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

之所以把文章题目记为“回归”,是因为离开简书已经有半年时间,这半年的时间中,没有写过一篇文章,也没有登录过自己的账号。说起来惭愧,三分钟热血,形容我再合适不过。受朱学东老师的流水账的影响而申请了简书账号,谁知荒废了半年。得闲之后,故而重拾,准备在大学最后一年,将我的状态在简书上做一个记录,以便省视自己。


上半年缩影

上半年,是我大学三年过得无比充实的半年。从3月份到9月份,一直在心无旁骛地准备考研,由于本科学的是新闻学,而感兴趣的方向是传播学,故而要重新学习,重新看书。有一段时间被传播学的各个学派搞得焦头烂额,记不住每个学派的代表人物,记不住概念,看书看了之后就忘。结构主义,功能主义,实用主义,实证主义,后结构,后现代等等这些词天天在脑海中旋转,旋转,抓不住。其实传播学要追根溯源,是与社会学和哲学、心理学等相关联的,而我没有此类的知识基础,所以理解时只能囫囵吞枣,看不懂就背。发现其实这样也是有用的,最起码我现在对于各个学派的 代表人物及其主张有了了解,对于传播学的五大研究方向基本掌握,虽然只是皮毛。

记一位影响我至深的老师

比较幸运的是,能在大学最后的课程,选了老师的课。不得不说,老师对于我坚定研究生的学习起到关键的作用。在他的课程上,深深地感受到自己知识的匮乏。印象最深的是他说,“每一门学问都有自己的源头,你学习任何一门知识,都应该找到它理论的最初源头;每一门学问,也有自己的研究通路,大多数人走了大路,但要想做出一定的成绩,就要找到自己的窄门。”我想这些话我会记住一生。

老师是知道我要考南大的,在课间,老师从讲桌前走到我的桌子前,说“昨天你学姐给我打电话,说了她在研究生期间所遇到的一些问题,当时我就想着一定要告诉你。你学姐也很优秀,但是在南大,面对老师的书单还是吃不消,所以你要做的是现在就要开始读书,关于选书,你就去看你喜欢的导师目前所研究的方向,以及研究论文,看他都在看什么。从现在开始准备,这样在研究生学习过程中不至于那么吃累。”不得不说,我当时真的要感动哭了,我只是在向他请教问题的时候,说了一句我想考南大,而老师却记住了。暑假的时候,关于后结构主义不明白,给老师发微信,过了一天老师才回。原来他去了长白山,山上没信号,下了山立马给我讲解,而且是一个一个字的回复没有用语音。何其有幸,在大学期间遇到这么多可爱可敬的老师,是谁说大学的老师只管上课的?反正我所遇到的老师不是这样的,他们一心为着学生更好的发展而努力。

10月份-12月份计划

虽然我现在不考南大了,但我依然谨记老师的话,在研究生期间认真读书。不,应该说从现在开始认真读书。所以以后就在简书上定时打卡,敦促我的读书计划。

目前正在艰难的啃《传播与社会:政治经济与文化分析》,发现自己对于政治经济方面的问题真的是一窍不通,尽全力去啃。其实我比较期待正在路上的《交流的无奈》。

期待下一次的交流


记于2017年9月26日晚21:42分的青岛雨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复盘 学会了用幕布
    杨小羊story阅读 57评论 0 0
  • 好像从有了微信开始,每个人都需要心灵鸡汤,正能量的东西,为什么?最近有了答案,原来我们内心太缺失了,手机让距离近了...
    微尘_5aa4阅读 396评论 0 0
  • 其实,关于偷偷想念这回事,是比较残忍的。不允许自己光明正大,又不允许自己的想念太悄无声息对方未察觉一丝一毫。这样的...
    御楚使者阅读 334评论 0 0
  • 《时间简史》是史蒂芬.霍金最著名的作品,此书阐明的是时间和空间的本性,以及宇宙的过去和未来。这是物理命题,也是哲学...
    路语旁集阅读 176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