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正弦人生(二)

      初二有一件不得不提的事,那就是我懵懂的初恋,其实也算不上恋爱,只能说是互生情愫吧。

      记得那是一个夏季的某一天,我们骑着自行车压马路,不知道怎么的,那天就我俩。骑着骑着我们都停了下来,他来到我的面前,看着我,说“把手给我,闭上眼”,我照做。他好像在我手里放了一个东西。等我睁开眼,他骑着车子快速离开了。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回过神来看手里的东西,是一颗红色的心形玻璃,不大,却很耀眼。

青葱岁月

      在那之后的日子里,我们经常偷瞄对方,但独处的时间却很少,大部分时间还是和几个要好的同学在一起。记得他曾经跟我聊到以后的生活,现在好好学习,争取一起考大学什么的,当时也偶尔憧憬一下大学的生活,感觉很美好,但转瞬即逝,也没多想。后来我的一个女闺蜜看穿了我俩的心思,劝我不要这样,说这样会很影响学习,我好像并没有听进去。在那段时间,几个要好的同学曾经一起到我家玩过,也包括他,记得我爸还挺喜欢他的。

      后来没过多久,他和那个劝我“以学习为重”的女闺蜜一起转学了,转的太突然,我们还没来得及互相表白。但距离并没有斩断我们的情丝,他有时会回来学校看我。但我或许是碍于面子,害怕别人说闲话,这会的我却突然转向了,有一次他让同学叫我出去,我拒绝了他。后来听同学说他很郁闷,在校园里晃悠半天后就走了,还给我留了两本复习资料。

      让我不再理他或许还有别的原因。那会我的学习成绩并不好,重点高中肯定没戏,剩下就普高或中专了。有一天在校园里碰到校长大人,因为是亲戚关系,所以早就认识。他亲切的停下来问我:“你以后是想考普通高中还是中专啊?”,我忘记当时怎么回答的,只是有一股莫名其妙的黑暗情绪充斥着整个身体。其实校长问我的时候,我内心的话是“我想考大学”,但也只是心里的话。

      校长的问话并没有恶意,却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所以“初恋”就在这种压抑的情绪中被我自己亲手斩断了。初三一年我和他没有任何联系。但读高中之后的三年他经常给我写信,算是情书吧,不过我一封都没有回,他坚持写了三年,想想他真是一片真情,可是我的感情早就翻篇了,在他之后高中三年我没有谈恋爱,尽管有不止一人追我。不得不说那会的我真是傲娇啊。

      时间再回到初中,转眼进入了初三的生活。我的成绩依然不好,我对初三的校园生活几乎没什么记忆,就记得初三下学期有几次摸底考试,我有一次考了班级25名,还有一次考了第四名。初中快毕业了,人生面临着诸多变数,未来我们将会被重点高中、普通高中、中专或毕业回家分流,决定权就看你的分数。在正式中考之前有一次预考,我的分数线很神奇的进了重点高中分数线,但这并没有让我高兴多少,因为按照我平时的成绩根本考不上重点高中,所以如果根据预考成绩报了重点高中,等真正中考时如果成绩不理想的话,后面很可能连普通高中都没得上。那会是这样划线的,分数最高的是三所重点高中——一中、二中和八中,中专次之,普高分数线最低。

      我最后还是根据预考成绩报了重点高中,结果是我以超出重点高中30几分的成绩被三所重点高中中最好的一中给录取了。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异常平静。我记得录取通知书是校长亲自送到我家的,我既没表现出高兴也没表现出不高兴,校长倒是高兴坏了,跟我爸激动的聊个没完。那一年中考我们年级平时成绩最好的一个学生考上了八中,还有一个平时成绩也公认不错的同学由于没考上重点高中直接回家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也就是说那一届毕业生100多个人就考上了两个重点高中,我考的一中是最好的。这样的结果谁也没料到,但直到这时我才敢在心底重新喊出那句话“我要上大学”。

      人生就是这样出乎意料,我居然高分进入了市里最好的高中,全校就我一个。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40岁的林心如最近顺利产下爱女,闺蜜蔡依林马上为她送上祝福。两人还高高兴兴地拍了合照。 在这张双林同框的照片中,蔡...
    李圣翔阅读 71评论 0 0
  • 每天都看新华社的夜读,昨天的文章大意是影响你生命长度的三个不良嗜好①垃圾食品②廉价娱乐③无效社交。 虽然常说,我们...
    卉19253阅读 364评论 6 16
  • 一整天的我都处于无处安放的状态,无休止的喧闹,无价值的忙碌,机械的重复着日日重复的话,我的生命就在这琐碎、细小、喧...
    艳红超然物外阅读 112评论 0 0
  • 这座城市 永远不缺人群, 熙熙攘攘, 车水马龙。 坐在广场前的台阶下, 凉风习习 路上的车疾驰而过, 对面大楼正燃...
    默言silence阅读 65评论 0 0
  • 某高档写字楼的停车库,下车前我整理了下妆容,精致而优雅。摇曳生姿的走向办公室,同事见了我都礼貌的喊一声“王总”,我...
    蓝调高脚杯阅读 15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