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班都一起穿越了真是对不起啊

华府大小姐去世的消息传遍了京城的各个角落,一时之间,人们唏嘘不已。

要说这华府的华子溪,也是个挺神奇的姑娘。她过去曾经以其疯癫的性格闻名遐迩,即使到了已婚之年也无人问津,堪称世家门第的一大笑柄,茶余饭后的上好谈资。直到在三年前,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疯丫头突然转了性,居然变得温柔贤淑起来。

这可乐坏了华夫人,她连忙四处张罗,想要为自己的大女儿求得一门称心的姻缘。但万万没想到,华子溪毅然拒绝嫁人,还成天张口闭口什么“女儿当自强”之类的言论。后来和家族争执不下,她干脆从华府搬了出去。

接下来几年,京城的百姓便见证了华氏连锁客栈的兴起。

茶馆里,一华服青年呷了口茶,摇头感慨道:“可惜了,华子溪妙人一个,没想到竟在大好年华死去。”

朋友道:“说起来,柳家的小公子,似乎也是在不久之前突然就没了。”

“你指的是那个年纪轻轻便踏上仕途的柳辞?”

“正是。”

华服青年长叹一口气:“实乃天妒英才。”

两人说话间,何云从他们身侧走过。听到他们交谈的内容,他眉头皱起,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匆匆去到一间厢房门前。

轻轻推开,只见里已经坐了四个人。

推门瞬间,房间里的细碎议论声顿时消失,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一明眸皓齿的红衣少女愣了愣,拍拍脑袋道:“我就说好像还少了什么人……真是,乌龟都比你快!”

何云连连道歉,将门关上之后,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待何云坐定,少女轻咳了两声,沉声说道:“就像刚刚提到过的,谢焉之后是柳辞,柳辞之后是华子溪,前后不过一个月时间。如果之前还勉强用偶然来解释,如今死了三个人,我们就不得不思考一下背后的原因了。”

众人相互看了几眼,国字脸的林楚问道:“副班长,你手下的探子有发现什么情况吗?”

魏如雪点点头:“根据多方面打探到的消息,很大可能是朝廷的人干的。”

“那群王八羔子!”于炼原本快眯成一条缝的眼睛瞬间瞪得老大,啐了一口,恶狠狠道,“老虎不发威,当我们是病猫吗!干脆我直接提刀去……”

魏如雪扶额打断:“你可住嘴吧,尽想些馊主意。”

于炼不满地叫嚷:“怕什么!去年我就已经升到了level 8,现在整个大陆能和我打的就不超过两位数,是妥妥的高手中的高手。啧,你们女人就是畏手畏脚!”

畏手畏脚的魏如雪嘴角一抽,深觉自己有青筋暴突的征兆。

有同样感觉的显然不止她一人,坐在她旁边的徐梓皱眉道:“问题是我们并不像你一样能打,你不怕别人找上门来,我怕。”

三年前穿越次元壁的时候,专业班上的每个人都随机绑定了一个系统。有的人是战斗系,有的人是种田系;有的人升级贼快,有的人细水长流。这就导致在短时间里,他们的实力水平会出现明显的不平衡状况,而这种不平衡的情况难免会滋生一些矛盾。

于炼原本是班级上的边缘人物,自从绑定系统后战力飙升,整个人也嚣张了不少。听了徐梓的抱怨,他冷哼一声,语气嘲讽:“娘们就是娘们,就这胆子还玩什么穿越。”

徐梓反讥道:“你个死宅男,绑了刀客系统就吊炸天了哈?也不想想自己以前是什么样子!”

“……别以为我不会捅你!”

“你敢!”

眼见两人之间火药味浓重,魏如雪连忙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大伙儿一起穿越到这个世界,当初也说好了要互帮互助,现在问题当前,别吵了行不?”

副班长的威严犹在,两人对视一眼,都悻悻闭上了嘴。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出现:“那个,可不可以快点进入正题?我有些饿了。”

四道目光再次齐刷刷地落到了何云身上。


何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自己不会说错了些什么吧?

下一刻,只见魏如雪露出了有些尴尬的笑容,不好意思道:“你不说话,我都忘了你还在了。”

何云暗自松了口气。这就是他选择伪装成这个人的原因,存在感稀薄,所以不容易识破。

魏如雪拍拍手掌,示意大家注意:“言归正传,朝廷连杀我们三人,肯定是产生了某些猜忌,毕竟他们的国师似乎并不是神棍那么简单。”

徐梓担心道:“那怎么办?”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在场众人都很熟悉。

“班长昨天通知我,由于事关重大,后天赫连山庄的年度聚会,所有人都必须到场。”

林楚皱眉:“如果我们真的是被别人盯上了,这样聚到一起,会不会有点冒险?”

