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已沉沦(八)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96
失落的羊
2015.07.27 08:40* 字数 1546

目录(接上文)


23.

“什么?老板跑了!”

“那我们的奖金呢?!”

当我哼着小曲,心情愉悦的一大早赶到办公室的时候,几个同事已经在办公室了,正围着项目经理劈头盖脸的质问呢。

项目经理也是一脸的委屈,道出了实情。原来他和这个从美国回来的老板认识合作也才一年时间,之前做过几个小项目,基本还算顺利。

这次,不知何故,他带着项目成果跑路了,就算这个项目拿到美国能卖个百万美金,但也解释不通老板为何如此匆匆跑路。

有个同事情绪不稳定,过激行为被我们及时制止了。事已至此,项目经理虽然是“合伙人”,但也是受害者。大家说说气话,发泄下也就罢了。

接近中午时分,项目经理叫了三个KFC全家桶,当作散伙饭。大家伙啃着鸡腿,商议善后事宜。办公室租期也快到了,资产就是剩下的这几台电脑(台式机),昂贵的服务器和仿真器已经不在了。

吃完鸡腿,分了电脑,树倒猢狲散。

抱着电脑,走出办公室的那一瞬间,我回头瞟了一眼,这个奋斗了小半年的地方,如今已经是人去房空,纸片七零八落的散落在地上,心里难免唏嘘不已。

虽然失望、愤慨,但我是个乐观的人,我总能找到让自己振奋的理由。我心想,做了半年廉价劳动力,好歹工资有发,还不至于露宿街头,温饱问题还是解决了嘛。如今,又得到一台电脑,还不算太糟。

这么想着,心里就好受多了。回家把电脑折腾好,又撸了两天游戏,心态也调整的差不多了。

24.

登上QQ,和久违的同学好友聊了会天。

阿呆混的越来越好了,不出意外的话,再过半年,就可以混到经理的位置了。字里行间,风流劲是有增无减。我猜又祸害了不少姑娘吧。

康康还是三天两头出差,对公司的抱怨一如既往的多。听口气,已经有离职的打算了。

关了电脑,我打算出去透透气,在屋子里面窝了一天了。

理个发吧,好几个月没打理了,杂草丛生。从理发店出来,已经是万家灯火了,虽然已经到了晚秋时分,但气温还高,好在有风吹来,倒也舒适,我就沿着小道散步。

来蛇口这边有半年了,很多地方都还很陌生。前段时间,忙碌的没有回忆的间隙,如今闲下来,不由自主的回想那些往事。

阿呆说,我走了之后,小馨还三番两次打问过我的消息。

我心里很清楚,小馨于我来说,我们终究只是彼此的过客,很快,她就会忘记我.....

思绪纷飞,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个公园的附近。

突然间,前面有人在大喊,“抢劫!有人抢劫。”看到前面有人跑过来,后面还跟着一个人追。

我突然警醒起来,虽然市区治安比关外好很多倍,但也时有抢劫案件发生,想不到这就遇到一桩。一想到传闻中的“拍头党”,“砍手党”,就惧怕万分。

后面追的人,看到有人在他们必经之路上,就大声喊,“抓住他,抢劫!”

如果是学生时代,我一定会像热血青年般挺身而出,而如今,胆小懦弱了很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在那个抢包的人离我只有几米远的时候,我躲开了。不料,那蠢笨的盗贼,被我的闪躲弄了个措手不及,自己给绊倒了,盗贼爬起来,也顾不上那个背包了,夺路而逃。

后面那个人追上来,捡起背包,连声道谢,我半天才反应过来。稀里糊涂,我就成了勇斗盗贼的侠义英雄。或许背包里面的东西非常重要,那人感激之余,还留了一张名片给我。我想,雷锋做好事都不留名(只写日记),我怎么可能今后找人家去报答什么,事后瞄了一眼名片,就丢到了垃圾桶里面。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琐事缠身,这件事很快就抛在了脑后。

后面小半年,忙着搬家,换了两份新工作。第一家T公司格局太小,术语叫做庙太小,容不下我这尊大佛。我洋洋洒洒写了数千字的辞职信,扬长而去。

第二家P公司逼格高,就是上班太远。早上天不亮,我就要起床,辗转要转五次车,横跨深圳四个区,才能赶紧赶慢的赶到公司,晚上下班,回到家都能看到星星了,名副其实的披星戴月。干得比驴累,吃得比猪差,起得比鸡早,下班比小姐晚。

坚持了一个月,备受煎熬,苦不堪言。

适逢听说知名外资企业M公司在招聘,就投了份简历过去。

未完待续.......

爱已沉沦三部曲1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