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推开门那一刻,看到闺蜜和男友躺在床上

常常听到这样的话:防火防盗防闺蜜!

我每每都是当笑话听听罢了,觉得这样荒谬的事情,在现实生活中怎么可能会发生。

电视剧里倒是常演绎有这样的情节,不过,那只是演戏而已,让观众有讨论剧情的谈资罢了。

我经常也会和闺蜜吐槽这样的剧情,这世上还会有这样的男友和闺蜜啊,太羞耻了吧。

只是,嘲笑别人的剧情,没想到,会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赵茹是我的闺蜜之一,除了赵茹,紫怡也是我的闺蜜,我们仨感情很好,不是姐妹,却胜似姐妹的那种。

紫怡年纪最大,已经结婚了,有个儿子;赵茹结了婚,因为家暴,离了;我呢,三人中最小的,还没结婚,恋爱中。

男友是个生意人,不知道做生意的,是不是都挺能说会道的;和我两个闺蜜相处的挺好,她们也都很认同男友。

我们经常会时不时的去紫怡家聚会,聊聊天,喝喝酒,生活过得还算挺惬意的。

我还经常叫男友,什么时候介绍个好男人给赵茹,男友每次都是点头答应:一定一定。

赵茹笑得“花枝乱颤”的说:王致远,我就要像你这样的男人。

我上去就是一掌,拍在赵茹屁股上:他是我的人了,你别想沾惹哦!

当时我真没想过,赵茹这话,会成为现实。

男友做生意,经常需要出差往外跑,但他只要在家,我们都会约上紫怡,赵茹一起;

其实,两人单独相处的时间,真的挺少的。

我是个神经大条的人,不会去很在乎这些细节上的东西。

最近公司项目进入备战阶段,老板安排我出差到分公司去跟进项目的施工进度。

男友在家,我又要往外跑了,我们这对情侣真是够折腾的。

临走前,我还特意交代了男友:致远,下周二是赵茹生日,到时候,你和紫怡姐给她准备一下呗!

估计我下周五才能回来了,唉。

自从赵茹离婚后,这三年来,都是我和紫怡姐给她庆生的,就是希望她能过得开心一点,早日忘掉那些伤痛。

赵茹挺苦命的,早早就没了父母,本以为嫁了人,能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谁知道老公又是个家暴的渣男。

那两年婚姻生活,把赵茹折磨得憔悴了好多,我是真的心疼她。

所以,一直都希望,赵茹再嫁的话,一定要幸福,嫁对人。

赵茹生日我是赶不回来了,只能电话祝福她:亲爱的小茹美女,生日快乐哈!

今天你就开开心心享受紫怡姐和老王给你安排的节目吧!

赵茹在电话那头笑嘻嘻的:小管,你欠我一个礼物哦,不然,就拿王致远抵了吧?

这女人风骚得,真是的:你别老惦记我家老王了,好吧!回头,妹妹我给你物色个更好的。

“好了,好了,看你紧张得,你家老王我才看不上呐”赵茹估计还真看不上,老王只有我比较稀罕。

挂了电话,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下午接到老总电话,明天要赶回总公司,后天有重要会议。

结束完今天的工作,都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收拾好行李,买了最快一趟火车票。

忽然特别想念老王,只想早点回去,好好抱抱他。

火车到站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我要给老王一个惊喜,所以没有提前告诉她我回来。

我蹑手蹑脚的打开门,轻轻放下行李,连灯都不敢开,怕吵醒老王。

房间门是虚掩着的,推开门一股酒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这老王,赵茹生日是喝了多少酒啊。

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我走到床边,想要看看老王的醉态。

只是,我永远都想不到,此生,我会看到这样的画面。

床上不只躺着老王,还有我的好闺蜜,我亲如姐妹的人----赵茹。

瞬间心头怒火中烧,我啪的打开灯,一把掀开了他们的被子,完全就是吼出来的:

你们两个人在干什么?

老王立马从床上跳下来,急忙找裤子穿上;赵茹慌乱的扯过被子,盖住了她的身体。

“赵茹,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

“平时,你总说喜欢老王这样的,我都当你是开玩笑的,没想到,”

我气得浑身在发抖,我恨,你们怎么能这样伤害我。

老王一把抱住我,想要解释:小管,对不起,对不起,你听我解释。

我挣脱开老王,此时,他的怀抱让我觉的恶心。

“王致远,她是我的闺蜜,你知不知道,你们这样太过份了”

当我风尘仆仆的连夜赶回来,只为了早点见到心爱的人时,谁曾想过,他们给了我一个这么大的“惊喜”。

我的骄傲和自尊,不允许我在他们面前掉泪。

我一刻都不想再待在这里,一刻都不想再看到他们。

我跑出了房门,冲到客厅,拉上行李箱,只想快点逃离这儿,不管去哪里都好。

王致远,想拉住我,我躲开了:你不要过来,不要碰我。

我觉得此刻,我都快要崩溃了。

那个房子,我再也不想去了,今晚,只能在公司宿舍应付一下。

虽然很累,但是我的心情很乱,只要一闭上眼睛,那个画面就会在眼前一遍又一遍的重现。

第二天,一早,我就电话给紫怡姐,把昨晚的情况告诉她,我想知道,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紫怡姐是否察觉到。

“怎么会这样,昨天是在赵茹哪里吃的饭,之后十一点左右,我和老王一起离开的啊”

那这么说,是赵茹主动送上门了?

然后,王致远就来者不拒了.

这世上还真有这样不要脸的男友和闺蜜吗?

赵茹和王致远不停打我电话,难道,是要告诉我,昨晚的事都是误会不成。

酒后乱性而已,其实都不是他们的本意,让我们都忘了,然后还像以前一样快快乐乐的。

我让紫怡姐转告我的话给他们,从此以后,我们都不要再见面了,这辈子,缘尽于此,我不想和他们再有任何瓜葛。

也许时间能治愈我的伤痛,但是,我不知道,是一年还是两年,或者需要更长时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