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夏花般璀璨

第1章 送她入狱

路星河的56次求婚,终究抵不过余淮的一句:“对不起,我来晚了!”吴柏松三年的陪伴,抵不过江辰一句:“陈小希,我们和好吧!”看吧,喜欢你  的人做再多,终究抵不过你喜欢的人的只言片语。而她余歆檬暗恋了江煜皓十二年,得到的却是无尽的折磨。她爱他,哪怕用她的性命去爱他,她也在所不惜。可她却得不到江煜皓只言片语。……“煜皓,不是我,我没有杀她!”余歆檬双手紧紧的攥抓住江煜皓的裤管,她的眼角挂着泪水,卷翘的睫毛上挂着泪珠,让人看着都心疼。江煜皓居高临下,犹如君王一般的俯身着匍匐在他脚下的女人,他的脸上丝毫没有怜惜之情。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江煜皓抽回自己的脚,眸子中带着怒火:“余歆檬,你当我是傻子吗?”说着,他蹲下身,伸出手钳制住她的脖子,深邃的眸子带着怒火,而怒火中还透着浓浓的杀意。余歆檬被他掐的腾空而起,伸出双手想要掰开江煜皓强有力的手,可只是垂死挣扎。她面色通红,呼吸困难,声嘶力竭的怒吼道:“江煜皓,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我没有杀她,没有啊!”闻言,江煜皓犹如来自炼狱的恶魔,浑身散发着恐怖的气息,他的嘴角噙着一丝诡异而又邪魅的笑:“没有杀她,难道是她自己捅伤了自己来诬陷你?余歆檬,你真可笑!”最后一句话中带着不可言喻的怒火,音调微微的上扬。那怒火是她余歆檬无法承受的。她放弃了挣扎,闭上双眼,双手垂下。感觉到肺里的氧气越来越少,所有的功能快要罢工。她笑了,那是一抹凄凉的笑。江煜皓,我爱了你十二年,终究抵不过那个女人一句话。她九岁的时候,余薇来到了她家。爸爸说,余薇是他最好朋友的女儿。爸爸还说,无论什么事情,她都要让着余薇。渐渐的,她成了余家最不起眼的小姐,人人都可以欺负。甚至她最爱的男人都要让给她。突然余歆檬觉得自己无比可伶,在江煜皓的眼里,她就是一个狠毒的女配,永远比不上她那个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妹妹余薇!见她这样,江煜皓心里不由的升起一抹烦闷,他像是丢弃肮脏之物一般,狠狠的甩开了她。余歆檬的后背结实的和冰冷的大理石相碰撞,后背传来的疼痛感让她的柳眉紧紧的拧在了一起,小脸皱成了一团。一瞬间,所有的内脏都移动了位置,疼的她都不能呼吸。江煜皓双手插入裤兜,冷峻的脸庞凝结成冰,从他口中吐出来的话冷得掉渣。“带她去医院,拿了她的肾之后,以故意伤人之罪丢入牢里。”说完,江煜皓决然的转过身去,迈着大长腿优雅的离开了。余歆檬还想说什么,伸手去抓他的裤腿,可抓住的只是一团空气。她无力的倒回地上,泪水肆意的挂在她的脸上,因为江煜皓的话,她面如白纸,她每呼吸一下,都引得全身抽痛。她无力的摊开双手,双目呆滞的盯着透明的水晶灯。她的美梦似乎要醒了呢……她卑微到尘埃的爱情,似乎要消失殆尽了!

