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枪(2)

第二章 飞砂风中转

铜锣湾的古惑仔们去哪里了?老炮儿们去哪里了?龙头棍没人抢了吗?

身披一袭黑风衣的英雄似乎都年过不惑了,手提一把裁纸刀的不良少年似乎都中年发福了,没有扑街的都转行了,没有成为扛把子的也转行了,没有吃牢房的或者已经下了山的,估计也都转行了吧。

羽信自以为还年轻,至少在某些爱好上,还是能够与少年们沟通的。撇开那些新歌榜上的歌手与乐队,撇开那些主播室里的网红,撇开最热IP改编的宫廷剧,撇开各种明星娱乐秀节目,还是能够与世界流行接轨的。

所以,当羽信坐在一家只能点咖啡和奶茶却不能将烟头随意掐灭在脚底的网吧里,恍如隔世。从小学三年级就开始在各大网吧流窜的羽信同学,居然连电脑的开机电源都找不到了……说好的单机游戏呢?知识产权保护之后,听歌要买会员、美剧不再更新、单机游戏的破解版纷纷删除了下载链接,连网吧都没有单机游戏玩了?

羽信看看左边,某个ARPG的网游;看看右边,某个竞技类的攻塔网游。

“大叔,瞅啥呢。”身边那个年纪勉强超过20岁的小胖子瞥了我一眼。

“没啥,看看现在流行玩什么?”

小胖子乐了,道:“大叔当年玩啥,魔兽还是CS?哦不对,应该是玩红警和星际的年代吧?”

嘿嘿,小样,自以为是了吧。当年咱们可是新中国第一代游民,红警都是第二代高级产品了。“Quake2玩过没?Doom呢?”羽信故意卖弄。

“呦,古董级玩家呢。Quake3倒是见过,来回跳得头晕。我爸说他玩过三角洲,就是开枪还有条笔直弹道的那个。”

三角洲啊……20世纪末最颠覆想象的游戏。用Windows3.1系统玩Quake2的时候,多少人开始幻想一种可以多人连线、可以在开阔战场团队作战的游戏。那时候这种游戏方式还被写成科幻小说了。

“现在FPS(第一人称视角射击游戏)还有什么新鲜的游戏不?”羽信从参加工作以后便极少来网吧了,快十年了吧,当年一同泡网吧的狐朋狗友都有了各自的营生和家庭;学生时代曾幻想过的游戏人生,自踏入社会后便破灭了。

“有哇,单机的有使命召唤系列,联机的……靠,快回防,打野的死去哪儿了?”小胖子的这一盘对战进入决赛阶段了,看样子战况有些捉急,“碰到小学生了,你说小学生咋今天不上学呢?对了,联机的玩吃鸡。”

“吃鸡”倒是听说过的。羽信看过日本电影《大逃杀》,也知道“绝地求生”系列游戏的内涵。

“来来,我正好约人来一局,三缺一,带你得了。”小胖子爽快地输掉了手头的攻塔游戏,热情地手把手教羽信进入“绝地求生”。

羽信随手注册了多年不用的昵称——“嘎亮”。眼镜的意思。若非高度近视眼,又怎会有瞎了的烦恼。

小胖子果然也是该游戏的个中老手,用了个00后特色的昵称“射歪了”。他的好友都宅在家里,只是通过耳麦在打招呼。有一身嘻哈装扮的“家有三亩田”,另一个选用了女生形象的猥琐男“原味辣子鸡”。

选图,匹配,进入机舱,跳伞……

“嘎亮,你没跟随啊?”辣子鸡突然出声。

羽信一脸懵,啥跟随,却眼看着队友三人已经跳伞了,自己还在飞机上观望。

“射歪了”赶紧将脑袋凑过来,大呼忘记教了。

“快快,跳伞,落地朝我们靠拢。”

