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世界观之“金融的演化”

全文分为2部分:金融的演化和实战篇。

1、金融大分流(中国篇):中央货币财政体系

包括两部分:

一、中国金融制度的根源——中央集权与国有经济

      中华帝国的金融是围绕着中央财政,自上而下的一个货币经济体系,我们就可以直接把它称为“中央货币财政体系”。但有利就有弊,这样一来民间的信用就很差。

    比如:以前红透大江南北的山西票号,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外资央行的进入,山西票号很快就衰落下去了,为什么?其实最重要的就是山西票号毕竟是民间的金融机构,它还是缺乏一种强大的资金筹集能力。而且老百姓对他们也不够信任,换一个地方官,给你抄个家,或者朝代更迭,你的所有财产就没有了。所以山西票号整体来讲,它的筹资能力比较弱,这和我们民间信用薄弱有很大关系。

二、历史照进现实:官办金融

      历史都是延续的,我们现在的金融市场,看上去和古代的货币金融体系有很大的不一样,但其实它还是中央货币财政体系的翻版,就是国家一直要把金融资源捏在自己手里,替国家来“集中力量办大事”,我们现在在市场上看到的几乎所有的金融制度,都是自上而下,为中央财政目标而实施的“顶层设计”。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 A 股市场的设立,它设立的目标是替国有企业解困。除了 A 股市场,还有很多这种现象。比如为什么我们的银行利率会那么低呢?其实是因为国家要“集中力量办大事”,所以国家就要把老百姓这些储户的钱,用较低的价格吸纳进来,然后让廉价资金流入那些国家重点扶持的行业,所以银行一方面压低居民的存款利率,另一方面对中小型民营企业,让它们拿不到贷款,或者即使能拿到贷款,也拿到的是一个极高的贷款利率,这样就形成一个巨大的“利息剪刀差”,然后吸取资金,扶持那些国家要扶持的行业。

2、金融大分流(欧洲篇):银行货币信用体系

包括三部分:

一、圣殿骑士团奠定了欧洲的金融基础

        欧洲在14世纪的时候,整个社会已经有较强的金融意识,而圣殿骑士团所扮演的正是“银行”的角色,扮演了一个欧洲金融启蒙者的角色。从事财务托管、货币兑换、储蓄理财业务,扮演着银行的角色,奠定了欧洲的金融基础。

二、相互制约的信用网络成为现代金融体系的核心

      当时欧洲正陷入长期分裂的状态,各自统领着大大小小的土地,分封而治。这些小统治者不能像中国的帝王一样拥有绝对无上的权威和信用,也不能随意征兵、征税,因为一但征兵、征税,领地上的人就跑到别的领主那儿去了。

      所以,如果一个领主想通过打仗扩张,就必须借钱。因为没有人有绝对实力可以借钱不还,所以要有借有还,借钱的业务就慢慢壮大了圣殿骑士团的实力。

      在这种大环境中,即使是贵族、国王,也不能轻易违反承诺,不守信用。所以不是因为欧洲人更高尚,而是因为大家都没有绝对权力,是相互制衡的,制衡的过程中就产生了信用关系网络。这和咱们的中国不一样,我们中国是只有皇帝有信用,民间信用都非常脆弱,不太可能形成一个信用关系网络。

    在圣殿骑士团的留下的金融遗产基础上,欧洲就逐渐形成了以“银行为中心”的、“分权制衡”下的信用体系,即欧洲的“银行货币信用体系”。这个体系,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欧美金融市场的雏形。

三、美国金融市场的“优良基因”

      圣殿骑士团是从欧洲发展起来的,但是,现在全球最发达的金融市场为什么是美国?那为什么现代金融体系,在欧洲起源,会在美国取得这么大成功呢?