第2章 必须捐 2017-12-23 21:57

余歆檬犹如死尸一般被江煜皓的手下带到了医院,看着医院明晃晃的手术灯,刺的她眼睛一阵生疼。恍惚之间,她被刺激到了似的,猛的推开了正要给她打麻醉药的麻醉师。她跳下手术台,抓起手术台上的手术刀指着医生。她的神经紧绷着,警惕的看着医生。她摇头,嘴里小声的咛喃着:“不,我不要!我没有伤害她,为什么要捐肾给她?凭什么?!”余歆檬说完最后三个字,棕色的眸子在灯光下透射出一股狠戾。她双手死死的握住手术刀:“滚开,我要见江煜皓!叫他来见我!”医生全都后退一步,目光冰冷,面无表情的看着余歆檬。好似,她只是他们的试验品亦或是一具死尸。众人僵持不下,医生对着护士使了一个眼神,让她去通知江煜皓。手术室的门被打开,护士急冲冲的跑了出去,门口乌压压的人,让余歆檬找不到丝毫逃跑的机会!余歆檬透彻明亮的眸子中带着丝丝的希冀。万一,江煜皓后悔了呢……她开始自我安慰着,可现实却狠狠的浇了她一盆透彻心扉的冷水。手术室厚重的大门再次被打开,她提着心聚精会神的盯着大门。可大门外根本没有出现江煜皓的影子,哪怕一点点……她感觉她坠入了冰窖,浑身被冻住,无法动弹。仿佛只要微微动一下,她就要倒下一般。“余小姐,江先生说他不想见你。另外他说,这个肾是给他的妻子的,所以不管你想不想捐,都必须捐!”轰!护士带回的来的话,直接把她打入了十八层地狱。她浑身气得颤抖着,不可置信的看着护士,声音嘶哑吼道:“不,我不相信,余薇什么时候成了他妻子?”他的妻子这四个字,犹如千万把刀狠狠的插入她的心脏,痛的她浑身抽搐,微微呼吸一下,痛的全身麻木。护士把话带到之后,就退了回去,笔直的站在原地,犹如一个听命行事的机械人。余歆檬扔掉手中的手术刀,发了疯的朝着手术大门口跑去。可她才跑了几步,就撞到了结实的人肉墙。还来不及看清楚眼前的人,就又直接被扔回了手术台上,四肢被绑在了冰冷的手术台上。室内的医护人员,有条不絮的准备着手中的工作。只有余歆檬不顾形象的对着他们嘶声厉吼着,她奋力的挣扎着,想要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眼眶中积蓄已久的泪水,低落在洁白的手术台上,犹如一朵朵绽放的花朵。麻醉师拿着注射器朝着她走进,朝着她的手臂直接扎了进去。挣扎的余歆檬逐渐缓和下来,她感觉到浑身软弱无力,眼皮犹如被灌入了铅,沉重的让她无法睁开。最后彻底昏睡了过去。然而,手术中的发生的一切都被监控室里的江煜皓的看在眼里,他放在桌下的手,紧紧的捏了起来。然后霍然起身,面无表情的离开了监控室。转身的瞬间,他的嘴角挂着一丝残忍无情的笑。

第3章 乞求 2017-12-22 15:14翌日。病房中的余歆檬睁开沉重的眼皮,眼前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不真实。她微微的动了一下,肚皮上传来了钻心刺骨的痛,提醒着她发生了什么。她的眼眶微微的肿胀,鼻子泛着酸。她死死的闭上眼睛,脑海中回放的却是江煜皓的面孔,还有那无情的话语。病房的门柄传出转动的声音,惊醒了病床上的余歆檬。她眸子中泛着氤氲,痴痴的望着窗前的男人,她苍白蜕皮的嘴皮微微动了一下,浅笑的喊道:“煜皓……”“送她去监狱!”江煜皓沉着脸,冷声的对着身后的人吩咐着。冰冷的声音,浇息了余歆檬最后的期望。她以为,江煜皓还是关心她的。她以为,只要她捐献给余薇一颗肾,江煜皓就会听她的解释……可这一切,都是她以为!有多少痴情的人,都败给了这个以为。江煜皓说完之后,迈着长腿就要离开,连一个关心的眼神都没有给余歆檬。那一刻,余歆檬才正真的意识到,她永远比不上余薇!眼眶似乎装不下她的泪水,溢了出来。她微微的动了动嘴皮,想要说什么,可嗓子就像是失声了一般,怎么都发不出声音。看着江煜皓决然离去的背影,他冰冷的话语直接狠狠的撕裂了她的心。这一切的事情都来得那么突然,一周前她还能小心翼翼的躲在江煜皓的身后,偷偷的暗恋着他。这一刻,她却永远的失去了躲在他身后暗恋的机会!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回放着一周前所发生的事情,脸上写满了悲戚。就在一周前,余薇把她叫到了房间。“姐姐,你不要跟我抢煜皓行吗?”余薇满眼哀求的看着余歆檬,可谁也读不通她眸子中奇异的色彩。当时的她,丝毫没有注意到余薇的反常。“薇薇,从小到大我什么都让着你,可是煜皓不行!”余薇的表情瞬间变了,威胁道:“你就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余歆檬一脸不可商量的摇头。余薇上前一步,眼底泛着寒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她。猛然间,余薇的嘴角噙着一丝诡异的笑,不知她从哪里拿出来的水果刀,然后,扬起手,狠狠的朝着自己的肚子上用力的扎了下去。也仅仅是一眨眼的瞬间,余薇肚子上的鲜血涌了出来,血流不止。很快白色的大理石地板,被染上刺眼的红色。余薇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朝着那把水果刀握去,用力的一推,白色的刀子全都插入了她的肚子之中。她像是感觉不到痛苦一样,嘴角挂着一丝让人看不懂的笑,让余歆檬头皮发麻!她呆若木鸡的看着余薇,不明白为什么余薇要这样做。可就在余薇倒下的那一刻,突然对着门外大喊道:“姐姐,我没有想跟你抢煜皓,求你不要杀我……”瞬间,余歆檬明白过来。顷刻间,余家所有人都进入了余薇的房间,看着倒地的余薇,再看看满手是血的余歆檬。余父气得直接甩了她一巴掌,她木讷的站在原地,好似被打的不是她。她只觉得眼前一脸黑暗,脑袋一片空白。而她爱的男人得知以后,脸色铁青的带走了她,发生了刚才的那一幕。无论她怎么解释,在江煜皓的眼里都是欲盖弥彰!

