,脸蛋饱满,两颊的酒窝里盛满了让人备感温暖的笑意,那双明亮的眼睛虽不很大,却柔情脉脉,熠熠生辉。新娘穿的是雪白的婚纱,新潮的低胸露臂款式,把她鼓鼓的胸脯和圆润的手臂勾勒出完美的曲线,新郎的手搭在新娘腰肢,两人同望向前方美好的未来。盯着这照片,张东平不觉有些心荡神驰,甚至颇不能自已了。他清楚自己身体里悄然而起的变化,十六岁的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有这样想入非非的体会,可他马上意识到这是在别人新房里,张灯结彩的环境提醒他要控制自己,他决定不再看那照片,并飞快把灯关掉。

和衣而卧的张东平并没有很快睡着,他脑子里浮现的还是那幅婚纱照。他发现自己有点嫉妒新郎田勇啦!凭什么田勇可以有这样让人羡慕的生活?张东平的心里不能平静了,他模糊的意识到自己的心里有种力量在生长,他感到自己内心的渴望,感到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也在前方向自己招手呼唤······张东平慢慢沉入了梦境,在梦里,他牵着照片中美丽的新娘,笑着,闹着,奔向一片花的海洋。

                                                                                             (未完待续)

小说连载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