“三亩田”似乎更沉稳一些,让羽信找个房子躲起来,别在旷野上瞎跑当靶子。

羽信从善如流,落地啥都不想,找了个两层楼的房间,往厕所里一蹲。三面墙一扇门,似乎很有安全感。

“射歪了你跳啥鬼地方?”辣子鸡不满道,“穷地方连把步枪都没有,还在毒圈外。跑圈都要跑死。”

羽信打开地图就乐了。自己随意一跳便在圈中心,队友们却远在天边。射歪了似乎是猥琐发育流,跳伞落点找的是零星的小房子,资源少但胜在没有敌人。

“你瞎嚷嚷什么,猥琐才能活到最后。你没看见刷屏啊,都是落地成盒的。”射歪了反驳。

羽信看到了刷屏,谁谁谁用枪干掉了谁,刷的速度挺快,眼看着满图100人已经只剩下60多人了。还有被人用拳头干掉的,估计都是落地后跳一栋房子里肉搏了。

“嘎亮等着啊,你那地方不用跑毒……我瞅瞅你捡了啥枪,嗯?你咋就一个平底锅呢?”射歪了忙中偷闲,又凑过脑袋查看了羽信的装备。

“没事儿没事儿,等咱们到了再让他出去捡点。”三亩田安慰。

“捡啥,看我杀个人,什么都齐了。”辣子鸡估计刚与谁撞了脸,手一抖就把对方扫死了。一舔箱子就乐了,装备齐全得很。“这叫送快递的,懂不?”

羽信赶紧祝贺。新手嘛,要谦虚点,老鸟在教黑话呢。每个游戏都有自己的黑话,听不懂可不行。

安全区又缩小了范围,羽信居然运气逆天,依旧身在圈中心,屁股都不带挪窝的。辣子鸡又在埋怨队长了,落地偏远,跑圈的时候就得拼命,一边泡着毒死命跑,一边还得瞅准机会给自己打血。

“少罗嗦,快点跑,跑直线……哈,我进圈了。”射歪了停下脚步,开始补血。但没过几秒,他开始惨嚎,“有人守圈!快来……四个人,一组,快,我倒了……我死了……”

羽信大惊,扭头去看,射歪了已经成盒子。

射歪了一脸愤懑,脸上的青春痘粒粒充血,对着耳麦大喊:“叫你们跟上跟上,都死到哪里去了,离我200米?这叫啥团队精神?”

辣子鸡不甘示弱地回骂:“你一个人跑那去干嘛,我们都快没血包了。都是你跳的好地方,全场都在跑毒。”

三亩田不吱声,但很快便倒地了。看样子在毒里泡久了,没来得及补血,只能可怜兮兮地一路爬……没得救了。

“现在怎么办?”羽信扭头问。

小胖子还在和辣子鸡较劲。两人通过耳麦远隔不知道多少距离互相激烈争辩着,关于跳伞落地点的争论似乎已经扯出了游戏,从小胖子的路盲到辣子鸡的高中地理成绩,两个发小没少揭短。

“好了好了,射歪了快点告诉新人怎么捡枪。”三亩田在频道里开口了。

“出去捡捡看?”羽信继续问小胖子。

“第一把就当新手教程吧,先去楼下,好歹捡把喷子吧。”小胖子开始凑过脑袋现场指导。

羽信从善如流。对于地图和游戏机制还是有些陌生,但射击游戏嘛,不就是那些套路,羽信认为自己在操作上还是没有问题的。

羽信的落点是在一个小镇的中央,从落地后,小镇里的枪声自始至终也没有停下来。作为毒圈的中心点,剩余活下来闯入小镇的、一开始落地便开战的,在小镇狭小凌乱的空间中四处开火。