  第4章 打官司 2017-12-22 15:15就在江煜皓离开之后,一个穿着职业西装的女人硬闯了进来。“你们给我让开,我要见小檬!”女人不顾形象的踢打着门口的保镖,而余歆檬的注意力也被门口的声音吸引了过去。她眼眶泛着泪水,看着门口头发凌乱的女人,然后笑了,笑得格外的凄凉。门外的女人与保镖战斗的筋疲力尽,她撸起袖子,双手叉腰凶狠的盯着门口的保镖:“叫江煜皓过来,老娘要见他。他这个没有良心的,竟然为了余薇那个贱人,这样对待我家小檬?”门口的保镖不为所动,无论是硬的还是软的,就是不放她进来。女人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撒泼起来。这样的情况,引来了许多人的不满,大家都在对他们指指点点。“房间里的绝对是谁包养的小三,看正室闹成这样,啧啧!”“不一定,万一坐在地上的是小三呢?”“说的也是哈!”坐在地上的女人听到了这样,脸上露出囧的表情,心底更加气闷了。她直接一脚踹掉了恨天高,光着脚丫子,弓着身子直接爬了进去。趁着保镖没有注意,直接把门上了锁,冲着他们搞怪的吐了吐舌头。看到脸色惨白,半死不活的样子,女人在心底把江煜皓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小檬,对不起!”余歆檬摇头,嘴角勾起弧度笑着说:“熙语,不关你的事情,只要是他江煜皓想做的,没有做不到!”说道这里,陈熙语惭愧的低下了头,好像这一切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引起来似的。“好啦,你能来看我就很高兴来了,你快走吧!”说完,余歆檬垂下了眼睑,就在她闭眼的那一瞬间,眼底布满了绝望。熙语是她的闺蜜,她绝对不能让熙语陷入她和江煜皓之间的漩涡。她不想因为她拖累所有的人。门外的撞击的声音越来越大,容不得陈熙语犹豫,她认真的看着余歆檬说道:“小檬,这场官司,我一定会尽力的。”话刚落音,江煜皓在保镖的保护中进入了病房,他阴沉着脸,冰冷的开口道:“陈熙语,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江煜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臭男人,老娘就不信打不赢这一场官司!”陈熙语蹩起秀眉,霸气十足的盯着江煜皓,像是在跟江煜皓下挑战书。听到这里,江煜皓倒是很有兴趣的双手插袋,剑眉微微的挑起,薄唇亲启:“哦?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跟我对抗!”说完之后,他微微垂下头,看着身后的保镖,冷酷无情的说道:“让你送她去监狱怎么还不去?”“抱歉,总裁!”说着,两个虎背熊腰的保镖走了过去,拔掉了插在余歆檬手背上的枕头,直接将她扛了起来。突然之间的天地旋转,让余歆檬微微怔了一下,由于动作太大,她肚子上还没愈合的伤口再次裂开。肚子上传来的痛意,让余歆檬不由的皱皱眉头,她现在倒立在空中,脑袋一下子充血,脸色红了起来。鲜血直接透过纱布,染红了余歆檬的病号服。 