“风险是有的,但确实有必要集中商量一下对策。”顿了顿,魏如雪扬起了一个笑容,“再说,万一出了什么事,还有班长呢。他的空间能力似乎已经相当强悍,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他完全能够在短时间内把我们转移走。事实上,他也是这么跟我打保票的。”

四人纷纷点头,表示明白了。

正事结束,便到了吃饭的时间。小厮们端着佳肴鱼贯而入,很快便摆满了一桌。何云的肚子配合着发出了一声咕噜,筷子便向着水晶虾仁伸去。

就在这时,他的脑海中响起了一声长叹:“你的伙食真好。”

何云面色不变,一边将虾仁塞进了自己的嘴巴,一边在心里悠悠然回道:“要不换你来?”

“那还是算了,我宁愿吃泡面。”

“鬼才相信你会吃泡面。”

声音尴尬地笑了两声,紧接着便正经道:“我这边时刻准备就绪,你那边没什么问题吧?”

“没问题,等后天聚会的时候布置好启动标,就可以一次性把这小群家伙全送回去。对他们来说已经过了三年,怎么也该玩够了吧。”

说话间,何云抬头瞥向对面四人。此时,林楚在埋头扒饭,于炼在大块吃肉,魏如雪正向徐梓解释自己突然沾荤的原因。

他笑了笑,又低下头去。


赫连山庄位于皇城之外百里的一处隐秘山谷。

约定好的这一天,何云一如既往地睡了懒觉。等他赶到赫连山庄的时候,已经时至中午。

推开雕花大门,浅浅的香气萦绕上鼻尖。年轻人三三两两聚集,身材高大的俊雅男子穿梭在人群间,正是班长赫连启。

赫连启见何云来了,连忙迎了上来一阵寒暄。何云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他,立刻悄悄退到墙边,逐个安放起穿越用的启动标。结果就在他放到倒数第二个的时候,一只白皙细嫩的手突然横空辟出,闪电般抓住了他的手臂。

“你在做什么?”

何云心道糟糕,室内的香气熏得他有些晕乎,一时之间,他竟然没有发现接近的身影。没有发现也就算了,他还被对方给抓了个正着。抓了个正着也就算了,偏偏手头上的启动标长得非常现代化,很容易让这群现代人产生怀疑。

果然,进入视野当中的是魏如雪秀眉紧蹙的脸。她盯着何云手中的金属玩意儿半晌,又问:“这是什么?”

真是个好问题。

何云神色不变,假话脱口而出:“驱蚊用的。”

“古代有这么先进的驱蚊设备?”魏如雪抬眸看向对面的年轻人,摸着下巴,片刻后恍然道,“你是向连池那小子买的吧?我记得他有个超级兑换系统。”

何云连连应是,心想多亏这个副班长脑补能力丰富,倒省了不少事情。

魏如雪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笑意,让何云的心头闪过不祥预感。但他还没得及深入思考预感出现的原因,就被一只突然出现的鸽子打断了。魏如雪取下鸽子脚上绑着的信筒,取出一看,表情顿时变得难看。

与此同时,拥有感知系统的徐梓失声叫道:“山庄周边有大量卫兵聚集!”

人群仿若炸开的锅般吵了起来,有的神色不愉,有的慌张失措,还有的甚至叫嚣着要大干一场。就在此时,赫连启的声音借由空间折叠清晰地落在了每个人的耳边:“大家稍安勿躁,我有办法。”

“对啊,班长可以空间转移!”

“有班长在,我们完全不用担心嘛!”

室内渐渐安静了下来,几乎所有人都看向了赫连启。只见男子从虚空中抓出了一颗暗红色的圆球,二话不说,骤然捏碎。

下一刻,无数细小的虫子飞涌而出,向众人身上扑去。

原本想要趁魏如雪不注意将剩余两个启动标放好的何云,也被这铺天盖地的虫潮给糊了脸,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何云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全身发软。脑海里回荡的尽是B先生“你怎么了”的急切呼喊,这让他有些头疼。

费力扭动着脖子,何云注意到,有个启动标刚好落在他的脚侧,另一个则滚到了魏如雪的身边。和他一样,魏如雪也是瘫倒在地,其他的二十一个同学同样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

只有一人例外。

魏如雪怒喝:“赫连启,你在搞什么!”

高大俊秀的男子不复先前的温和,双眼中闪烁着诡谲的光。

何云旁边的一位难兄难弟喃喃道:“我说之前的香气怎么有些熟悉,原来是能够吸引迷途蝇的归魂香。”

“倒还有些见识,不过,这也是拜那所谓的系统所赐吧?”顿了顿,赫连启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很好,这下就有二十多个实验品了。”

听着这话,众人纷纷意识到班长的不对劲,林楚更是直接叫道:“你是谁?!”

