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吉柯德和我

我们站立在风车的最顶端,等待着堂吉柯德.台.拉曼却沉迷在游侠骑士的梦里,等待着他为自己的马命名驽骍难得,等待着他悄然把梦藏于口下,择一个四下无人的黑夜,从院墙之后而来;

枯燥又疯颠,漫长也荒唐,好在这一切无人可知,看起来也并无多异样,除过对自身骑士身份认定的模糊以外,一切都理应被记载传颂,让被打败的巨人屈膝在爱人的脚边,让荒诞的故事裹挟着骑士的信念传扬于世;

故事由此开始,关于一个绅士披上一副铠甲的故事,自此疯狂压倒了全部,游历于世,公诸于众;

英雄的身躯,从未犹疑,勒紧缰绳摆好姿势,在亲爱的桑丘重复劝说下,直面而来,前来与你们厮杀的不过是个单枪匹马的骑士。

欢呼声,呐喊声,世界各地的人奔走相告,欢欣鼓舞的人群,奔跑着、注目着、跟从着,漫过驽骍难得的啼叫和堂吉柯德无畏的目光,所有发自心底声音,都作了难以抑制的情绪,有人鼓掌为背弃世道的愚行,有人大笑看眼前下作的表现,有人歇斯底里,有人若有所思,所有的面目聚集混成了游行观赏的队伍,我们都张口结舌,等待着风车上掉下来的好果子,看那个被风车打落马下,折断长枪的骑士翻身在地的落魄狼狈,抢先分食骑士身上所有的尊严,关于正道和我们,这可能是最慈悲的施舍,也是我们常处于世的全部乐趣来源,像愚弄桑丘的公爵夫人一样,所有的结果只是为了论证荒诞的趣味性。

我们可以继续向理想的遗迹祷告,祈盼另一个从朝日的方向冲杀而来的人。关于现在只剩盛宴狂欢之后的落寞与孤寂,从来就是既无浪漫,也无理智,仅剩残余的烟花、盛装和脂粉,再寻不到向乡间女子作下誓言的骑士,关于梦想终归会死在出发的地方,连同理智和正义的追随,也无非是泡影。谁还不知道那是风车呢。

我吃了痛,却未作声,因为游侠骑士受了伤,尽管肠子从伤口掉了出来,也不得哼痛。

故事还未结束,围观的人已然坠在了下一场幻梦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