第5章 我爱你我有罪 2017-12-22 15:15保镖黑色的西装也被鲜血染上,但是丝毫也看不出来。想要把余歆檬抢回来的陈熙语却被江煜皓带过来的保镖团团围住。她对于四面八方的保镖还真的无能为力,只能狠狠的咬住下唇,双手紧紧的攥了起来,亲眼看着余歆檬被带走。就在余歆檬被带出门的那一瞬间,江煜皓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余歆檬这一次,就不要巴望谁能来救你了!”那伤人的话语,正在一寸一寸的扎进余歆檬那颗温暖的心。那无情的话语,正在一点一点侵蚀掉她的内心。她笑了,然后开始剧烈咳嗽,泪水混合着汗水流了下来,显得是那般的可伶却又脆弱,好像轻轻推一下,她就会消失掉。她微微的转动了脑袋,看向江煜皓的目光是一片死寂:“江煜皓,我爱你我有罪,江煜皓……如果还有重来,十二年前我绝对不要遇见你!”余歆檬的话在医院的走廊上来回的响起,显得却又是那般的悲哀还有凄惨。听到余歆檬的话,江煜皓怔在了原地,仿佛感觉自己置身入了十一年前的那个冬天。那是南方的冬天,空气格外的寒冷,滴下的水都能瞬间冻成冰,雪花飘落在地上,覆盖了可以行走的道路。那个时候的他,凄凉无助,衣服到处破了洞,头发很长却又很凌乱,脸上脏兮兮的。那个时候,他被冻得瑟瑟发抖,脚上的鞋子早已不知所踪,小脚被冻得发紫。他蜷缩在雪地里,碰到了上学回家的余歆檬。小时候的余歆檬很可爱,也很善良。她看到了雪地里被覆盖的他,就不顾家人的反对将他带回了家。就在她把江煜皓带回家一个月之后,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被江家的人带走了。她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却没想到他再次回到余家,碰到了余薇,然后就认为余薇是救他的小女孩。江煜皓回过神来,神色难看,他嘲讽的一笑说:“余歆檬,如果还有重来,我不想与你有任何的关联!”听到江煜皓这种无情的话语,陈熙语在也忍受不住了,小手紧紧的捏紧了包包,扬起手,毫不留情的将包包用力的砸到了他的头上。“江煜皓你就不怕遭报应吗?你迟早有一天会后悔的!”她愤愤不平的怒骂道,看向江煜皓的眼神就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似的。“我现在就后悔了!”听到这样,陈熙语的眸子亮了亮,可随着下面江煜皓说的话,怒火在她的眸子还有胸口处熊熊的燃烧了起来。“我后悔认识了余歆檬,后悔与她有了交集!”

余歆檬早已被保镖扛出了医院,根本听不到江煜皓说的这些狠心的话。如果她在,恐怕早已泪流满面。“你……”陈熙语被江煜皓说的这样话,气得无法组织言语,只能怒瞪着他。如果眼神能杀死人,那么估计江煜皓早已被杀死了。江煜皓没有在停留在病房,直接迈着步子离开了。 

