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别看轻别人的生活

在推特上看到一句话,大意是就算是五岁的孩子,他也经历了你完全不知道的五年,他的人生也值得尊重。

所有事情只有经历过才能感同身受。可是我们身边往往充斥着各种鄙视圈和羡慕圈,很多人仅靠自己的无知和想象,来私自认定别人的生活很轻松,而自己才是天下最苦最累最需要加薪最需要安慰的那一个。

比如以前,我一直觉得护士这份工作不算累。我也去过医院,看到的护士无非就是坐坐班聊聊天,病人有需要的时候帮一把,工资还挺高。我嫂子就是护士,她每次下班之后回到家,都好像很悠闲,追追剧,散散步什么的,这让我一直很羡慕。后来有一天,她早上下夜班回来,到我房间来和我说事情,我刚看到她的时候吓了一跳:脸色惨白,大眼袋黑眼圈,和平常健康活泼的样子完全不一样。每隔三四天便是一次夜班,一整个晚上都不能好好休息,还要打起精神照顾病人,对身体的损害真得很大。

后来断断续续听过她一些别的吐槽,病人们只要住进病房,所有一切需要都要找护士,各种鸡毛蒜皮的事情每天都应接不暇,还要保持良好的态度。遇到一些病人无理取闹,还会莫名其妙受夹板气。除了病人,还有同事和上司的关系要处理,就算是不争不抢的人,有时候也会被动卷入某些不想参与的事情。

是不是有些眼熟?把病人换成客户或者学生吧,我已工作的朋友们几乎都用同样的模板向我抱怨过。

我上本科的时候,我们的辅导员曾经在开大会时当着所有学生的面哭了起来。虽然我并不喜欢她,觉得她又势利又多事儿,但她那天讲的话让我至今无法忘怀。

她说,你们要好好学习,学历很重要。我每天朝六晚六,大事小事连轴转,领导安排的事情不能不做,学生的事不能不管,每天都很累,却拿很低的工资,晋升的机会也很少很渺茫。你看你们韩教授,不需要坐班,一周来上两次课就行了,学校各种好待遇给供着,随便申请个项目就是几十万,工作中没什么琐事,可以安心写论文,多写几篇就能评职称……

我读博之前一直对她这段肺腑之言深信不疑。因为据我自己的暗中观察也是如此,大学的任教老师们,时间特别自由,有课上课,没课回家,金钱和名誉都可以靠写几篇论文,申几个项目得来,他们的拿手好戏就是写论文,这对他们又不难。

所以我一直很憧憬大学教师这个职业,在这份憧憬的驱使下我读了博。

然后发现根本不是那回事儿。他们或许时间自由,但是自由的时间全部用来搞学术了;项目很难申请,申请下来也没多少钱;要写论文不难,要写一篇高质量的论文并能投中比较好的期刊,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刚入职的年轻教师甚至连时间自由也没有,前几年花费在备课上课站稳脚跟儿的精力比搞学术还多。就职学校的名气往往和待遇相反,他出门时你觉得他是光鲜亮丽的高级知识分子,其实背地里连房租都快交不起了。

在这个世上活着,谁也不比谁容易。

我常常在朋友圈吐槽博士生活,有个杠精朋友每次都会跳出来和我唱反调,我说博士补助低,她评论:你天天啥贡献也没有,国家一月给你两千还嫌少?我说写论文好难,她评论:跟谁没写过论文似的,复制粘贴有啥难的。我说天天熬夜发际线上移,她评论:你又不加班,熬啥夜,少看点电视剧吧。我晒了两张旅游照,她评论:你咋那么悠闲,有寒暑假还没作业的人就是好。我有次说上班的朋友不要再羡慕我的生活啦,我也很辛苦。她像被踩到尾巴,连续评论了我好几条:上班族也很辛苦好吗?你没上班你不知道。做学生最好了,你可知足吧。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我后来把她拉黑了。


图片来自网络

我知道上班族很辛苦很辛苦,一些朋友上班后的遭遇,我单靠耳朵听,都觉得很心疼。有朋友在体制内,外人羡慕不已,他自己却天天加班到吐血还要应付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有朋友进了私企,高工资好待遇,却每天恨不得长出八只手,来处理堆积在一起的工作;有朋友在博物馆工作,外人觉得最清闲了,可实际上大事小事连轴转,不到半年就从傻乎乎的应届生磨炼成了全能手;有朋友是初高中老师,学生不听话,同事关系难处,领导颐指气使,工资少的可怜……各行各业都很辛苦,某个程度上讲,博士也是份工作,高强度的脑力工作,也很不容易。


图片来自网络

我有个妹妹今年上初二,家人宠爱,任性贪玩,我一直觉得她日子过得很美。直到互相关注了微博,才发现这个孩子每天有写不完的作业,十二三岁的年纪,天天熬夜到一两点。孩子也不容易。

前一段时间搬宿舍,联系了搬家公司,感觉东西不算太多,对方收的不低,还和他们讨价还价了一番。后来人过来搬了,把东西码在一起,一次要压在背上好几件,体积和重量都超过了他们的身材和体重,突然觉得他们很不容易。我们的东西比较少,也没有家具什么的特别重的东西,不知他们平常搬运寻常人家,需要这样压弯了腰,步履蹒跚搬上多少次。

当然,这是他们的工作,我不至于圣母心泛滥给他们加钱。只是感慨,真得都很辛苦。我们日常的脑力使用量和他们这种体力使用量也差不多,只是我们天天坐着,看上去很悠闲,没什么视觉冲击。

前天和爸爸一起看电视,CCTV9纪录片《非洲》,我看着好山好水,不由说了句:“当这种纪录片的摄影师可真好,全球各地看美景。”我爸瞥了我一眼,说:“你把他们的日子想得太美了。他们在荒无人烟的地区行走,四处潜伏着各种危险,每天吃不好睡不好,有时为了一个镜头,或许要蹲点好几天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要是你你愿意吗?”

我们总把别人的日子想太美了。我爸说得真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