似乎又回到那个时候呢。羽信在射击游戏中最深刻的体验,不是扫射时的畅快,不是远程狙击点杀,而是与同伴一起窝在土坡后,听着敌人的子弹四下溅射的声音。同一个战壕中躲避威胁的体验,是现代都市生活中完全不可能拥有的体验。那时的射击游戏,画面分辨率极低,子弹射中地面的效果似乎就是几个像素点的溅射;那时的射击游戏,开枪时甚至没有后座力,所有的弹道几乎都是直线;那时的射击游戏,重要的其实不是枪法、不是走位,仅仅是两队伙伴之间乱七八糟一通混战。

仅仅是,伙伴在身边,就是最好的游戏。羽信一直如此认为。

羽信下楼捡回一把俗称喷子的S386散弹枪后,便蹲在二楼窗户后慢慢回味着子弹射击掩体的声音。

“天命圈啊,牛啊。”小胖子在一旁惊呼。

如今毒圈已经缩小到近乎极限,整个战场上仅剩下3个人。

“落地不动的天命圈,似乎是可以解锁成就的吧?我还是第一次遇见呢。”家有三亩田也在感叹。

“新人运气好啊。”小胖子开始激动,“说不定,你还能躺个鸡?”

躺下吃鸡,似乎以前是称呼为“划水”的吧。游戏中的各种黑话,也是在逐代更新。

“快,卡个视角。你看那边两个人打起来了,他们不是一个队,你还真有机会躺鸡呢。”小胖子的手指在屏幕上点点戳戳。

“我要不要去绕个背?”羽信不确定道。

“大叔你操作行不行啊,不行就再蹲一波吧。”小胖子建议。

“大叔?”辣子鸡和三亩田显然被这称呼惊到了。

“其实,也不是特别老的。”羽信有些扭捏。35岁的年纪,怎么就成大叔了呢?

枪声停了。场上只剩下一个敌人了。

“你居然没捡到医疗包?晕,一会儿毒圈刷新你扛不住的。”小胖子突然发现重大问题,“赶紧的,你得先找到他了,否则他不停打药和你硬扛毒圈咋办。”

羽信顺从地翻窗落地,但走了几步,在一个拐角处,就看到有个敌人在拐角处蹲着捡盒子。

“他在舔包,快卡视角。”小胖子大喊。

舔包,真是个奇怪的称呼。死了以后成为盒子这种设定,也是游戏和谐时代之后的事情了吧。以前射击游戏里飙个血、躺个尸体什么的都不算啥,鞭尸也是游戏中某些人的爱好嘛。当然,过去飙血的真实感很差劲,红色像素点和血液的关联只能靠脑补。

羽信心里吐槽,但操作没有慢。也没有听从小胖子卡视角的建议,而是直接上前喷了两枪。

运气不怎么好,散弹枪近战虽然威力很大,但能够存活到最后的人总是能够获取最好的资源,三级甲、三级盔的减伤之下,两发散弹枪子弹还不能直接带走他。

羽信下意识地想切手枪补一下,但操作失败,他压根没捡到手枪。

对手反应也不慢,受了两枪之后,直接冲入一颗大树背后。

“刚才他在舔包,肯定在换枪。”小胖子鉴定。

于是两人开始对峙。羽信靠着房子的拐角,对手靠着大树……对于子弹不能穿过一颗直径不大的树,羽信又想吐槽了。有些射击游戏将环境进行分类了,有些可以穿透,有些不能穿透;在最早的游戏中,所有固体都是不可摧毁的神物;当然,在更早的游戏中,树其实是多边形的……曾经,为了能将游戏场景里一个可破坏的物件,玩家们都会兴奋很久,哪怕那是一只母鸡、一只木箱子,或者一扇玻璃窗。

显然,目前这款游戏里,除了汽车和房门可以打爆,其他场景都是无法破坏的。羽信试着打了两枪,木屑飞舞,但特效并不好。

“刚枪你吃亏了。”小胖子又评论道。

刚枪又是个新名词。以前应该叫对射吧?

羽信随手将背包里捡的东西一股脑仍了出去。一颗闪光弹,空旷的室外也没什么效果。一颗烟雾弹,倒是正中大树。

“你这是在掩护他吧?”