第6章 好好“照顾”她 2017-12-22 15:16保镖冷漠的直接把余歆檬丢在了地上,对着监狱的警察说道:“江先生说了,好好‘照顾’她,只要没有死就好!”“余小姐,江先生说请你好好想享受监狱的生活。”说着,保镖离开了监狱。余歆檬虚弱的扶着墙壁缓缓的爬了起来,跟她关在一个牢笼的还有很多女人。她步子缓慢的挪到了床铺上,肚子上的鲜血染红了她胸前白色的地方。白天里监狱安静的狠,却不知道这只是表面上的平静。到了晚上,余歆檬在睡梦中被人用力的拽了起来。她还在迷糊的情况下,一记重重的巴掌就招呼到她那毫无血色的脸颊上。紧接着无数的个巴掌用力的甩了下来。本就刚刚做完手术还没恢复好,现在被这么多人打了这么多巴掌,余歆檬步子踉跄的跌倒在了地上。她肿胀着脸,语气虚弱的对着她们说道:“我可是余家的小姐,你们就不怕……”闻言,带头的大姐大叉腰仰头大笑了几声,指着她冷笑的说道:“余家的小姐?江先生让我们好好照顾你,想必你也是不得宠的小三之女。”“我不是,我是余家的大小姐。”余歆檬双手紧握,耳边全是那些女人的嘲讽的笑。谁也没有想到这个虚弱到一根手指就能要了她命的女人,会在众人意想不到的时候出了手。“啪!”这一巴掌落下之后,牢房片刻就安静了下来,带头的那个捂着脸,红着眼大声吼道:“草,你这个臭娘们,居然敢打我?姐妹们,给我好好教训教训。反正江先生吩咐了,只要不死就好。”余歆檬震惊,一股尖锐的痛意从脚底蔓延到心口,逐渐侵蚀四肢。江煜皓!江煜皓!江先生吩咐了?余歆檬浑身颤抖着,地上的冷气从她的脚底蔓延全身。呵呵,江煜皓?难怪,这么大的动静,狱警居然没有过来,难怪,那个保镖说让她好好享受监狱的生活!她抬眸看向了那几个女囚犯,她突然站了起来,拔腿就朝着狱门跑了过去。她双手紧紧的握住铁栏,她声音嘶哑的对着外面大声求救着:“救命啊!打人了,救命啊!”明知道狱警不会过来,可是她还是要赌,她不相信江煜皓就真的这么狠心,尽管着期望是那样的微乎其微:“我要见江煜皓,你们不能就这样放任着不管,我是余家的大小姐!”“啊!”余歆檬猝不及防的人用力的扯了过去,用力的甩倒在了地上。她洁白的额头狠狠的磕在了铁床脚上,很快鲜血流了出来,划过她的眉头,睫毛,脸颊最后流进了她的嘴里。苦涩的滋味伴随着那浓厚的血腥味充斥在她的味蕾里,轮不到她反应过来,又被人狠狠的揪着长发拉了起来。眼前的女人们,对着她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的。她狼狈的跌倒在地上,嘴里吃进了一嘴的灰尘:“唔……嘶……”她除了狼狈的痛的呻吟,就是紧紧的抱紧了自己。余歆檬没有盼来江煜皓,甚至也没有盼来她的亲生父母。她忍住温热的泪水,停住了呼唤,任由这些人拳脚相对,耳边还响起她们嘲讽畅快的笑声。此刻她心底对亲情,爱情逐渐消失在这些拳脚之中。她嘴角扬起苦涩的笑,身上传来的痛时刻在提醒着她,这一切的操作者是她爱了十二年的男人。说不定,这一切她的父母也参与其中吧。 

