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幸福来过

看过一些风景,见过了很多的分分合合。回望,才发现,原来幸福也曾来过我身边,只是当时没有发现罢了。

(一)最好的年龄,错过了最单纯的你

小A属于那种智商一般但特别勤奋的学生,从不迟到早退,从不翘课。工科专业,班里女生极少。小A每次上课都坐第二排,中间位置。性格温软而长相普通的小A,成了周围朋友的百宝箱。她随身携带纸巾,擦桌子的手帕,至少两只笔,一个干净的本子。女生喜欢的镜子梳子,扎头发的皮筋,随时都可以在她包里找到。“小A,我们起晚了,记得占座”“送包纸巾出来,我在你教室门口”“A,帮我去洗衣房拿一下衣服”“A丫头,姐失恋了,带几罐啤酒回来”“……”

Z是班里的学习委员。跟大多数沉溺于网游的男生不同,他性格古怪,钟情于老师布置的各种难题和课外研究。对于大家来说,Z就是移动的参考答案。无论是作业,还是考试Z的答案都有接近90%的正确率。Z极少跟同学们交流,要想抄他作业,比登天还难。唯有小A,深得Z“宠爱”。作业不必说了,期末的时候,图书馆占座,考点复习,大家可望而不可求的福利,一件不落的发生在小A身上。大家开玩笑Z看上小A了。可临近毕业,A和Z都没有发生什么。Z上了名校的研究生,小A回家乡找到了稳定的工作。

若干年后某一天,接到Z的电话,“上学的时候,小A和你关系最好。麻烦你告诉她,我要结婚了,希望她幸福。”原来,大家没猜错。

最好的年龄,错过了最单纯的你。

(二)她轻轻的来,又轻轻的走了

E毕业刚进公司的时候,分在的任务最多的项目组。组内成员一直都在加班。E工作经验不足,加班时间比大家长。Q是另一个项目组的组长,办公位在E斜对面。大家习惯了在工位旁边摊开折叠床午休,不一会儿就会想起此起彼伏的呼噜声。Q发现,大家都在休息的时候,只有E还在看书,有时是小说,有时是技术书,有时是公司的杂志,有时是报纸。下班大家都走了,一脸油光的E还盯着电脑屏幕,键盘有规律的啪啪响,仿佛一首优美的曲子,流淌进了Q的心里。Q已经下班,却渐渐习惯了看着斜对面的E,伴着键盘声在公司眯一会,不知不觉,整个办公室只剩了他俩。这个安静爱看书的妹子,已经住进了他的心里。抽屉了备了很多零食,会找各种借口送给她,有时是巧克力,有时是奶糖,有时是蛋糕。E总会笑眯眯边说谢谢边狼吞虎咽。有时也会请教他一些技术问题。虽然回家不顺路,E加班的时候,W总是在E走了之后才离开公司,默默的送她走到熟悉的巷子,看着楼上的E房间的灯亮了才离开。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快一年。

W参加工作已有不少年头。沉浸在代码的世界无法自拔。跟大多数程序员一样,沉默,安静。宁愿在宿舍敲一整天代码,也不愿意跟朋友去K歌。虽然毕业多年,仍孤身一人。E的出现开始让他觉得孤独。从同事口中得知,E有交往几年的男朋友,感情稳定。

又一次周末安排加班。W到公司已经10点多。远远看到坐在位子上的E,W心里涌起一阵甜蜜,处理完手上的事情已经12点了,E仍在忙。“E,去吃饭呗”“额,没空呢,我这还有点事情没处理完,W哥你先去”。一个小时过去了,“E,我去吃饭,想吃啥,给你带回来”,“谢谢W哥,我处理完这个就回去了,不用打包了”。W一个人去吃了饭,回来的时候已经2点多。刚出电梯,不自觉的往E的位置处看,空空荡荡的办公室,只有小E一人。心里有一丝丝心疼,这傻妞,周末加班大家都得过且过的,很少像她这么拼。W转身下楼打包了饭和甜品。回到公司时,E仍在忙。“丫头,吃饭,周末了,不用这么拼”,E本来还想拒绝,刚好肚子咕噜咕噜想起来,尴尬的朝W笑笑。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E有点技术上的问题处理不了,对于W来说,那些都是小儿科。W处理完问题后,E也吃完了。两人回各自的位置开始做事。

后来因为公司的项目调整,W被临时借调到分公司2个月。项目结束,W第一时间回到总公司,发现E的座位上空空如也,连电脑也半搬走了。跟同事一打听才知道,E离职了。费劲周折,才打听到E的新号码。

“你好,请问哪位”

“E,我是W”

“W哥,你好呀~你回公司了”

“是啊,分公司那边工作已经基本结束了。听说你离职了”

“嗯嗯,有一个多月了。本想跟你道别来着,一忙就给忘记了”

简单的聊了一会儿,W挂了电话。她轻轻的来,又轻轻的走了。

不知道E的心里,W是否来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