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盒子短诗集

一、《亦梦亦真》

冷意踟蹰在脊骨间,

脚步轻盈着,

一个趔趄,

一个喷嚏,

有人以为它们——

同根同源,

一个寒颤,

一个哈欠,

蔓延着,

在夜里惆怅。

蛙不知去了何处,

蝉也没有了音信,

时间不是谁的信物,

角落的蘑菇开了花,

蜘蛛的网在风中摇曳。

秉烛的人,

宁愿黑暗划过,

迎着风,

飞向寒冷的北方,

南方的温暖,

你可有福消受?

冷意不再爬行,

毛孔松软了,

反反复复,

亦梦亦真。


二、《西时》

太阳沉入海底,

巨轮的残骸,

古老的世纪,

交错着酣睡,

自由女神的音容,

矗立在斑斓的上空,

好像永远也不会消失似的。

慕名而来的面孔,

乘着倒时差的飞行器,

把命运奉还给降落伞,

紧闭双眼,

失声嘶吼。

飞向结满玫瑰的伊甸园,

还以为那里,

会有新鲜的露水,

殊不知是那,

——带刺的玫瑰,

可是莫名对这红色有好感。

飞机来的方向,

留下一道长长的尾烟,

那里的人们是否酣睡,

像平安夜期待圣诞礼物一般,

——满足。

而我,

即将踏入这新世界,

在曾经的梦里,

拔掉——

手中玫瑰的刺。


三、《你的叹息》

你看,六楼在叹息,

那雪白的烟圈,

比我口中的甜甜圈更胜一筹,

它飘到了七楼,渗入我的口鼻,

那时起,你的叹息来到我的生活。

或许楼层太高,

一场飞来横祸便可叫我们粉骨碎身,

或许世俗纷繁,

每次觥筹交错就会让你心灵四处流浪,

或许烟圈太美,

它的跳动是你心中小小的希冀,

至少你的心不是居无定所的。

我不认识你,也不记得你的模样,

你的叹息我仿佛可以听到,

如果没有叹息,只有烟圈,

也可以啊。


四、《午后柠檬树下的阳光》

午后柠檬树下的阳光,

熟悉亦陌生的旋律,

如今,却换作了——

香樟树。

那些歌词里的悲伤,

从未褪去。

没有蝉鸣蛙叫,

没有热浪凉席,

没有冰棍星星,

这样的夏天,

这样的六月,

辗转反侧来到身旁,

和期许中的大相径庭,

甚至不一样的有些离谱,

香樟树的叶子稀稀落落,

什么也握不住,

阳光也是。

缱绻地打量着,

千千万万,

却只有,

星星点点,

却只有,

空明澄澈的,

心和远方。


五、《橙夏》

目光散落在天边,

恰似七彩祥云一朵,

又落在你的眸间,

仿若满天星一束,

弥漫你在的空气,

连空气都是橙色的,

手中的汽水是,

——甜橙口味的芬达。

落在你的唇间,

又在脸颊渲染,

你整个人都是夏天的,

这季节酸甜酸甜的,

阳光是日落前的涟漪,

温暖是日落后的北极星,

此情此景,故地重游,

你起身融入你的橙夏。

春天的风夏天的橙,

初夏的味道,

是我味蕾的告诉我的,

它快没有知觉了,

奄奄一息,

春天死了,

奄奄一息,

夏至未至。


六、《鹊桥·别》

银河是天空的尽头,

群星在依依惜别,

一万光年前的流星,

驱散了,

一万光年后的鹊桥,

不知,

是瞬间闪耀的光芒,

还是来不及驻足的遥远。

小火花撒满了人间,

带着香樟树的味道,

在初夏的清野之上,

在盛夏的觥筹交错间,

跳着斑斑驳驳的圆舞曲,

多少炽热的心,

都要在鹊桥两头独舞。

没有灯光音乐,

静默地张扬,

把那全部的火花撒满人间,

鹊儿也跟着跳动,

鹊桥始终静默,

一头连着过去,

一头通向未来,

桥上,

还有一捧相思泪。


七、《泡沫》

故事的伊始,

是孩童时自制的,

——泡泡水。


这天,

玻璃罐有了泡沫,

天空有了色彩,

一瞬一瞬的,

紧挨着。


很多人,

都是易碎的泡沫,

期待一次碰撞,

天南地北,

未可知。


风让我们都飘散,

回到最初的模样,

——一束束小小的泡沫。


光让我们有了色泽,

带着自己的光芒,

和彼此的印记。