      这其实和美国立国的基因有很强的关系。美国建国时,是由13个北美殖民地组成的联邦制国家,13个殖民地之间独立性很强,恰好和当年欧洲的情况特别类似,所以13个殖民地之间很容易形成“分权制衡”的行政体制和信用网络。更巧合的一点是,美国南北战争统一了美国后,形成了统一的市场,随后,联邦政府又把货币也统一了。所以说,美国当时的条件是得天独厚,结合了中华帝国“集中”和欧洲大陆“分权”的优越性,因此美国很快青出于蓝,“金融立国”就成为了美国立国的基因。所以“金融立国”是美国和其他国家最大的一个分野。

3、金融市场的基本逻辑:信息不对称

      金融市场是天生具有信息不对称的地方。因为金融做的是信用的交易,换句话说,金融市场上交易的是很难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比如说你买一套万科的房子,这个房子的地段怎么样?是不是学区房?房子质量如何?你可以去看房嘛,你总是可以感知,可以衡量的。但是假设让你买万科的股票,你买的究竟是什么?你买的是万科未来的发展前景,万科未来的现金流,这个概念即使你是万科的业主,你也很难说清。除非你对房地产的冷热能做出准确判断,对万科的内部管理能做出准确评价,对万科所有的楼盘销售都了如指掌,甚至对万科的土地储备都有特别深刻的认识。

      由于在金融市场上交易的是未来,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所以交易中天生具有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很自然地,金融市场上就产生了各式各样的金融中介机构,来解决这个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很典型的比如:信用评级机构、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券商、投资银行等……它们都在各个维度上消除金融市场上的信息不对称,在金融市场这么一个天生具有信息不对称的地方,高度中介化是必然的趋势,这样才能使得市场能够更好地运行。

划重点:

      信息不对称是金融市场最重要的特征,因为金融市场交易的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未来”,是虚拟经济,所以消除信息不对称的“中介机构”非常重要。

延展话题:个人资产配置的生命周期

一、青年时期:最应该加大实物资产的配置

      在这个“钱越来越不值钱”的时代,什么投资是比较靠谱的?——实物资产。老百姓除了黄金以外,能够持有的实物资产并不是很多,房地产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所以,这也就是任志强老先生老是跟大家说,“年轻人要早买房,快买房,买不起大房,买小房”的原因。(买不了一线的,买二线的)。(买房其实就是买一个城市的股票)

年轻人一定要加大实物资产的配置,有三个理由:

a、房子是具有“居住”这种消费功能的。

b、买房是对抗资产贬值一个特别好的工具。

c、最重要的是,它给了年轻人以时间换空间的一个权利。

      从目前宏观的大环境来看,全球核心城市,比如纽约、伦敦这些地方的房地产仍然是很好的投资标的。中国的一线城市和一些二线城市的房子也仍然是投资的热点。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你应该有这种加大实物资产配置,以时间换空间,增大自己年轻时候资本积累的意识。

壮年时期:要加大风险资产的配置

      需增加股票、股权的投资。除了要加大风险资产的配置,你还要进行资产的多元化配置。

      为什么?中年的时候,你的多重角色已经开始浮现了,上有老,下有小:父母要养老、医疗,孩子要教育,这些都是你要考虑的问题。所以除了股票、股权投资这些比较传统的风险资产配置以外,你还要考虑资产配置的多元化。比如信托、保险、基金这些金融工具,进行更多元的资产配置。

      有的人收入更高,但是被限购政策给限制住了。可以考虑一些国际上的资产配置,比如国际大都市的房地产的投资。但是除了这些房地产的投资之外,其实全球的资本市场,尤其是美国资本市场上还有很多可供选择的金融工具和金融产品。所以在壮年的时候,你应该加大风险资产的配置,进行资产的多元化配置。

步入老年:加大流动性资产的配置

      到了50多岁,我们慢慢地进入到了一个老年时期。所以这个时候,第一需要:降低风险资产的配置比例,增大安全资产,比如说提高国债这些比较安全的资产的配置比例。第二个,逐渐加大流动性资产的配比。比如把手里的一套房子,反抵押给保险公司,从而每个月拿到一笔收入,直到去世。

    所以学习好金融,善用金融工具可以使人生获得更大的自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年过年一个人留在北京过年。其实自己是不觉得孤独或者凄掺的,但是却觉得朋友圈,微信群很烦人。如今社交网络与人们生活...
    树页阅读 11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