第7章 她死了? 2017-12-22 15:16那些人打累了,全都回到了床上去休息了。她任由泪水肆意在脸上,在进监狱那一刻,她还坚信着自己是无辜的。但是现在,她懂了,江煜皓认定她有罪,那么她就有罪。就算被打死,那也是死有余辜。而这一切,都是江先生吩咐的。余歆檬不知道今后,这个监狱中,还有多少个“江先生的吩咐”等着她。她只能任由伤口上的鲜血直流,紧紧的蜷缩起来。清晨。“喂,给我起来!快去刷马桶!”一个女囚粗鲁的踢了一脚,见地上的人迟迟没有反应,她蹲下身一看,吓得跳了起来。“她死了,流了好多血啊!”旁边一个胆大的女囚走了过来,伸出手探了探她的鼻息,慌张的对着她们说:“快,叫狱警!”很快狱警就跑了过来,用担架把她抬了出去。这次她被送到了南城的中心医院。医生戴好手术套,平淡的开口问道:“患者名字,病况!”站在他身边的助理,放开档案开口道:“余歆檬,囚犯。之前做过摘除肾的手术,身上有很多殴打的痕迹,另外疑似她有休克的迹象。”闻言,医生正拿着手术刀的手一顿。手术刀没有接住,掉在了地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男人失神的望着手术台上的女人,他步子缓慢的移到了前面,看着那张夜思梦想的脸蛋,震惊的后退了一步。歆檬?怎么回事她?他才去了美国一年,她怎么会变成这样?“吴医生?吴医生……”助手小声的呼喊着他,将他从震惊中喊了出来。他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助手问道:“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助手一脸迷茫的看着吴承宇,他吓得说话都有些结巴:“我……监狱送来的,我……我也不清楚啊!”吴承宇脑子里迅速闪过江煜皓的名字,对,是他!只有他才能让余歆檬变成这样,他顿时火冒三丈,推开阻力要出去找江煜皓。他似乎忘了,此刻的余歆檬正在生死边缘上,如果在稍微拖延时间,就算大罗神仙也救不回她的命。吴承宇走了半天,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走出手术室,还在原地踏步,他低下头,眉头紧皱,不悦的看着脚边的助理。“吴先生,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怎么着也得先救人啊!”助理的话就显示一记警告的重锤,狠狠的敲醒了吴承宇。吴承宇转过头看着毫无声息,面色苍白的余歆檬,压制住心中的怒火,推开助理接过手术刀开始为余歆檬做手术。手术室外。陈熙语焦躁不安的在走廊中来回踱步,她时不时的抬起头,看着走廊的另一头。余歆檬已经进去八个小时了,她通知了余家父母还有江煜皓,可是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江煜皓不来就算了,可是,余家的人也没有来。她怒了,好歹余歆檬还是他余家的亲生女人,现在呢?天天守着那没有血缘的女人,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的亲生女儿。陈熙语细眉紧紧的拧起,踩着十厘米高的高跟鞋来回的走动,双手紧紧扣住。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手术室的大门终于缓缓打开。她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泛白的手指紧紧的拽住医生的手紧张的问道:“医生,小檬她怎么样了?”听到熟悉的声音,吴承宇摘下了口罩看着眼前惊慌的陈熙语。看到眼前的男人,陈熙语愣在了原地。

第8章 我是凶手 2017-12-22 15:17“小语,发生了这种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我……”陈熙语垂下头,双手紧紧的绞在一块,面对吴承宇的质问,她无力解释。吴承宇见她这样,双手紧紧的扣住她的肩胛,额头上的青筋暴起。“说啊,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之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对不起,都是我没用!”陈熙语小声的抽泣的跟吴承宇道歉着。“告诉我,这一切是不是江煜皓弄的!”陈熙语微微点点头,伸手擦掉眼角的泪,声音哽咽的说道:“都是余薇,那个贱人,她自己捅了自己一刀,嫁祸给了小檬。江煜皓那个渣男还有余家父母,相信了余薇的话,坚决要把小檬送到监狱。”“而且,而且……”陈熙语顿了顿说道:“江煜皓狠心的拿掉了小檬的一颗肾,然后把她丢到监狱去了。我根本没办法跟他对抗,所有的证据,都被江煜皓带走了,我根本找不到任由能证明小檬清白的证据。”说着,陈熙语扑到了吴承宇的怀里大哭了起来。她双手紧紧的拽住他的衣角,泪水浸湿了他胸前的衣服。吴承宇伸出手轻轻的拍打着,轻声的安慰着她:“好了,不要哭了。我会好好保护你们的!”

