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侃东瀛之《商贾之城,大阪》

字数 1392阅读 42

为了更好的学习语言,在日本工作期间,有那么一段时间(每周或隔周)会和日本的老人进行聊天、交流。

这是大阪国际交流中心组织的一项公益性质的活动。他招募日本当地的志愿者(多数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以及有志于提高的日语并希望寻找对话机会的外国人,在每周六的特定时间随机组合的一对一座谈,每次时长1小时30分钟。

活动相当受欢迎,一方面,外国人由此可以获得地道的日语沟通机会,另一方面,日本很多老人平时比较孤单,能有机会和外国青年人说说话,似乎也是求之不得。

至于说是公益性质(事实上我也吃不准)是因为费用实在便宜,10次才2000日元(按当下的汇率计算,还不到人民币120元)。虽说不提供教学服务,无法替代专业系统的语言课程,但毕竟机会难得,比比国内找外教陪聊一小时的价格,这点钱纯粹就是一个形式,简直和白送一样。

大体上,随着我语言水平的一点点提升,交流的含金量也逐步提高。

不过,偶尔也会碰到对方(老人)似乎状态不佳,聊得比较敷衍的情况。那也无可奈何,毕竟并非商业性质的标准化服务,如同天气也有时阴时雨,总之抱怨不得。

一般来说,日本人在公众场合总是给人以顾虑颇多的印象。著名学者李兆忠甚至因此写过一本名为《暧昧的日本人》的书。念倒是没有念过,不过就我的亲身经历来说确实如此,鬼子们一旦暧昧起来,那是相当麻烦的事情,别的不说,最直接的就是说话罗嗦。本人或许是出于好意,但明明很简单的事情搞得敬语、比喻一大堆,听的一方如果是日语有限的外国人,就仿佛进入了异乡的车祸现场,完全找不着北了。

与工作场合的上班族相比,国际交流中心的老人们或许是久经风霜、人情练达,也可能只是接触多了外国人,有了交流经验,总之说话相当直接。喜欢也罢讨厌也罢,对也好错也好,都不带过多修饰的表达出来,这个实在是谢天谢地。

记得一次我提到自己去兵库县神户附近的西宫、夙川、芦屋一带游玩(畅销书作家村上春树出生、成长的地方)。没想到对方(一位日本老太太)竟然一脸向往地插话道:“啊!那是个好地方,比大阪强多了!”

“哦?为什么这么说?”我来了兴致,顺势问道。

“唔……这个么。”她略略思考了以下措词:“总之吧,大阪这个地方,自古以来就是个商人的城市,所以好不到哪里去。”

诶!?

由于是商贾之城,所以好不到哪里去?

这可不是一个‘政治正确的资本主义式’的答案,莫如说更接近中国古代‘士农工商’四民顺位排序下的传统观念。从雅典到罗马、从巴黎到纽约,但凡各个时代盛极一时的都市无一不是商贩云集,百业兴盛。

难道不该是:正因为是商贾之城,所以才是好地方,才对么?

即使作为中国人的我,也不会说出什么:上海吧……是个商业城市,所以好不到哪里去。这样的话。

或者,只是因为老太太年纪大了,思想跟不上时代了,所以才说出这样古味十足的话么?结果,有心地问了一圈人,发现这还真不是老太太个人的观点。全日本对大阪人的评价都高不到哪里去,甚至大阪人自己也这么说:“大阪,商人比较多嘛……”随之露出一个‘你懂得’的表情,也真是够自暴自弃的。

不过么,没有人会不喜欢被夸奖,大阪人也一样。

一次聊天时,我不失时机地说道:“不管怎么说,和东京相比,我觉得还是大阪有人情味。关西口音听上去也比标准语(现代标准日本语以东京口音为基础)更温暖一些。”

这么一提,对方果然满脸欢喜:“诶?你也这么觉得吧?我就说嘛!和东京的假模假式相比,还是大阪人比较上道!”

说起来,也不尽是为了讨好对方。或许是上海人的缘故,反正我确实是觉得大阪还不错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