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随风

剧照《如果·爱》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晓梅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腰酸背痛,今天的客户格外难伺候,让工作七八年的晓梅有些吃不消,像是回到了刚刚工作时的手足无措、狼狈沮丧。

晓梅是一家婚纱影楼的化妆师,平时的工作就是给来拍婚纱照的准新娘化妆,偶尔也会跟妆,跟去婚礼现场,也算是见惯了各色各样的人,见惯了世间百态。

并不是每一对来影楼拍婚纱照的男女都是那么相爱,有人敷衍了事,有人一头热,有人挑挑拣拣,什么样的人都有。

今天来的一对男女,男的长相一般,一直盯着手机,心不在焉,女的有些刻薄,从修眉开始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平时半个小时就能化完,愣是用了一个半小时,还是不满意,她觉得晓梅没有让她脱胎换骨,没有化出她的倾城之貌。

小小的眼睛挂在大饼脸上,晓梅已经极力挽救了,用了传说中的某某大眼睛睫毛膏,眼睛还是小小的,塌鼻梁也没有化成欧美人那样的高鼻梁,她很生气,晓梅只是一个化妆师,手里拿的是眉笔,不是手术刀,不能在她脸上雕刻出美丽的花朵。

在男人不耐烦地催促下准新娘出了化妆室,拍两张就举手喊停,晓梅提着化妆箱就要给她补妆,晓梅累,摄影师也很累,所有人都累,只有她一个人精神抖擞。

在晓梅给她补到十二次妆时,夜幕降临,一天的拍摄总算结束了,晓梅累得不想说话,背上包包逃似得跑出拍摄基地,觉得好累,好委屈,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是一个不合格的化妆师?连简单的修眉都不会。

连着喝了两杯珍珠奶茶,淡淡的苦楚才算压下去,匆匆赶到家,往大床上一躺,就想这么一睡不醒,睡到地老天荒,可是,晓梅不能。

剧照《如果·爱》

拖着疲惫的身体,冲了一个热水澡,吃了点东西,穿上一件白色的连衣裙,米色大衣,踩上高跟鞋出了门,在市中心灯火辉煌的大楼前下了车,晓梅并不想进去,她不喜欢这样嘈杂的环境,但为了赚钱还是走了进去。

在这里大家叫她花花姐,她是一个化妆师,来给这里的女孩子们化妆,已经在这里兼职一年了,还是有些不太习惯。

走上二楼,十几个房间里飘出来的音乐声往她的耳朵里灌,从开始时的烦躁不安,到慢慢习惯,偶尔她也会和她们一样,手里点支烟,看着白烟袅袅发呆。

昏暗的灯光,不需要妆容多么精致,但一定要浓艳,否则脸色会显得不够妩媚,这是她一年来的经验,曾经晓梅对她们充满鄙视,觉得做什么不好,整日想着不劳而获,浪费大好年华。

了解后才知,她们各有各的苦,各有各的烦恼忧愁,和她一样,吃五谷杂粮,也会生病也会脆弱,晓梅渐渐不再讨厌,人各有志,她不也一样,为了生活妥协了。

无事时,晓梅也会喝两杯,唱上两嗓子,唱着她的过往,她的青春一去不复返,转眼已经三十二岁了,曾经的情窦初开,懵懵懂懂离她而去。

曾经,晓梅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那是她的初恋,那时她刚刚十九岁,花一样的年纪,抱着课本走在校园里,无忧无虑,直到在桃花盛开的季节认识了他,一个帅气阳光的大男孩,身上背着一把吉他,他是一个流浪歌手,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

晓梅不顾家人朋友的阻拦,退了学,和他远走天涯,他在台上歌唱,她在台下为他鼓掌,他们一起流浪了三年,晓梅开始期待和他组成一个家庭,期待有一个温暖的家。

他是一个向往自由的人,向往蓝天白云,怎么可能归于平凡?他们有了争吵,他说晓梅变了,不再是那个浪漫的女孩,成了一个庸俗的女人,身上沾染上世俗的气息,她不再是他的缪斯女神,在她身上再也找不到所谓的灵感。

晓梅被他遗忘在城市的角落,晓梅不停地寻找,走遍了他们曾经走过的路,始终没有他的踪迹,晓梅累了,带着对他的恨与爱,回到了曾经熟悉的城市。

在妈妈的劝说下学了化妆,去影楼工作,开始时,晓梅很是羡慕来拍婚纱照的男男女女,有时候会偷偷试穿店里的婚纱礼服,带上皇冠,想象着她的婚礼,可惜身边没有他,时间越久,她越分不清到底是爱他多一点,还是恨他多一点。

剧照《风月》

生活就这样不咸不淡向前滑动,晓梅也相过亲,也有男生追她,大概心死了,大概缘分还没有到,她始终一个人,父母逐渐老去,晓梅才发觉金钱是个好东西,她应该更努力地赚钱,就算是有一天老去,她也可以住最豪华的养老院。

