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有约|我的第二故乡

多年来,我不敢写故乡的山山水水,我怕我的拙劣的文字对不起它的美丽,犹如我想写已故母亲却不敢提笔一样怕我的不优美的文字玷辱了母亲的伟大。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里是我的第二故乡,从小到大,我的节假日基本都是在外婆家度过的,那里的人、那里的山和那里的水,比我自己的家更亲。我喜欢山的清幽,喜欢山的含蓄,喜欢山的豪放,也喜欢白皑皑的雪,更喜欢山村里的人们。

在还未通公共汽车时,童年的我与弟弟是和来接我们的表哥翻山到外婆家的,我们自己家在成都平原的边上,能看到山,但是附近没有山,所以每到假期比过年兴奋,又可以去山里玩了!

翻山时,我最爱的就是站到山的最高点,放眼望去远处是成都平原,地平线就在远处。线外是蓝天,而线内是四四方方一块一块的田地,这些田地的颜色随着季节变化,春天时,几乎都是一片黄色的油菜花,秋天则是收获的金黄色,冬夏两季则是一片绿色。

小时候,觉得在山顶看地平线这件事很神奇,每次在山顶逗留,嘶吼,直到声音哑了才肯转身向另一个方向。看完了平原,转身我们就往下走,下去到河谷就是外婆家了,这一边就是连绵不绝的龙门山脉了。山路由一级一级的石梯铺成,前人铺路后人享福,这条山路留下了许多我们的欢笑。冬日走这条山路,有时雪堆得遮住了石梯,表哥们走惯了凭方向就能判别路在哪里,我和弟弟没经验,不时会深陷雪中,没有哭闹反而是一阵哈哈大笑,认为掉进雪里是件很光荣的事情。夏天走这条路,口渴了手捧从地底冒出来的泉水尽情的喝,或者偷摘个山民种的黄瓜解渴,山民们见了也是呵呵一笑。

下到河谷,走过一片平平的田地,就是一条大河,那时候很远的地方才有一个石拱桥,我们不愿意绕路,一般都选择趟河过去。有一段河床比较平,水不深,村民搬了一些大石头在中央,做成了一条可以趟过去的石头路,当然夏天有时候涨水是必须绕路走石拱桥的。

过了河,是一条宽阔的公路(以现在的目光来看就很窄了),再走一公里差不多就能到外婆家了。回头看刚刚被我们征服的山,还是那么威武,不由对自己佩服得竖大拇指。

河两岸是农民们种的庄稼,村民们的院落就建在山脚下分散于田地的各个角落。这里的田是一年四季都没有空着的时候。我最喜欢的是春天的水田,插秧季节,不上学的小孩子跟着爹娘在水田边玩耍,常常会有青蛙来做伴,晚上躺在床上还可以听取蛙声一片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父亲给我和弟弟用钢筋焊了个铁环,连铁钩也做得漂亮,女孩子大多玩的是皮筋,而我玩的是爬树,铁环这东西也几乎是男孩的玩具,我却常常拿来滚着铁环跑着上学放学。山里的孩子还没有这个玩具的时候,我为了显摆,到了公路就拿出了表哥背篼里的铁环滚起来,任凭比我小四岁的弟弟在后边闹,一个人滚着铁环往前冲,不一会进了外婆家。

大人们走两小时能到的路程,每次我们会折腾个四五个小时才能到,总让外婆和舅舅舅妈担心,已经成年的表哥们也总是由着我们,见我到了大人们总算放心了。

外婆家正对面是劈断山,本不是山,就是一段崖壁。三十多米宽的河到了这里忽然变来只有不到十米,两岸高耸的崖壁似被鬼虎神功般劈开来的异常光滑,呈九十度垂直与河面,而且河床还突然来了个五六米的落差,于是瀑布形成了。河水冲过来忽然变窄,形成瀑布后冲下去就是一个深潭,然后是平缓的河床。大概激情后的平静就是如此吧!

