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不勒斯的静夜

  深夜。

  阿尔不勒斯寂静无人的街道上,女孩长久的抬头仰望着漆黑无星的夜空,仿如一座久远以来就一直矗立于此的雕塑。

  “是你回来了吗?”苍老的声音自天际而来,川行纵横在阿尔不勒斯的每条街道,掀起阵阵狂风。

  呜呜的风声中,彷佛大地都在颤抖。

  女孩耳际的发丝被夜风吹起,如袖摆一样在两颊飞舞起来,一上一下的摇曳中,翠色的光粒子就好像从发端里被甩出来了一般,静静地出现,然后融入风中。

  好似并没有听到这震天动地的询问一般,女孩自顾自的开始闭上双眼,长久的不说话。

  沉默。

  那苍老的声音也再没有言语,黑色的乌云开始在女孩头顶的天空汇集,遮住了阿尔不勒斯穹顶黑夜里唯一的光茫,月亮。

  闪电如银蛇从天空中飞驰而下,落在女孩附近大楼的避雷针上,滋滋的绽放出纯白色的火花,呼啸的风中也隐隐浮现出黑色的能量。

  在这何等强大的威严与力量之前,女孩宛依然如激流中的一块磐石一样,魏然不动。  

  阿尔不勒斯奇异动物园夜里被打过的镇静剂的独角兽与龙慢慢的睁开自己的眼睛,在这狂暴的能量之中,他们似乎感受到了某些熟悉的东西。

  梦想。

  它们是阿尔不勒斯“大清洗”运动中的少数幸存者,在过去人造的生命体中,他们因其自身的独特性获得了阿尔不勒斯支配者们的豁免,但也因此被严格的控制着。

  “嗷”龙呤长啸。

  “嘶”马鸣萧萧。

  两头异兽开始不住的悲鸣,那声嘶力竭的声音,直透天地,其哀其切,仿如死之将至。一霎间,阿尔不勒斯的居民区,人群躁动,灯火也开始陆续被点燃。

  这异样的情形立马也得到了阿尔不勒斯高层的注意,而正当他们企图通过主城区的监视系统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时,在主城区却突然凭空诞生了一股莫名的磁场干扰了所有的无线通讯。

  自然,深夜的阿尔不勒斯的主城区是无人敢踏足的,“梦魇”会捏碎所有侵入者的心脏,它的血腥与残忍并不只是用来吓唬小孩子回家太晚的,这是所有阿尔不勒斯的人所共同见证过的事实。

  绝望。

  阿尔不勒斯的支配者们第一次绝望的发现,在这些无法用言语来名状的超自然变化之前,他们所引以为傲并一直倚仗到如今的高新科技却是如此的无能为力。

  难道是神要抛弃这块土地了吗?目视着市中心天空上那一层诡异的黑云,耳边是龙马合奏的直撞人心尖的悲鸣,所有的阿尔不勒斯人民心中不一而足的出现了这样的疑问。

  祈祷,唯有祈祷。

  在现如今无神论已成为通识的阿尔不勒斯,没有教堂没有神祇更没有神职人员。但有一位工作于阿尔不勒斯图书馆的老人,却似乎在记忆深处里找到了些什么似曾相识的东西。

  他转身回到自己的住处,再次出现时手里多出了一根蜡烛,只见他小心翼翼的点燃蜡烛,然后盘腿端坐在地上,双手将蜡烛捧在掌心,嘴里反复念着上古的言语“ॐमणिपद्मेहूँ”。

  历史的进步到底体现在哪里?科技的日新月异?体态的不断升级变化?而在这些所有都实现了之后的阿尔不勒斯,此刻人心却仍如千万年前般迷茫。

  本能。

  在阿尔不勒斯主城区突然产生的怪异磁场让空气中的粒子出现了奇妙的变化,当一片树叶被风吹落飘零空中时,他所经过的路途里,会出现些淡淡的绿色光芒,宛如画笔划过水面一样留下一闪而逝的光之痕迹。

  无一例外,阿尔不勒斯的“梦魇”也在此第一次被迫展现了形体。但或许会让所有人都感到无所适从的是,这个在人们眼中血腥凶残的恶魔,不仅拥有着人的形态,体积之小竟不如人的一掌。

