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 | 《问茶》:接天引地,清格自在

很久前,获赠一本新书:秦燕春女士的《问茶》。

与我同龄的秦燕春女士毕业于北京大学,始修西医,后治文史,获博士学位,目前为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印象中有鲁迅弃医从文,“医”只能医治病人,“文”却可救治社会。这又是一位,我粗略翻阅,文字中夹有大量古籍书画作品,作者饱读诗书,也行踪万里,我且与其同行:“且让我们的眼眸、鼻翼、口吻与心情一起联袂上路,循着茶香,走问天涯,地头海角处,青青华盖那满枝头的春深,便是不老无忧、远离造化污染、沉沉稳稳一株茶了。”

在这匆忙的日子里,一个星期能抽点时间品读,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了,从不奢茶,从来都是牛饮的我,开始琢磨茶,品味茶,选择茶。我的茶叶多来自乡土乡亲的“无农药茶”,以前不觉得这茶有什么特别,如今,偷得浮生半日闲,泡一杯清茶,斜趟在床上榻阅读“问茶”,忽然感觉日子过的,有了一点“厚”度!

“过日子,还有比这个‘厚’字更漂亮的写法么?头顶上,有青天,有敬畏,‘安得广厦千万间,大癖天下寒士俱欢颜。’”中国祖先创造的字,就是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涤生(曾国藩)日记:言士要转移世风,当重两义,曰厚,曰实。”《问茶》引经据典,从陆羽的《茶经》朔“源、具、造、器、煮、饮、事、出、略、图”,如一部厚重的文化宝典,我们了解得太少了。

记得当年“怡清园”创办之初,通过《长沙晚报》向社会征集对联,我应征写了一对,没被选上,这是有原因的,没到喝茶的年龄,没有品茶的经历,诗文怎能有积淀?读书,是我的生活,不断的学习让我有机缘结识更多优秀的文人朋友,内心也就丰富起来。看人看事的心态也与年轻时不一样了。

“茶是自然的恩典,拔地关天,入人心思,神乎其神。”禅师与茶道,自古名山多名寺,名寺多名茶,明海禅师曰:

遇水舍己,而成茶饮,是为布施;
叶蕴茶香,尤如戒香,是为持戒;
忍蒸炒酵,受挤压揉,是为忍辱;
除懒去惰,醒神益思,是为精进;
和敬清寂,茶味一如,是为禅定;
行方便法,济人无数,是为智慧。

好茶遇好水,亦友亦师亦伴侣,都是“缘”啊!“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时过境迁,茶还在那里,清净慈和安住,大有自在,欢天喜地,万物皆妩媚……

今日才读完这本书。结合书中的优美文句,总会有新的感悟,比如:

“好茶要求的生长条件:上者生烂石。野者上,园者次。”

“这茶,发展来,进化去,树型有乔木、灌木、叶型有大中小,杀青有晒、蒸、炒、烘,形状有针、珠、芽、片、或饼、沱、碗、砖……但,作为起点的与恒定不变的,始终不就是个大叶乔木直立的野生茶么?”

“山水供养,自然而然,远比这人工制造修剪甚至染色假冒醇厚得多。”

做人,做事,与茶无异,循着茶香,人生如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