夏天,这里是男孩子的乐园,几岁的男孩都会光了屁股去那一汪深潭游泳,女孩子是不敢来的,一是农村女孩胆小,二是女孩若去游泳了被爸妈知道了那是要往死里打的。女孩子们在河里能做的事情就是在石头缝里捉螃蟹,河里一些石头一搬开,有时候会有好几个螃蟹,用手夹住中间,螃蟹夹不住人,只能徒劳挣扎被装进脸盆里。每到这个时候男孩子也会一起参与,一帮大孩子带着小孩子,热热闹闹在河里捉螃蟹,然后大家一起到一家人家里,大人要么给我们炒着吃,要么就直接用火烤熟了就吃,吃完了,大家开心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我们女孩子的乐园是在山上,山里的女孩子不上学的时间得为家里打猪草。我没有任务,暑假来的时候,每天也是背着背篼和表姐表妹一起上山,每次上山有村里七八个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夏天山上有很多野果子,山里长大的女孩子能分清哪些果子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的。至今我还记得吃的最多的是野地瓜、拐枣和一种红色的刺泡(后来长大了问上农大的同学,说是学名叫山莓),许多东西吃下肚了不知道是什么,反正那时候只要说是可以吃的,我们都会摘了吃掉,现在想起来也怪,不洗就吃也没人拉肚子。吃得差不多了,到半山腰找个空旷的地方,先坐下来打个把小时的扑克牌,然后动作迅速的就把背篼装满了。说起背篼,为了回去不挨大人的骂,先把背篼下边放几根棍子,所以猪菜放在上边几下就装满了,实际上却没多少。那时候以为这样大人不知道,就躲过了挨骂,等到长大了,跟父母聊天说到小时候这些事情,大人说哪有不知道的,只不过都是娃娃,只要懂得去干活就好了,大人哪会真打呀。

大一点的女孩,有些认识药材,在割猪草的时候遇见了药材也一并扯了,装进背篼里,回家后凉一段时间,大人卖了药材就成了她的学费和零花钱。

这里的村民不像其他地方的山区那么贫穷,反而他们比一山之隔的属于平原我的家那边要富裕,话说靠山吃山,这里的山可是个宝库,有个煤矿供男人们上班,河谷有田地可以耕种,山上可以种玉米种土豆种黄瓜,还有许多药材,勤劳的人们总会找到养活一家人的办法。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也许,风景总是在远方,身边的风景总是被我们忽视。多少次梦里舍不得醒过来的这个村庄,现在青山依旧,河水依旧,可是那些有着曼妙炊烟的房屋已经拆除,那些一起下河摸螃蟹上山打猪草的小伙伴们已经不知去向。

而我,曾经走遍万水千山,留下无数美景的图片,如今,却找不出一张心心念念的外婆家我的第二故乡的照片。

我只有用手中的画笔,再次回到我美丽的故乡。

因为512大地震,这个村里所有的房屋全部损毁,政府出面全镇集中修建于另一个更宽敞的河谷,全体村民住了几年地震棚后欢天喜地搬了新家。老的村庄,因为那条河,政府要在这里修建一个西部地区最大的水库,据说明年就可以蓄水了。

明年我会来看看蓄水后的老家,我相信经过一番精心的打造,故乡会比过去更美吧!

我好期待……



#我与故乡有场约会#联合征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自从搬家到大河边,在一块叫“生地坡”的沼泽地里建了房。“生地坡”按照我们那里的意思是,从前不是地,后来开垦后,也便...
    小猪zrzm阅读 245评论 1 5
  • 炎热的夏季过去了,我们孩子迎来了幸福的秋天,睁眼从睡梦中爬起来,胡乱扒拉几口早饭,便聚集在河槽的边缘,看着对面快要...
    文言明语阅读 2,913评论 57 167
  • “坪上”那口老井,始建于哪朝哪代,婆婆在世的时候,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之所以说 “始建”,是因为它已有人工建造的痕...
    足行两行泪阅读 468评论 7 21
  • 一年一度的秋季如约而至,学校的树叶也已经开始飘落,秋风吹起,令人不禁打了个寒颤,不得不裹紧衣裳往前走。让我想...
    与自己和谐共处阅读 62评论 0 3
  • 在许多人眼里,童年无疑是幸福温馨的,我的童年在那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中度过,物资的匮乏自不必说,精神生活也是空白,还有...
    一生恋汝阅读 53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