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年少轻狂,导致邓丽君一生的遗憾

96
毛公子的文殊坊
2016.03.04 17:04* 字数 4298

文 / 毛公子


61岁生日那天,场面奢华而壮阔,明星云集熠熠生辉,觥筹交错推杯换盏间不无溢美之辞。

金钱、地位、荣耀,还有家庭妻儿,象征一个成功男人该有的他都有了,人世间所有的美好,似乎也就这样了。

夜晚,当宾客散尽时,他醉意渐醒。

信步走向空荡荡的豪华客厅,墙角华贵的钟表时针已然悄悄指向凌晨2点,已经多长时间没有这么晚睡了?

8年?10年?亦或更久?他记不清楚了。

起身冲了把脸,镜子里是难以掩饰的日渐苍老的容颜,是的,他老了,再难有曾经年少时的梦想与激情了。

但,真的只能这样了吗?

他倚扶着镜壁有些懊恼地闭上了眼,四周一片静寂,任凭水哗哗的流淌……


之一·异国邂逅


……哗……海浪轻轻地抚吻着她半裸在细砂上光洁的脚趾,前方的红红的夕阳正羞答答地沉入海平面。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够像现在这样,一直静静地和你待在一起。”倚在身旁宽厚结实的肩膀上,她幽幽地说道。

“恩,好啊。”他几乎不假思索地答道,此刻正为自己未来事业发愁的他,似乎没有心情同身边的佳人一起欣赏这海边的夕阳美景。

“看!太阳马上就要落下去了,许个愿吧!”她孩子般开心地冲他轻轻喊道。

美人如画

“希望此行《杀手壕》顺利杀青,然后影片叫座大卖吧。”他的语气中有些慵懒。

“还有呢?”

“希望你的歌唱事业也顺心如意吧,然后大红大紫……”

“可你明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她有些生气了,微微地嘟起了嘴角。

“好啦好啦,我错啦,sorry。”见她不高兴,他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错话了。

就在不久前,因为“护照风波”而心情倍受打击的她孤身一人,以进学为名来美国这边调养,好不容易慢慢恢复过来,自己刚才又说漏嘴了。他似乎总是这样大大咧咧。

“你呀……真是块木头……”看到眼前这个大男孩手足无措的样子,她便不再生气,娇嗔地捏了一下他的大鼻子,重新依偎在他的肩上。

同在异国他乡,能彼此相遇相识对她而言已是莫大的欣慰,何况眼前这个大男孩除了大大咧咧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难以容忍的坏习惯。

邓丽君

一年,她26岁,他25岁。美丽的邂逅发生在1979年洛杉矶海边一个旱冰场的某个周末。

那天难得的好天气,处在拍戏空档的他,偷偷从片场溜出来,在海边的人行道上学习溜旱冰。

因为从小习武的缘故,他的运动天赋很高,不一会儿便轻松掌握了要领技巧,并调皮地随着音乐在人群中穿梭滑行。

邂逅总在不经意间发生,就当他正要滑过人行道旁的一个吧台时,一个趔趄,差点撞进一个女孩的怀里。

年轻时候的成龙

他忙着对女孩说“sorry”,女孩却用中文告诉他“没关系”。

异地异国相遇,能听到熟悉亲切的乡音无疑是最难得的,他也就特别留意看了这个女孩一眼:

戴着一副墨镜,头发向上挽着,穿着很休闲,亮泽的黑发、白皙的皮肤、高挑的个子,竟然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东方美人!

等等,还有些眼熟,“天哪!你是邓丽君?!”

她似乎有些紧张,急忙以食指比着嘴唇,要他小声点,还左张右望地向周围环顾了一圈,确定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时,这才轻轻地点点头。


之二·相见恨晚


那天该不会是故意撞向我的吧?”熟络之后,她曾调皮地问他。

“哪有……”他故作镇定。

原来那一阵子她在洛杉矶求学兼调养,过了一段难得的平静生活。

那天被冒冒失失的她认出来后,担心引起旁人的注目,于是她拉着他走到人较少的海边长椅旁,面朝大海聊起了天。

他们俩之前曾匆匆照过面,她是歌坛的明星镁光灯下的高贵公主,而他正处在自己电影事业的发展期。

只是平日工作忙,工作属性也不尽相同,因此之前基本没什么联络。这次竟然意外地在异国碰面,也算是天赐良缘。

“你是成龙吗?”坐在长椅上,她也调皮地问他。

两人相视而笑,他说是她的歌迷,她也自称是他的影迷。

“我们可以相互签名。”他们不约而同地打趣对方。

他大大咧咧的性格配以夸张的表情和动作让她不时咯咯大笑,一扫之前的郁郁寡欢;而她臻于化境的唱功和得体大方的言行举止也让他颇长见识。

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似乎就是那么水到渠成的事情。

(他们两个为数不多的合照)