盛夏光年,

我们相遇,

来日方长,

后会有期。


八、《浅逢》

风尘仆仆的人,

被赋予了盛夏的炽热,

从繁华的不可一世,

到湖畔的南方小城。

你们,

似乎永远没有放下行李,

仍是那个赶路人,

故乡的风沙散落在隧道口,

黑暗袭来,

光明再现,

像星辰走了八万里,

不问归期。

你们的脸上,

有过风沙停留的痕迹,

而我,

不知道任何一个,

关于你们的故事。

尽管,

我也曾,

走过你们来时的路,

大抵,

生命的际遇是无法言说的。


九、《你是昨夜的星辰》

——我眺望你的美丽,在每一个昨夜的星辰。


你 ,是昨夜的星辰,

在繁星深处,

撇开人间的灯火,

在阑珊处,

呢喃人世的无常,

在教堂前,

敲响爱与诚的长钟。

而我,是那个

——莫衷一是的仰望者!


你,是昨夜的风,

没有引来洪流,

没有掀起涟漪,

没有方向,

也从未停留。

在我的眸中陨落,

不偏不倚,

抖落黑夜的寒冷,

叨扰了谁的心绪?


夜阑卧听风吹雨,

铁马冰河入梦来。


你已是昨夜的星辰。


十、《日夜》

晨曦不再,

和夏天深处的蝉鸣,

——诀别。

你所怀揣的,

所怀念的,

抛弃了。

影影绰绰的,

——诠释过了,

卷成烟圈,

或散了,

或飞走了,

——混沌着。

空气里都是,

日的,

夜的,

样子。


十一、《空壳》

那一天,临别了,

也许是最后一次,

你站在曾经驻足最多的那里,

告诉我们每个人,

你还会回来。

不知是我们送走了你,

还是日子送走了我们,

那个荒凉的繁荣之地,

一樽樽空壳,

就在斑马线的尽头,

——正立着!

人海微茫,音信何处求?

你拖着你的皮囊,

踉踉跄跄,走走停停,

看不到你,

看不到你的心,

看不到你的灵魂,

“你看不到我

你的心看不到我

你的灵魂看不到我”

不再犹豫,把你装好,

放在我破旧的空壳里,

你闻到满天星的花香了吗?

它这个世界最甜的味道。


十二、《雨雾》

雨望不见雾了,

哭了,像个泪人,

木屋,站在山麓间,

忽而,漂向河的东岸。

听,那声音络绎不绝,

雨还在下,

雾还在绕,

声音消弭,

木头到岸,

雨里,雾里。


十三、《送给不眠的你》

未曾染指的,

就让它继续留有空白,

不需要浓墨,

重彩也是,

平淡的守候就好,

就像那个黑暗与黄昏同在的傍晚,

你在微弱的光线下,

——熠熠生辉。


十四、《偏偏》

——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洪流。

星星的名字不止一个,

唤为寂寥是大多数人青睐的,

它是一桥一水夏夜里的萤火虫,

梦里卧听水潺潺蝉声声,

腾空了天空中全部的真理,

泛起几束涟漪淹没了伊人的梦,

层层叠叠此起彼伏永无停息。

可偏偏你是一道北极光,

却照亮了南方异乡的游子,

偏偏你是撒哈拉的一粒尘埃,

却驻足于南洋的孤岛,

偏偏你是威尼斯的画船,

却漂流到了我所在的港口,

偏偏你是你 却让我的全部都是你。


十五、《江城遗梦》

七月是一个梦,

七月末了,

梦把我遗弃,

余音在城市上空缭绕,

江船的点点星光落在我的脸颊,

就像夜空散落一地,

那些留下足迹的街道被大雨冲刷,

或许不曾染指,

这终究是一个梦,

下一个梦,在哪呢?


十六、《不再远行》

冬雪光顾南方小镇,

初更总显得门可罗雀 ,

拱桥不作声响,

天似是看着乌篷 ,

随河水浮荡 ,

卯时醒来,

假使搓绵扯絮,

便会捧着泰戈尔的诗,

不再远行。


十七、《这个初春惬意的下午》

远处炙热的太阳,

温暖我心,

不知名的树木,

拥抱着我,

惊鸿一瞥,

落在门前待放的月季,

紧靠着的满园春色,

以绿的姿态映入眼帘。

倚靠在墙的手沐浴阳光,

触碰着,

伸展着,

憧憬着,

突然有了灵感,

拿来纸笔,

应该记录些什么呢?

