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毕业了,你还爱我吗?(二十三)

前情回顾

第二十三章:不速之客

毕业了,你还爱我吗?

平淡的生活如此甚好,但是有时候太过平淡和繁忙,就会冷落了彼此。张南和安雅就是这样。

张南每天穿梭在酒店与客户之间,回家越来越迟,一个月中,没有几天是清醒的。每一次回来看着喝醉的张南,安雅只能深深的叹息。

可是有一天,安雅下班回来,看到躺在床上的张南,醉的不省人事,旁边一个女人对他百般照顾,安雅懵了,很快的回过神来,看着女人熟练的动作,替张南擦着额头,自己却像空气人一样,很是难受。

安雅过去礼貌的道谢,可那人没有要走的意思,对着安雅满是挑衅。“我都收拾一半了,你每天回来这么迟,看你这样,也不会照顾人,我弄好就走?”安雅没有答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对张南有意思。

“谢谢您,送我老公回来,现在已经很迟 ,如果您不再回去,这样不好吧。我的老公我自己会照顾,不劳您费心。”安雅把我的老公那几个字,咬的特别重。听到安雅这样说,女人竟是满脸的惊讶。

“他结婚了,不可能,不可能,明明是单身。”她惊讶愤怒的看着安雅,安雅一脸的风清云淡,可内心却是百感交集。

女人看着她,愤怒的出门了。看着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张南,安雅很是难受,她总觉得这些日子张南每晚回来都是醉的,早晨很早就走了,他们之间都没很好的说过一句话。吃饭都是各吃各的,偶尔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张南不是睡觉就是玩游戏。

她只当张南压力大,可是不曾想过,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看着这样的张南,安雅也没有多大的心思,自己出去逛,总是会想起张南。每天上班回来,不是等来的喝醉的张南,就是见到喝醉的张南。

安雅不知道这个女人几次送张南回来,她细细的回想最近发生的事,好像想起了些什么,她怪自己的大意。每次回来,张南虽然是喝醉的,可是人却收拾的异常干净。身上是各种味道,今天和那个女人浓密的香水味混合在一起,安雅闻出了除烟酒以外的第三种味道,香水味。

她躺在床上,却始终无法入睡。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睡着,早晨醒来却没见张南。她无奈的叹气。

自己也收拾好努力的调整着情绪,去上班了。现在她和张琳已经单独上班了,现在是交班时间,也没有多少客人,两人聊着天。

安雅没有去想昨晚的事,和张琳在一起开心的聊着天,可是此时进来两个人,却让安雅无法淡定。

进来的不是别人而是张南和昨晚的那个女人,安雅怔怔的望着他们坐在一个餐桌面前,女人对着她挑衅的一笑。

只听见张琳说:“销售真讨厌,恐怕中午要你辛苦了,我过去问问他们有没有客人。”安雅没有说话。

她现在满脑子全是张南和那个女人,张琳来了安雅都不知道。“看你魂不守舍的样子,还好今天中午没顾客,就他们两个。”

安雅见过无数的销售,但从来没见过那个女人,她好奇的问张琳,那个女人的来历。

“王倩啊,挺厉害的,是销售业绩最好的,只不过因为太能干,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工作上,都30多岁了还一直单身。不过她今天带来的那个徒弟,还挺帅的,一向对待新人严厉的她,竟然带人来吃饭,这个小伙子在销售部绝对有前途。”张琳八卦的说着一切。

安雅再也没有心思上班,她看着前方,两个人有说有笑。此刻的她,觉得张南变了,和自己认识的张南简直判若两人。

张南在学校也是很受欢迎,自己也从来不阻止张南和别的女生成为朋友,但张南总把关系处理的得当,但是这一次,张南难道没有发现那个女人对她有意思吗?难道自己真的是空气?

安雅胡思乱想间,王倩缓缓的过来了。“签单。”高傲的看着安雅。安雅拿出账单放在上面,面无表情的,机械着干着这一切。

“客人面前你也这样吗?不管怎么说,我今天可是客人。”安雅没有说话,她觉得自己多说一句都恶心。

王倩拿出手机,打通了电话,一会主管过来了,她就那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安雅,主管写好一张罚款单让安雅签字,安雅没有签,她看着主管说:“我没错,我不签。”

王倩刚要开口说什么,只见张南过来了,他躲过了安雅的目光,对着王倩说:“老大,没必要动怒吧,她也不容易。”

王倩莫然的一笑,对着主管振振有词的说:“我们销售部拉一个客户不容易,如果这样的服务态度,酒店的业绩何在,如果你不能解决,我可以找你们经理,反正这件事,我王倩会层层汇报。”

此刻的安雅觉得自己受够了,对着所有人说:“大可不必,我走。”她冲到更衣室,脱下工装,换上便服,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

她回到家里,给张南发了一条短信:南瓜,我们谈谈。她就坐在那里等着张南,什么也不干,就静静的坐着,想到来到北京的日子,她和张南的点点滴滴。

接到短信后的张南跟王倩请假很快的回来了,看着安雅,他缓缓的开口:“雅雅,今天那人是我师傅,她没有恶意,就是对工作比较认真。”

“那么每天晚上送喝醉的你回来,也是对待工作认真?”安雅反问道。张南突然百口莫辩。他每天晚上跟着王倩出去,帮王倩挡了不少酒,他知道自己基本都是被王倩送回来的,却不成想安雅知道了。

“南瓜,她对你有意思,换个工作吧。”安雅直截了当的对张南说。

“雅雅,你不要这么敏感,好不好,我是她的徒弟,替她挡酒,再说不就一起吃个饭嘛,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北京找工作有多难,再说,王倩的业绩很好,跟着她能学会不少东西的。”

张南觉得此刻的安雅不可理喻,听完张南的话,安雅的心都碎了。她在心里冷笑一声。她突然觉得好累好累。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