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读书时,需要有个三观

昨天早晨醒来,我想到在读的《兄弟》一书里,林红成了李光头的情人,心中五味杂陈,坐床上对后夏说:“好感慨呀。”

后夏问感慨什么,我说:“为什么女的对之前很厌恶的男人还会生出好感啊?”

李光头小小年纪就会耍流氓,在厕所偷看女生,并四处以美人林红的屁股作为筹码卖给镇上的男人,得到一碗当时很少有人吃得起的三鲜面。后来又领着厂里的残疾工人大张旗鼓地去追求林红,让对方及其父母万分难堪。林红爱上李光头的兄弟宋钢后,李光头以兄弟情义绑架宋钢,让他和林红断绝关系,导致宋钢伤心到差点上吊自杀。

种种恩怨使林红对李光头这个下流痞子恨之入骨,后来李光头首次创业失败,宋钢悄悄接济李光头,林红发现后逼宋钢在她和李光头里选一个。

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在二十年后睡到了一起。

李光头的母亲李兰在临终前对宋钢说,她为李光头的人生感到担忧,希望作为哥哥的宋钢,可以多照顾李光头,不要让他误入歧途。

宋钢对后妈许下诺言:只有最后一件衣服,会留给李光头穿,只有最后一碗饭,会留给李光头吃。

后妈说:不,你们是兄弟,要一起穿,一起吃。

谁也不曾想到,二十年后,李光头成了镇上的超级巨富,而宋钢单位破产,成了下岗工人,四处为生计碰壁。为了给林红好的生活,他不辞而别跟着骗子周游去外省做生意。

林红不堪上司的骚扰,委屈无处诉说,便告诉了路过的李光头。李光头一个电话撤了厂长的职,并为林红在厂里安排了一个轻松的工作。

林红虽然深爱宋钢,却还是沦陷在了李光头呼风唤雨的能力和唤醒她沉寂欲望的身下。

我感慨纠结于对李光头这个人物复杂的认知。一方面,我觉得他粗鄙自私,小小年纪成为全镇人眼中那个“喜欢和长凳搞男女关系的人”;肆意传播少女的隐私,为自己谋利;将宋钢对他的照顾看作理所当然,为了得到林红,用亲情绑架宋钢;成为巨富后睡了成百上千个女人,在十足荒诞的处美人大赛中涉黄腐败;为了找回二十年前的感觉,带着林红去上海做处女膜修复手术。

但另一方面,李光头聪明孝顺,为了让母亲李兰在临终前舒舒服服地回乡下,他亲手做了一个太后车,自己拉得满头大汗;当厂长时头脑灵活,带着福利厂的十几个残疾人将业绩搞得风风火火;创业时,眼光长远目标明确,愈败愈勇,能屈能伸;不记仇,宋钢因为林红跟他断绝关系分家后,依然偷偷帮助困难的宋钢;心爱的林红和宋钢结婚,他跑去医院做了结扎,说不能和林红生孩子,也绝不会和别人生孩子。

李光头这个角色给我的感觉是,极少能做到不顾世俗偏见的勇敢的人。他没有自尊,所以世俗的任何东西都无法影响他分毫;他有无限自信,仿佛这世界是任他玩弄和安排的。

我们大多数人过得不好,就是因为太要脸,太在乎别人的看法,溯其源是自尊心太强,而自信心不足。

宋钢继承了父亲宋凡平的优良品质--高大帅气,温柔善良,重情重义,对爱忠贞,和林红虽不富裕,却相亲相爱。

但在生活面前,他显得过于文弱,缺乏挣大钱的能力和男子汉气概,保护不了心爱的人。

我这样说的时候,后夏打断我:“三观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分析一个人的时候一定要以此为大前提。不管怎样,都不能忽视李光头和林红做的事。他用钱帮助了林红,偷偷接济宋钢,这是做好事,但其实对他来说,最不重要的就是钱啊。坏人做好事太容易被原谅了,他一做好事就让人觉得之前对他的评价是偏见。但在价值观里,他的过显然盖过了功,宋钢说白了就是个平凡人,但平凡有错吗?”

“命里只有八斗米,走遍天下不满升。”财运只是附加财富,拥有这种运气的,始终是极少数人。

他这么一说,我发现我之所以纠结,是因为我抛开了三观这一标准去分析他们的优缺点,所以对于林红和李光头,不知道该恨他们枉顾伦理道德,还是承认山水轮转的合理性。有了这一标准后,我意识到他和林红重新在一起不是因为爱,只是为了弥补二十年前得不到的遗憾。

这样的目的,就不值得被原谅。

李光头没有下意识地伤害过宋钢,在他的心里,宋钢和他是兄弟。不同的是,宋钢的兄弟情在心里,在行动中,他可以为了李光头放弃林红,可以为了接济李光头对林红撒谎。而李光头的兄弟情在嘴上,他天天忙着睡女人,却从不主动了解自己的兄弟过着怎样的生活。他知道宋钢的肺坏了,但是林红让宋钢主动去找他,他才帮助他们。

因为他的兄弟情只在嘴上,所以把兄弟的老婆变成自己的情人他毫无负罪感。所以他虽然没有主动害宋钢,却总在伤害他。

书的最后,宋钢卧轨自杀了。我用一天的时间才理解到他为什么绝望。

他跟着周游在外面推销保健品,为了打广告,听从周游的建议去医院做了假体丰胸手术,把自己弄的男不男女不女。

时刻思念着林红的他,带着用血汗和自尊挣回来的三万块回了家,却从镇上的人们口中得知,她跟李光头去了上海。这两个曾经逼他二选一的人,轻易就抛开了过去的恩怨走在一起,而那些沉重的感情债,对李兰临终托付的愧疚,只留他一人承担。

那两个逼他做选择的人,没有谁为他想过。

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仍旧是善良的,他不怪他们,他觉得他们本应该在一起。

世间的热闹都是别人的,而他像那只海鸟,孤单凄凉。既然这热闹不属于我,那我甘愿退场。

得知宋钢死讯,李光头阳痿了,林红再次恨透了他。两人在床上对着彼此破口大骂,说宋钢是他们害死的,从此荒唐情事成为曾经的故事,此生不再交集。

宋钢火化的时候,林红在心里对宋钢说,无论她做过什么,她爱的只有宋钢一个。

人性真是复杂得难以理解。

合上书本的那一刻,我为自己情感的摇摆感到巨大的讽刺。我竟然因为李光头经商的聪明头脑,而合理化他的一切行为,认为他的缺点都是我的偏见。

古往今来,干大事的人从来不拘小节,并在少年时就会有一些让人瞠目结舌的行为。李光头和长凳搞男女关系,这是不压抑自己的欲望,不只是性,对财富、荣誉、女人他都不压抑自己的野心。

我觉得他是勇敢的,而宋钢愚钝、懦弱。其实我在无形之中认可了金钱至上、能力至上,而不是真诚至上、情感至上。

宋钢这一人物的底色是悲凉的,但带给我们的应该是温暖纯良。但如果可以对宋钢说一句话,我想说:“愿你来生对自己留一些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