这个初春惬意的下午。


十八、《夏过》

雨过,放晴,

不问风的归期,

等风来,翘首以盼地等。

石臼湖一如既往,

夏过了只道是寻常,

下一个会是什么,

潮起潮落过了呢?

斑斑驳驳的树影下,

人头攒动,

我是人们口中的上帝,

夏过了第一个知晓,

风也走了八百里,

跋了山,涉了水,

山水皆知夏过夏来,

倒也不稀奇。

过了的夏,

我不曾负你。


十九、《温暖的光》

烟雨笼罩你的心,

湖心的微光泛着暖黄,

一街之隔的觥筹交错,

比几年的光景漫长得多。

树叶挑战着手指触觉的极限,

就像蝉鸣的夏夜凉风袭来,

飞进隔壁的街道,

巷口的砖长满了青苔,

光还是暖的,

光还是黄的,

多希望它能代替我看到那儿。

如果可以,

我宁愿自己是温暖的光,

黄昏时,

同余晖嬉戏,

幸福地,

夜深了,

凝望着你,

孤独地,

拂晓时,

作别西天的云彩,

不舍地。

成为温暖的光,

照亮你,

在你出没的巷口,

站立成永恒,

我不怕光明,

带着这一切。


二十、《路过》

梦里,

在开往春天的地铁上,

在11号车厢的末处,

在你的身后,

同两旁的风景一道,

穿越城市的夜空。

来时的路模糊了,

前方的路灯火通明,

你在霓虹灯最盛处,

下车,

我在繁星黯淡之时,

上车。

人海微茫信难求,

嘈杂声是背景音乐,

混沌处郁结的灵魂,

在城市上空,

和烟火迎接新年一样,

飞得最高,摔得最疼。

路过巷口,

把巷弄照亮,

路过路口,

把车窗擦亮,

路过梦,

湿了斯人的彩虹。


二十一、《盒子和林徽因的对话》

林徽因说,

人去时,孔雀绿的园门 白丁香花,

相伴着动人的细致,在此时,

又一次湖水将解的气候,已全变了画,

时间里悬挂,迎面阳光不来,

就是来了也是斜抹一行沉寂记忆,树下。

盒子说,

风来时,朱砂红的城门,素满天星,

流离着欢欣的悲恸,如过往,

又一次候鸟南飞的节气,已全成了画,

时空里轮回,背对清风徐来,

怕是走了只是正簇一打凋零回眸,花前。


二十二、《树下》

在不算酷热的时节里,

你喜欢站在树下,

白皙的皮肤映衬着脚下的阴影,

我站在斑斓的世界里,

看着树荫下的你。

树的名字实在太多,

我懒得刻意去记得。

抓着树干的秋千摇摇晃晃,

掀起满地的落叶,

它们终于返老还童,

含着泪在风中欣慰地笑。

那一年你看见满街的银杏树,

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遗憾往事,

树的样子瞬间高大起来,

它竟成了过往云烟里的尾音。

你们站在树下,

人流穿过身旁,

天台的青苔在生长,

天上的云没有笑,

那个醉醺醺的下午,

我记得的只有树和树下的你,

唯独不是你。

后来,

我站在你停留过的树荫下,

哪怕热浪冲走了熙熙攘攘的人儿,

我的心也依旧清凉。


二十三、《跑调的云,任性的风》

干瘪的人群向来欲盖弥彰,

流离失所的心脏无处安放,

夜幕前夕的银杏尚未埋没,

我是跑调的云任性的风。

人们躺在星河的襁褓里,

白天,载满一船一船的星云,

夜晚,低唱一支一支的歌儿。

炊烟种满人间的村落,

在山谷的尽头,

在山麓的开始。

我想在黑暗里多待一会儿,

跨越云和风,

乘着你的天地斗转星辰。


二十四、《白果倾城》

世界的独树一帜,

在于慵懒深邃的情结,

天地从来都不是牢笼,

它创造了虚无与真实,

无可名状。

苦命的朝圣者,

依然停留在那个起风的傍晚,

九眼桥在蓝莲花身后陶醉,

忽而的夜雨驱赶着羁旅的愁人,

回首时,雨幕里,

银杏摇曳,容城更倾城。


二十五、《没有火烧云的晚霞》

这个季节我学会了如何看云,

在恰到好处的傍晚时分,

在一马平川的深绿色一头,

在可能会忘却的某一瞬间。

黑暗的密度足以让目光失去深情,

哪怕是在有火烧云的地平线上。

遥远的太阳啊,一点也不皎洁,

躲在秋天的身后,冬天的身前,

谁曾想过,我们也会进退维谷。

好在,我们不是生长在水声火热里的玫瑰,