“嗯!”余歆檬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她冷漠的看着周围的保镖。刚想要起身,就被呵斥住了。“别动,想要干什么交代他们就好。”余歆檬动作僵硬的转过头,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转过头,不愿让他看见此刻她的狼狈。吴承宇深邃的眸子黯了黯,他用专业话的语气对着守在她床边的保镖说道:“我给病人检查,麻烦你们先到外面等候!”闻言,保镖两人相视一眼,便退了出去。吴承宇走到另一边,看着泪流满面的余歆檬,心底瞬间被疼痛侵蚀着。“小檬……”他缓缓的朝着余歆檬伸出手,眼底写满了心疼。他才离开一年,就发生了这么多。当初她不是信誓旦旦的说一定会让江煜皓爱上她的吗?现在呢?这又是什么?“承宇……”余歆檬忍着伤口的痛意,用手快速的把眼泪擦干净,甜甜的叫唤着吴承宇的名字。“傻瓜,这才一年的时间,你就把自己伤害成这样!”吴承宇蹲下身,眼睛泛着红,目不转睛的盯着余歆檬。“没事,我能扛得住!”吴承宇被余歆檬逗笑了,他伸出手,亲昵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放心,我会跟小语想尽一切办法救你的!”“不用!”余歆檬摇头,眼底写满了倔强。“既然他认定我就是凶手,那么我就做一次凶手。算是了断我跟他之间的感情吧!”见余歆檬这么决绝,吴承宇沉默了下去。谁也不知道,此刻他的心在滴血。他从小就喜欢余歆檬。可是就在他九岁的那一年,余歆檬笑着跟他说,她找到她命中的白马王子了。 

第9章 让她去死 2017-12-22 15:21可一切却又是那么的好笑,江煜皓喜欢上了余薇,余歆檬只能隐藏了她的感情。他吴承宇只能默默的成为她无话不说的男闺蜜,只要她需要他,他一定第一时间出现在她的面前。这一守护,就是二十多年。可是现在他就离开了一年,他放在心尖上的女人,此刻成了这副模样。两人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丝毫没有注意到门外的人影。江煜皓黑着一张脸,目光冰冷的盯着屋内发生的一切,气的握着门柄的手,骨节泛白,手背上的青筋暴起。呵,余歆檬!亏他还因为害的她住院而自责,可她呢?在干什么?与她的旧情人相会?她不是说爱了他十二年吗,现在又算什么?“嘭!”江煜皓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一脚踹开了余歆檬病房的门。他浑身散发着来着炼狱的气息,那种气息让余歆檬无法呼吸。是他,怎么,是来看她死没有?余歆檬眸子冷淡的望着发怒的江煜皓,她不怕死的讽刺着:“怎么?江先生是来看我死了没有?”听到余歆檬那犹如老妪一般的声音时,江煜皓愣住了,那声音像是什么尖锐的东西刮在玻璃上一样刺耳。他动了动嘴皮,随即嗜血的一笑:“是啊,像你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污染空气,浪费资源!”余歆檬以为自己已经百毒不侵,就算面对江煜皓再恶毒的话语,她也能镇定自如。可,一切似乎不是她想的那样。她脸色苍白的看着江煜皓,嘴角噙着一丝诡异的笑:“浪费资源?你是说余薇?她那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污染源。”“咯吱……”闻言,江煜皓垂下的手,紧紧地捏了起来,如果余歆檬是男的,估计他的拳头会毫不犹豫的打了下去。“余歆檬我劝你最好不要激怒我,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江煜皓脸色铁青,目光犹如淬着毒的蛇。“呵呵,你的方法还少吗?”余歆檬忍着嗓子的疼痛,平淡的反问回去。越是平淡的话语,就越是能激起江煜皓的怒火。他的眉头皱起,冷着声对着外面的保镖说道:“把她给我带回监狱,让她再好好感受一下。”“给我住手!”一旁的吴承宇站了起来,他挡在余歆檬的面前,动怒的盯着江煜皓:“江先生,病人刚从死亡线上就回来,不能现在带回监狱!否则会有生命危险的。”“哦?”听到吴承宇的话,江煜皓好笑的挑起眉头,冷酷无情的说道:“那就让她去死好了!”轰!江煜皓的话在她的耳边剧烈的炸开,震的她的耳朵生疼,生疼的。她的眼眶泛红,眼睛肿胀着,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流来了出来。她强忍着泪水,笑靥如花的说道:“是吗,我偏不如你愿!”“哼!”江煜皓冷哼一声,离开了病房,离开之前背对着他们说道:“一周的时间,无论怎么样我都会直接把她扔进监狱!” 