“在这里能遇见你真好。”她禁不住感叹,他也这么认为。

于是,在拍片之余,他便经常约她一起共进晚餐或跳舞,教她滑冰逗她开心,而她则帮他上声乐课教他基本功,因为他对唱歌很有兴趣。

相处的时间总是美好而短暂,相互爱慕喜欢的感觉在双方的心里潜滋暗长地蔓延。

一个星期后,由于工作需要,他计划转赴圣安多尼奥拍片,两人都有了依依不舍的感觉,但是有着极强大男人观念的他却迟迟不敢说出对她的感情。

直到出发前最后一天送她回酒店,在酒店客房前告别时,她读懂了他的腼腆与胆怯,俯身给他面颊上一个轻轻的吻。

在他高兴的手舞足蹈的同时,也标志着两人跨越友谊的亲密浪漫关系的确定。


之三·渐生嫌隙


恋爱总是甜蜜的,但在彼此熟悉的过程中,原来抽象的轮廓逐渐清晰,当光环褪去,许多矛盾也就接踵而来。

在明确恋爱关系并彼此熟悉的一段时间里,他和她的差异逐渐显露。

关于这一问题,在他拍摄《尖峰时刻》(Rush Hour)前出版的英文版自传中有比较详细的描述:

“她温柔、聪明、有幽默感、又美丽,她在服装和食品上的鉴赏力令人羡慕,她懂得在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用什么饰品……”

“说实话,我配不上她,或至少当时的我配不上她。她是典雅的化身,我却是个没有教化的粗鲁男孩。”

“我一心想做个真正的男子汉,说话没有分寸,能走路时却要跑;她总是穿着得体的名牌服装,我却穿着短裤和T恤就上街;她举止得体,礼貌周全,我对权威不屑一顾,常当着饭店经理和服务员的面做鬼脸,把脚放在桌子上……”

成龙剧照

“她希望和我一个人在一起,而我在公共场合时,不愿没有我那帮小兄弟跟班。我年轻、富有,被名声惯坏了。我爱她,但我更爱自己,没有哪一颗心可以做一仆二主的事……”

这段回忆是他在1998年二度赴好莱坞发展时写进书里的,那时她早已升入天堂3年有余。

能够从容回忆并面对这些经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至少已经不会像他书里写的那样年少轻狂了,但她却看不到这些了。

随后的一件事情,让两人的矛盾直接摆在了桌面上。


那次邓丽君打电话过来说要看望成龙,结果正在打牌的他被身边的小兄弟们起哄了一番,自觉很没面子的他就在邓丽君来了之后冷语相向,制造了尴尬的局面。

并在邓丽君提出单独去吃西餐时,说要带上自己那帮小兄弟,这直接惹恼了邓丽君,从来不曾发脾气的她冲他高声问道:

“你说什么?!”

“叫上我的小兄弟们。”

“我们单独去!”

“你什么意思,他们不去我也不去。”

“这是我们的最后一个晚上,难道你不想单独出去吗?”

“我们可以吃完饭再单独一起。吃饭为什么要单独一起?吃饭要隐私吗?”

“要么他们,要么我。你想和他们一起吃饭,我就走了。”

生活照

见他如此态度,她的心凉了。

眼前这个熟悉的人此刻竟然如此的陌生,她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当时年轻、爱耍大哥架势的我,很气她居然在小兄弟面前这么给我难堪。于是我把刚放下的脚,重新搁回因为她站起来而腾出的空位上,然后自觉很帅地回答她:再见。”

“听到我的回应,她转身就离开了,看到她因为气愤而略微发抖的柔弱肩膀,当时我就有些后悔了,我小声叫了她的名字,但他不知道是气极了没听见,还是根本不想回答,总之她没有理会。”

“我有点急,但又拉不下面子,只好假装冷静的样子,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等她回心转意……”

当我读到这里时,难免从成龙颇具悔意的语句中领略到少许的遗憾。回过头来想想,谁没有年少轻狂过呢?