一年前在一个客户的介绍下,来到这里做兼职,如果是十年前,她不屑赚这份钱,现在不同了,她需要这份兼职,需要这份世人眼中“不干净的钱”。

偶尔,有人问她要不要来这里上班?晓梅笑着拒绝,她不是贞洁烈女,但她还是喜欢行走在阳光下,喜欢炽热的太阳,甚至于那些难缠的客户,看着她们穿上洁白的婚纱,听她们诉说她们的爱情故事。

摇曳的红酒杯在昏暗的灯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晓梅不太喜欢喝酒,但她喜欢看那浓烈的红色液体在玻璃杯里摇晃,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午夜十二点,这是晓梅下班的时间。

这个时候夜已深,只是这里的夜生活好像才开始,透过玻璃窗望下去,大街上冷冷清清,只有身后还是热热闹闹。

晓梅坚持十二点下班,即便他们要给她双倍的工资,她也要回家,她也不知道为何这样坚持?开始时,她告诉自己不要同流合污,现在想想有些可笑,在这里,她是一个没有姿色的老女人,不用担心有人逼良为娼。

这里的人都叫她花花姐,她学着这里的人给自己起了一个花名,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叫晓梅,在哪里工作?住在哪里?她还是有些介意。

走出化妆室,穿上米色大衣,往电梯口走去,迎面走来一个摇摇晃晃的男人,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酒气,这样的人几乎每晚都能见到,她没有在意,只是今晚有些不同,摇晃的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要和她喝一杯。

他们的争吵声引来保安,保安客气地叫她一声花花姐,男人踉踉跄跄地靠在保安身上,口吐恶言,就像古代的纨绔公子强抢民女那般不依不饶。

晓梅苦笑,她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一怒之下,从吧台拿起酒瓶砸在了男人脑袋上,玻璃碎片四溅,男人的脑袋流出鲜红的液体,晓梅原本浑浊的脑袋瞬间清醒,她打人了,还见了血。

男人不依不饶,没有人报警,老板匆匆而来,让她道歉,晓梅无奈,只能连着喝掉三杯酒,低头道歉,男人也清醒了,也明白,他纠缠的女人是一个化妆师,不是他随意可以拥抱的女孩。

剧照《风月》

一场风波原以为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天,同一时间,同一个电梯口,晓梅遇到了那个男人,男人的目光依旧不怀好意,依旧满身酒气,摇摇晃晃,晓梅觉得她的兼职应该结束了,下意识地把手伸进手提包里,包里躺着一把水果刀,那是她的防身武器。

只是,水果刀没有来得及面世,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他长得高高大大,一身西装,脸上带着笑容,说着圆滑的话语,像个生意人一样,八面玲珑。

这个声音是那么熟悉,那张脸是那么熟悉,只是脸上的笑是那么陌生,那双弹吉他的手握住了那么一只油腻肥胖的手,那张能发出动听歌声的嘴巴一张一合,说着那么世俗的话语,那是晓梅从没有想过那样一个不羁的少年能说出那样的话语。

从没有想过时隔多年,他们会在这样的场景见面,他变了,变成了他口中庸俗的人,晓梅突然释然了,不是她一个人变了,他们都变了。

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晓梅突然号啕大哭,委屈、难过,好像都有,他没有追出来,他不再是她的爱人,他也不再是曾经的那个少年。

最终,晓梅辞掉了那份兼职,工资虽高,风险也高,看着镜中的自己,长发飘飘,眉眼依旧,只是少点了什么,晓梅擦干眼角的泪珠,拿起桌上的剪刀伸向那一头长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二年,玛丽苏过得很不顺。人到中年,本应该一切都安定下来,享受稳定的生活,不用轰轰烈烈,但也应该有平平淡淡才是真的...
    经济的草根阅读 101评论 0 1
  • 玛丽苏从小梅这里借到钱,就在北京王府井街区的地下超市的入口附近开了一家安利雅姿化妆品生活体验馆,店面选址和装修,都...
    经济的草根阅读 144评论 0 1
  • 1.序言 苏慧坐在青城后山的山腰环望四野的时候,是一个天朗气清的上午。此时,幽静秀美的山峦一如淡雅的少女般沉静。近...
    万物爱怜阅读 155评论 0 1
  • 一、jQuery简介 JQ是JS的一个优秀的库,大型开发必备。在此,我想说的是,JQ里面很多函数使用和JS类似,所...
    Welkin_qing阅读 2,096评论 0 1
  • 意志力,是什么?为什么这么重要?《自控力》的第一章进行了详细的说明。一直觉得自控力很重要,应该要提高自己的自控力,...
    芸芸倾心阅读 1,565评论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