第10章 入狱三年 2017-12-22 15:22吴承宇垂下的手紧紧的捏了起来,他想要直接冲上去给他一拳,可是衣角边的小手拼命的拉住了他。房间再一次回归了平静,气氛突然有些伤感还带着压抑。余歆檬小声的抽泣声打破了这压抑的气氛,吴承宇转过声,看着已经泪流满面的余歆檬,心底划过一丝痛意。他嫉妒着江煜皓,为什么小檬对他这么好,他却要这样对待她?难道他真的眼瞎,看不见小檬对他的爱吗?这一刻,吴承宇有些仿徨,甚至还有些说不明的情绪充斥在他的心头。余歆檬躺在病床上哭泣,而他只能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心疼的看着她。余歆檬苦累了,渐渐的睡着了。看着她红肿的眼睛,吴承宇心底抽痛抽痛的。他起身走到了浴室,打来了热水,浸湿了毛巾。他轻轻的敷在她的眼睑上,隔了一会,重新弄湿。他就这样安静的反反复复弄了好几次,中途水冷了,他又去注入了热水。直到,看见她消肿许多的眼睑,才关好灯,转身离开了病房。殊不知,就在他为她消肿的时候,余歆檬已经醒了。看着吴承宇离去的背影,她咬住嘴唇没让自己哭出来。她知道,她对不起吴承宇。她知道吴承宇一直都喜欢着她,无论她受了什么苦,他都会陪在她的身边。如果,她爱的人是他该多好!可是,爱情不就是这样的吗?一方爱着另一方,可是另一方根本就不爱你。无论你付出了多少代价,对方的眼底始终没有你的存在。不知她哭了多久,睡了过去。在医院的这一周,陈熙语还有吴承宇一得空就过来陪她。似乎,江煜皓并没有阻拦他们来看她。平时她总觉得一周过的格外的慢,可是现在,觉得时间过的那么快。果不其然,江煜皓一周之后带着保镖来到了医院,直接把她带回到了监狱。她入狱之后,很快就开庭了,但她因为有病自在身,无法出庭。但一个月之后,余歆檬因为故意杀人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即日执行。入狱的那一刻,她强迫自己忘记过往,好好的度过监狱中的三年。这期间,陈熙语跟吴承宇都来看过她。陈熙语跪在她的面前,跟她道歉说她没用。她浅浅一笑,目光平淡的看着她说:“他是我的劫,这一劫过后,此后我与他生再无交集!”三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任何人,更何况是在这暗无天日的牢笼里。三年后。南城的监狱大牢的大门缓缓打开,过了一会,一个带着黑乌鸦帽的女孩穿着超大号的病人服走了出来。她走的很慢,很慢似乎在回味着三年之间发生的所有。灼热的太阳挂在天空,阳光照耀在地上,走在油柏路犹如被滚烫的热水。路面上肉眼可见的,翻滚了一层白色的热浪。今天的天气只要有三十四五度,女人走在太阳下,身上干燥的不起一滴汗。监狱的大牢一扇一扇的被打开,门外一男一女提着嗓子,目光焦急的盯着那扇厚重的大门。门缓慢的被打开,一抹瘦小娇弱的身影出现在了两人的眼中。

第11章 长发变短发 2017-12-22 15:22“小檬!”看到门被打开,陈熙语狂奔过去,眼底含着泪水。面对突然起来的拥抱,余歆檬还有点不熟悉。她平淡的一笑说道:“你们来了?”“嗯,我们在这里等你好久了,见你迟迟没有出来,我还以为自己记错时间了呢!”陈熙语紧紧的抱住余歆檬嘴里开始不停的念叨着,她似乎很久没有说话,现在要一次说完。远处倚靠在车上的吴承宇步子缓慢的走了过来,笑着说:“小语,天挺热的,我们回去之后在说吧!”“哦哦,好!看我激动的!”陈熙语这才反应过来,松开余歆檬开心的笑着。余歆檬看着来接她出狱的两个人,沉静了下来。谁也不懂,她在想什么,似乎,她变得沉默寡言。余歆檬安静的坐在陈熙语的身边,听她说着三年发生的趣事,唯独没有提起那个人。因此她不知道江煜皓就在余歆檬出狱的这一天,跟余薇定下了婚礼,轰动了整个安城!

————

更多联系泡泡v❤DAPAOPAOOOOO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