可惜回不去了


可惜的是,世上并没有那么多的假如。

“……我飞快地从十楼高的楼梯跑下楼去,追到大堂仍然没有看见她的身影,我又朝大门方向冲过去……”

“一推开旋转门,正巧她一脚跨进在门外的凯迪拉克轿车,我气喘吁吁地大声喊她的名字,她还是没有理我,关了车门,车子呼的一声扬长而去……”

冷静下来后,成龙后悔不迭,为自己白天的莽撞而羞愧。晚上,等一帮小兄弟回房间休息后,急忙打电话给她,求她原谅。

不过邓丽君是真的生气了,她告诉成龙:

“你有什么好难过的?现在你有小兄弟,不需要我了,我也不需要你。你干脆嫁给你的兄弟算了。”

想到自己还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的冷遇,还在气头上的邓丽君自然不肯原谅成龙,直接挂了他电话,两人也就此分手。


之四·花容难再


在成龙眼里,那次的分手事件完全是他“自找的”。

虽然已经事隔多年,但在自传里,他还是毫不避讳地坦诚自己当时的幼稚与无知:

“我当时不懂得怎样对待她或任何女人,我对爱情毫无经验,我又有这么大的压力,要去向我的影迷们、向香港影视界、向全世界证实,我是一个大男子汉。”

当然这个事件在两人维持了约两年的恋情里只是一个导火索,这段后来被传为佳话的“地下恋情”,当时不能公开的原因主要与两人的事业有关。


两个人都是俊男美女,活跃在影视屏幕上。

当时的邓丽君已是巨星级人物,于1980年当选台湾金钟奖首位最佳女歌星,80年代初期先后受邀于林肯中心、洛杉矶音乐中心、拉斯维加斯凯撒皇宫举行个人演唱会,事业逐渐稳定她需要一个坚实可依靠的臂膀;

邓丽君演出剧照

而成龙则初崭头角,刚刚将自己的独树一帜的武打风格搬上屏幕为大众所熟知,还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经营他自己的演艺事业。

与邓丽君分手后不久,成龙旋即与林凤娇结识并相恋,于1982年秘密结婚,同年诞下儿子房祖名。

这一举动无疑让邓丽君非常生气和痛苦,同时也彻底断了她的思念。

甚至于在当她出席1981年香港金曲奖时,甚至哭着说宁可不领奖,也不愿意从刚好就是颁奖人的成龙手中接过奖座。

演出剧照

1995年5月8日,邓丽君与法籍男友保罗在泰国清迈度假期间,急性哮喘发作而离世身亡!

消息传出后,过度震惊的成龙倍感突兀愕然甚至瞬间忘记了流泪!斯人已逝,唯有饮恨。

随后的日子,成龙黯然神伤甚至用电脑将自己和邓丽君的声音,合成演唱了那首《我只在乎你》的歌曲,并一遍遍循环播放。

对此,结发妻林凤娇豁然大度的态度很让人称赞:

“当时我能做的就是默默递给他一杯酒,我尽可能地压抑着自己心里的酸楚,希望他能从无限的缅怀中醒来!”

成龙固然花心,但他也有真情和真爱,但是

“漂泊不定的影坛搏杀,决定了他始终难以成为居家男人,最终成龙拥有的只是沉默相守多年的林凤娇”。

“至于成龙和邓丽君的恋情聚散,正如常言说的那样:两条有间距的平行线,最终很难延伸相交!”


之五·遥忆佳人

如果没有遇见你 / 我将会是在哪里 / 日子过得怎么样 / 人生是否要珍惜

也许认识某一人 / 过着平凡的日子 / 不知道  会不会 / 也有爱情甜如蜜

任时光匆匆流去 / 我只在乎你 / 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

人生几何  能够得到知己 / 失去生命的力量  也不可惜  …………

(有爱的人在身边,每天都是晴天)

熟悉的旋律不知何时响起,仔细去听却又模糊难辨,右耳严重的听觉障碍常常让他幻听,然而今晚上这首烂熟于心的旋律真的也是幻听吗?他不知道。

关了哗哗流淌的水龙头,他带着困意走向卧室。

佳人难再得,唯有遥忆君。

他小声嘀咕着,愿你天堂一切安好。


成龙&邓丽君 合唱《我只在乎你》绝版MV

这是后期合成的MV,实际上,成龙和邓丽君并没有同台对唱过。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标注“简书作者”。

转载请联系毛公子授权,违者必究!!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