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他们说的那样

        在洛阳往返的路上我会各听一期《奇葩说》,节目听完了,也到家了,路上还可以咂摸观点,对喜欢的辩手点头赞许。昨天回来时,雨下的很大,大车在前,溅起来的水雾让我的视线一片模糊,我小心的超车躲避,那期奇葩说的观点是:要不要澄清谣言或是误会。

       马东选的持方是不用澄清,他最后说了一句话:当有人走过来拍拍你说,你不是他们说的那样,那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候。

          我愣了一下,我总认为自己是丝毫不在意别人看法只关注自己活法的人,但是听到这句话时总会忍不住红了眼眶。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小时候格外早熟也早早的从书里知道什么是爱情什么是那种懵懂的喜欢,小学三年级和当时我认为最帅的男生开始了勾勾手指头的谈恋爱。

         现在虽然听起来觉得很正常,但在当时觉得惊世骇俗,觉得小男生小女生毛都没长全懂什么?互相给个糖就了不得了,怎么还会写情书还会送礼物还会——谈恋爱?!虽然我们之间最大的尺度也就是勾勾手指,因为亲嘴是会怀孕的。

         这种小盆友之间过家家式的谈恋爱很快终止,但是初中后小盆友开始略通人事,我的八卦散播开来,添油加醋,谣言四起。我走过去,会有一群不认识的人在我身后指指点点,没有多远,背后会爆发一阵笑声;和别人吵架时,他会突然说很脏的脏话和我看不懂的手势奚落我,我只能沉默;晚上回家,会有男生突然从黑暗的地方蹿出来抱我一下就跑,和我一起的朋友只能看着我蹲在地上哭……

         谁说的人之初性本善小孩子不懂事,小孩子释放的恶意才更加的肆无忌惮不加遮拦。柴静在采访《双城的创伤》时,拍因此自杀的女孩儿刻在桌子上的字,拍她的朋友说她觉得活着没意思,拍她说觉得这个世界脏。

          那时才10岁的我也觉得这个世界也好脏啊,虽然我也用力澄清过,虽然我努力学习多才多艺让自己变得优秀,但是仍然无法休止谣言,我好怕上学好怕和对方吵架时无法继续只能闭嘴憋泪好怕前方的黑影里藏有我招架不住的龌龊。

         我必须长出铠甲来保护自己啊,我必须装作若无其事,我必须不在意,我必须在别人用话堵我时上手去挠他的脸,我必须找到回家的其他小路。

         我长大了,朋友经常说我不顾别人看法长的很自由,那是因为我若顾别人看法我会溃烂,那个洞长不好的,一直血肉模糊无法痊愈提到就会痛,我只能在上面小心的盖上一层树叶,撒上一层土,像小时候经常做的陷阱,不同的是我不希望有人掉进来,希望所有人忘记它。

         去年有朋友把我拉到初中的群里,我只待了一天就退群了,我没办法忘记也没办法原谅。

         我现在才懂,我的不在乎是我的铠甲是我的救命稻草啊,我的不澄清是我的不得以而为之啊,我多希望有个人走过来看到在深渊的我,跟我说一句:你不是他们说的那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