趁着烟雾散开,羽信冲向大树背后,也没看见人,抬手就是两枪;之后切换了平底锅,胡乱挥舞起来。

“当”的一声响,显示击杀。

“呃,你砸到他头盔了。”家有三亩田还在观看战斗。

“这也算爆头吧?”辣子鸡不确定地问。

“这个战后统计……牛了。”小胖子感概。战后统计中,嘎亮击杀1人,伤害不满100,看来对方也不是满血状态;移动距离小到忽略不计。

新人的运气似乎都不错。之后又和小胖子一起开了两局,都在决赛圈中倒地,团队勉强进入了前三。羽信也对这游戏的设定有了初步的了解,虽然对于各种枪械的后座力与弹道还有些陌生,但十多年前的射击游戏经验被捡了回来。

“以前咱们玩的狙击手,都是800米开外一枪击杀的。”羽信和小胖子熟了之后,也开始吹牛了。

“大叔你吹吧,我还800里开外呢。这里300米外就看不见人了。”

“射歪了,大叔说的应该是三角洲这个游戏吧?”家有三亩田似乎对古董游戏还有认识,“那里面的巴雷特设定射程是1000米呢。”

“一枪击杀……三角洲本来就是一枪毙命的吧?”辣子鸡也在起哄。

“其实三角洲系列的,比后来的CS之类的更有战争的感觉。CS那就是秀操作的,后来出了战地系列还有点意思,就是凑不足队友。”家有三亩田也是个过来人。羽信倒是疑惑他的年纪了。

“好了,在这里蹲一波……这里打过一仗了,地上有盒子。”射歪了一边聊着,也没忘了指挥。

远远看到一辆越野车向着他们埋伏的小楼开了过来。羽信的手机却显示了小磊的来电。

“快上线,快上线。”小磊在电话那头喊着。

“上什么线啊?”羽信一边用4倍镜瞄着车上的司机,一边扭头问小胖子,“打不打啊?”

“打什么啊?让你上线玩端游啊。”小磊喊着,“快点下载一个,别说你家里宽带慢啊,速度点,晚上让哥哥带你吃鸡。”

“我忙着呢。”羽信见其他队友已经开火了,匆忙对着正在减速的越野车扫射,“还需要你?我早就吃过鸡了。”

“呦,这么时髦啊,你也学会了?账号多少,我加你好友。”

羽信用肩膀夹着手机通话,到底还是影响了操作,车上的一队4人被扫下来2个,但剩下的2人下车后便直奔楼下死角。一通混战之后只有射歪了活下来。

“靠你了,全村人的希望。”家有三亩田祝福。

“为什么就你活下来了?”辣子鸡不满意了。

游戏角色成了盒子,羽信倒是可以安心通话了:“有废话就快说。”

“我找了大磊和轩子。他们估计都在下载游戏呢。”小磊继续道,“我和公司一小年轻约战,今晚来一场团队PK。你不知道他有多嚣张,在公司里吹嘘什么电子竞技高手,从射击游戏到即时战略样样精通。听了就不爽,你知道我这人最看不惯得瑟的,所以就把咱们哥几个的光辉事迹传播了一下……”

他不是看不惯别人得瑟,而是看不惯别人比他还要得瑟。

“大磊和轩子他们能答应你玩游戏?”羽信疑惑,这两人自从结了婚有了孩子,再也没机会接触电脑游戏了,偶尔四人来个小聚会,去个网吧怀旧一番,那也是得和家里提前请假的。

“这不是都趁着孩子睡觉了吗?”小磊说。

羽信看了看时间。果然在网吧里是没有黑夜白天概念的,这才玩了几局,就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我有几个朋友,网吧认识的,能一起来?”羽信问,“不对啊,这游戏是4人组队匹配对战的,你怎么确保和你那公司的小年轻在一个局里呢?”