  寻着龙马的悲鸣,它带着光,极速的穿行在阿尔不勒斯电闪雷鸣的街道上。黑风阵阵,它巧妙的控制着身体随风而动,上下飘飞的模样彷如童话里夜间起舞的精灵。

  而当它与龙马想聚的时候,传说中的终结便终于再次有了开始。

  再次睁开双眼时,女孩的眼中闪现出淡淡的绿光,空气中也突然出现为数众多的绿色光粒,它们漂浮空气,随风而行,在阿尔不勒斯纵横交错的街道上形成一条条流动的光流。

  “你是知道的,我是来取回阿尔不勒斯的星空的。”女孩平静的吐出话语。

  那苍老的声音此刻也在光流中显现出形体,一个悬浮于空中体积不及常人手掌大小的耄耋老人。老人双手背于身后,佝偻着腰,语气里带着一些疑虑一些顿悟一些试探的问到:“你后悔了?”。

  女孩用无声给予了老人肯定的回答。

  而在阿尔不勒斯的奇异动物园内,“梦魇”依偎在龙特意盘起来的身体里,不住的瑟瑟发抖。同因为人类错误的科技而诞生的它们,似乎在此刻彼此身体里的那一份牵连得到了格外的加强。

  因为一次意外的雷击,独角兽挣脱了人类为他制作的牢笼。此刻它站立在龙的前方,看着远方正在不断迫近的光流,本能的发出充满战意的低吼。

  看着独角兽那颤栗的背影,龙低低的发出哀长的呤叫,眼里的神光闪动,竟然流下了两滴浑浊的眼泪。至30年前这两条异兽被共同监禁在这个动物园内,这只向来高傲的动物内心里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不得不用眼泪来倾述的苦痛。

  主城区内,女孩的身体开始慢慢变得透明,最后化为一颗颗光粒,融入光流。被女孩加入的光流瞬时体积增大了一倍,它们挤压切割所经过的物体。行道树被折断,建筑被整个推到,光流就好似人不断膨胀的欲望无处得不到安放。

  “将人的光芒抹去,阿尔不勒斯的星芒就会显现出来么。看来就算是在这么长的岁月里,她也还是没能明白,有害的不是人类跟他们的科技,而是人心。”老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转身飞入光流,顿时四蹿的光流开始疯狂涌入他的身体,然后得到净化。

  不消片刻,光流被吸收殆尽,天空中的雷鸣与空气中狂暴的风都止息,老人的身体也渐渐隐去形状。但是他知道,继承女孩的意志的人依旧会出现,总有人会被天上的星光所吸引,这样的轮回,还远远没有算完。

  对老人来说,他总是会阻止女孩来毁灭阿尔不勒斯的,无论多少次。但是对于女孩来说,她的使命从来就不是毁灭,她什么时候才能够明白呢?

  新生。

  独角兽的身体在光流中被切割的支离破碎,被独角兽保护着的龙也终究难逃一死,但一切的努力并没有都白费,龙的身体虽然满是伤痕,“梦魇”却在它的保护下活了下来。

  而正当“梦魇”将要离开时,一声婴儿的啼哭却引起了它的注意。它追寻着声源,小心翼翼的熔开龙的身体,最终在龙的肚子里,看到了那个仰卧在破碎的蛋壳里初醒来的孩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首先是弑神者里,有大量的神话 不从之神系列 不管时代和国家,赋予神名字与神话的基本上都是人类。 威胁人类,有时候又...
    空白_7阅读 3,943评论 1 8
  • 序言 阿尔茨海默病作为失智症中最常见的一种,是人们主要研究的对象,但至今为止,科学家们取得的成果并不尽如人意。 哪...
    关爱惟士阅读 1,964评论 0 0
  • 周末最美好的,就是睡到自然醒! 我和儿子一下睡到九点十分,还是极不情愿的起床,拉开窗帘,阳光甚好,虽是...
    海棠依旧1029阅读 37评论 0 0
  • 夜归时遇到今天最大一场雨,雨水冲刷着地面,也涤荡着人的灵魂。 我属于灵魂派,爱感知爱深入美好的字里行间和图片里。
    在装翅膀的猪阅读 63评论 2 0
  • 1 活了二十多年,生日过了很多个,各式各样的心情也都体验过:欢喜的、悲伤的、感动的…… 我的生辰日期和外公一样,都...
    筱月未央阅读 279评论 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