红与白只是一次抉择,

答案无非是这些。

我想我应该飞进了云里,

甩开了晚霞和太阳,

看到了

——一个全新的世界。

二十六、《迷途知返》

早冬的飞鸟里没有几只是迷途着的,

它们没有高昂的头颅和绚丽的羽毛,

风中飘摇的国度是它们心中朝圣的天堂,

淬火在燃烧,地狱靠着天堂,

迷途的路上从来没有返程的风景,

我开始希望,这一切都还可以挽留。

随处可寻的是生气盎然的冬叶,

比以往的樟树叶还要规整,

不幸的是,它在枝丫的一头悬着身子,

后来,我们看到的美到极致的掉落,

却是它不愿提及的青春之殇。

其实,没有所谓的迷途,

毕竟世界那么大,谁都想走到尽头。


二十七、《隅思》

秋天的酒洒满人间,

酿造了银杏的果子,

拱桥下的少年,

含着不羁的眼泪,

驶向诀别的故土。

如果有来生,

画船听雨眠,

在人迹罕至的地方,

考验碰上流星的运气,

搭一捧篝火,

跳一支乱舞。

如果流星真的降临,

还可以许一个心愿,

年年有今日,

岁岁有今朝。

二十八、《年岁》

远方山的轮廓不再明晰,

柳树的枝干好像更蓬勃了 ,

傍晚的小雨只管下,

古井在脚下,

伸向过去的日子和古老的根。

柳树上那两个大小不一的窝,

和去年冬天不太一样,

原来,

这世上的树和窝皆是如此,

惺惺相惜。

飞鸟失去了神圣,

掠过头顶,

吮吸着缥缈的炊烟,

那古柳竟是它的家。

年岁,

不过是黑暗里的马头琴,

在未完的故事尽头缥缈着,

原来这是种滋味……


二十九、《冥想》

两行灯火是再熟稔不过的旧景,

星子抛开黑夜的传说失了神,

麦田里的稻子倚靠着清风,

像秋千上的孩提似的,

含着糖咧着嘴笑着飞向天。

稻草人的身影时隐时现,

目光如炬,冥想的力量

何时变得——一无所有。

掉入一语成谶的深渊,

堆砌俯瞰的险峰,

驻足过后是不遗余力的冲刺,

来不及冥思苦想,

不敢想,不该想,干脆不想。

年轮泛起了微黄,

褶皱间长满了杂草,

灵魂彻底离经叛道,

冥想掉落在过去和未来的夹缝间,

无人问津。

三十、《写于荒唐》

很多年前,

白色惊艳到荒唐,

藕粉色的天空泛着红晕,

巷口的路灯下堆满了雪白的山丘,

缕缕白烟冒着热气穿梭在童话的世界里。

灯光黯淡下来,

风的声音也温柔了,

咯吱咯吱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在天空的尽头也觅不到来时的方向。

躲在温床里探着脑袋儿,

守在火炉旁聊着未完的梦,

荒唐的白色更像一场春秋大梦,

比太阳璀璨,比光阴易逝。

一泻千里的白色,

远远胜于这荒唐,

冰冷和火热,

我都痴爱不已。


个人简介:盒子,出生于1997年,现就读于湖北理工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自幼喜爱写作,想做一个纯粹的写诗人,想忽而变作天上忽明忽暗的云,想以梦为马、随处可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引子 我有个朋友,我们的心里各有一个世界。 我的世界永远是白天,她的世界永远是夜晚。 我们也各有一个梦想:我要在白...
    小鹭鸟阅读 202评论 0 0
  • 我,不是一个虔诚的跪拜着 来看看千年的书香 来看看儒家的魂魄 渺小啊 我是如此的渺小 有时 我会一个人 在黄昏 火...
    逗霸君阅读 287评论 1 4
  • 面试过去几天,本来以为通知的晚,还在等结果,还在纠结着,工资又不高,录取了我也不一定去,然而,我并没有收到通知,同...
    来不及对你说的话阅读 117评论 0 0
  • 全局对象 window ECMAScript 规定全局对象叫做 global,但是浏览器把 window 作为全局...
    joker731阅读 12评论 0 0
  • PYGY阅读 4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