“嘿嘿,我有房间卡啊。”小磊得瑟道。不过羽信不知道房间卡的尊贵稀有属性,完全没有膜拜一下的意思。

倒是小胖子被邀请入房间后大声感叹:“这么牛啊,房间卡啊,这东西居然存在?”

“很稀奇吗?”羽信问。

“传说中存在的东西啊,你看这游戏里一共才几个房间?”

“嘿嘿,这是我从我叔叔那里讨来的,只给我玩一次。”小磊炫耀。

游戏房间建立后,羽信的嘎亮、小磊的阿飞、大磊的大模子、轩子的磨洋公组了一队,小胖子的射歪了、辣子鸡与家有三亩田一队,他们三缺一,又拖了个朋友进来,账号叫小蛇。

“这才是高手哦。”小胖子介绍。

小磊所称的小年轻们的队伍也加入了房间,账号名字一个比一个嚣张,不是一枪封神就是狙神降临,整个队的名称都不离个神字,估计是看修真小说长大的孩子。

“小羽啊,赶紧给我发个住院发票的照片啊。”大磊最先在频道里开腔。

“你说我来慰问过你了啊,就说500块钱慰问金是支付宝转的。”轩子接话。

“支付宝凭证不是显示支付对象的吗?”大磊瞬间找到了漏洞。

“那怎么办……”轩子没辙了,“支付对象是个人”。

“你就说那人是你公司财务。公司上个月多打了你500块钱薪水,让你退回去。”大磊也是有着丰富经验的有家室的男人。

“这个理由上次用过了。后来我老婆和我纠结了半天税金的问题,硬是要我去公司讨回多扣的税。”

“那你就说,上次在公司请客喝咖啡,别人用现金结账,你用支付宝还款。”

“这个理由上上次也用过了。”

“你怎么每次都不把支付宝凭证删除的?”

“喂喂。”小磊抗议了。

“干嘛?不就是捡枪吗?”大磊回嘴。

这时候四人小队已经在一片城区里搜索了一圈,由于地图上只有3队人存在,小磊跳伞的落点很大胆,直接在大城区里空降。

“上车,咱么去捡空投。开房间就是爽啊,以前不敢做的事情现在可以大胆地做。”小磊招呼道。

“赶紧的,给个坐标一起决战吧,何必浪费时间到处找人呢。”轩子道。

“这游戏就是要偷偷摸摸找人,出其不意偷袭。”小磊解释。

“胖子你们在哪里啊?”羽信直接扭头问身旁的小胖子。

“啊?”小胖子一脸诧异,“还带偷看的?”

“偷看啥呀,节约时间,赶紧见面干啊。”

“我们已经遭遇敌人了。”小胖子这时候的视角卡在窗户旁,显然在一个军事基地里,他们首先和神仙小队相遇了。

“他们在军事基地对刚呢。”羽信分享着情报。

“捡漏还是绕背?”轩子问。

“捡完空投,咱们到高点看看他们对战的情况。”小磊布置战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开端)伤心别离 天亮了,顾羽拉开窗帘,推开半边窗,寒气扑面而来。外面白茫茫一片,天空飘着鹅毛大雪。 顾羽关...
    小豆利子阅读 3,037评论 21 56
  • 诗/江南风景 曾经他说很爱她, 曾经她说离不开他. 日子在无奈的落下, 别后是一地鸡毛, 分离是海角天涯. 他不知...
    江南风景打工者的正能量阅读 53评论 0 1
  • 一 去看外公的沿路上,采摘了小雏菊,黄色的芯蕾,紫色的花瓣,真美。转然一想,好妙啊,自然界的事物颜色搭配貌似一蹴而...
    francesca2020阅读 33评论 0 0
  • 你有没有看到过我们的长辈为了几十元的利息,把银行存折从这家银行倒到另外一家银行的? 有没有看到过我们的长辈不明真相...
    总在成长阅读 27评论 0 0
  • 刺了个头阅读 1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