“你觉得呢,异界人?”赫连启歪头。

“难道你是……国师?”

“正是区区在下。”

“你居然控制了班长的身体?”

“傀儡术,雕虫小技而已。”

“华子溪他们,也是你杀的?”

“不过是探探你们的斤两。”

一问一答之间,在场众人的心都一截一截凉了下来。国师似乎有着极其强大的力量,如今落入到他的手上,他们会遭遇怎样惨无人道的对待?

何云并没有注意到那边的动静,他正在和脑海里的B先生争执。何云认为虽然还差两个启动标,但完全可以直接发起穿越。但B先生却坚持要先布置好,并危言耸听说,万一穿越的时候撕裂了灵魂,事情就会麻烦许多。

争执的最后,双方都做出了妥协。

“最起码要把那个小姑娘旁边的启动标放到原定位置,不然误差太大了。”B先生表示。

何云纠结了一会儿,终于小声对魏如雪说道:“副班长,你能不能把你脚边的东西踢到放着花瓶的那个角落里?”

魏如雪一脸不可思议:“都这时候了,你还想着装驱蚊器?”

何云忍受着B先生狂野的笑声,严肃脸道:“照我说的做,大家就能脱离困境。”


最终,魏如雪还是听了何云的话。

启动标就位的那一刻,同学们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拉扯感,刺目的亮光骤然充盈了他们的视野。等一切恢复正常时,他们发现自己正坐在偌大的教室里,一如他们穿越之前的那个样子。

任务完成,A先生也从何云的身体脱出,回到了基地。

“怎么样,钱到账了吗?”他问。

B先生有些苦恼:“18673的位面之主说,因为有三个人进入到了那个世界的轮回,所以佣金要打八折。”

“啧,吝啬鬼。”A先生将外套脱下摔倒一边,整个人直接躺在了沙发上,“怎么样,有新的委托吗?”

一般的穿越都是以个体为单位进行的,但他们通过自主研发的集体穿越设备,可以一次性将一群人送到异世界去。

大量异界来客会让世界的平衡被打破,如果穿越者在经过次元壁时绑定了系统,破坏程度就会更加严重。而当失衡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位面之主有很大可能会发出委托。这时候,两人再以时空佣兵的身份接下委托,就能够很好地赚上一笔。

“目前还没有新的委托,不过我发现17548位面的一个舞蹈班,似乎都具备穿越的资质。也许我们可以……”B先生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来,声音却突然戛然而止。

不用他说明,A先生也感觉到了某种寒意。

他向后方看去,只见那里站了一排手持重械的高大男子,胸前的白鸽图案彰显着他们时空管理局的身份。

而站在最前面的,赫然是魏如雪。


魏如雪似笑非笑道:“又见面了?”

A先生目瞪口呆。

“怎么,认不出我吗?亏我还用了之前伪装的样子。”

半晌之后,A先生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居然是时空管理局的人?”

“哼哼。”

“你在那里守株待兔等我出现?”

“哼哼。”

“你是怎么……找过来的,这里可是时空夹层啊!”

也许是觉得这个问题终于有回答的价值,魏如雪伸手指了指A先生的手腕。A先生顺着看去,左瞅瞅又看看,终于发现上面粘着一片细小透明的追踪器。

居然是那个时候!

A先生为自己的疏忽懊恼不已,但为时已晚。只见魏如雪嘴角扬起了一个冰冷的笑容,双目中射出锐利的光芒。

“时空管理局,现在以时空扰乱罪逮捕你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凌云骑着马,朝朝阳升起的地方奔去。只有这一个办法能快速找到他的伙伴们,毕竟其他几个人生死未卜。 与此同时,凌乱正在...
    作死狂凌云阅读 422评论 12 9
  • 一 何云蹑手蹑脚打开房门,简单洗漱后,眼睛已经困成了一条缝。 老高照例在床头准备了解酒汤,何云打开保温杯,咕咚咕咚...
    作者川霖阅读 1,414评论 17 103
  • ##拾镜3 一面镜子,不同的自己:对镜自视,我们看到了无限个不同的光影,就如同一样的瞳孔周围开出的太阳一般的虹膜样...
    墨泽mz阅读 85评论 0 5
  • 西叶市,腾幻CBD。 夕阳的余晖此时散发出最美丽的光芒来向这座忙碌了一天的城市提前道着晚安,但是为了生计奔波了...
    十把九输阅读 907评论 8 75
  • 夜幕降临,我在黑暗中摸索着,又累又饿,已经有些走不动了。突然,一道强光从黑漆漆的夜空照射下来,我以为我就要...
    润四笔阅读 48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