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生里的贵族

人在卑贱的时候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沉沦在不公义的汪洋之中,而要敢于与撒旦抗争,敢于表达公义,使之闻之于上帝之耳,这样上苍才会眷顾你啊!


 说实习生在医院,承担了多少工作量,或者起到了多大的作用,我不用多说,所有朴实的平民同学都是深有体会的,重点是我们没有一分钱报酬。而所有带教老师之间,对于实习生的付出,都是心照不宣的,有些人嘴上不愿承认,但心理上,就像抽了大烟,有瘾,一批实习生走了,盼着下一批同学来补位,如果没来就像失了魂一样,马上就要打电话跟医教部要人了,如果说这个月没有同学分来,肯定还要破口大骂几句。即使再不争气的实习生,不能把稍复杂的一些事情做好,也得天天报到,不得随便旷工,在医院做些跑腿的活路,简单的复制粘贴的琐事,也可以把你的腿跑断,把你的眼睛看花,即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疲劳。所以这就造成了实习生的尴尬处境,把你当个宝,因为你贱,也不把当个人,也是因为你贱。几个月前,医院失踪了一个叫闵洁的实习生,这件事过后我们的请假制度以及出勤管的更严了,后来闵洁的尸体在江里找到了,警方给出的结论是跳江自杀,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把这个青春的大学生逼成这样。


 在医院与我们这些庶民相对的是一些特权阶级,我管他们叫做实习生里的贵族,他们的父母或者亲戚在医院上班,有的甚至是医院领导的亲戚或孩子。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需要我们繁琐的请假手续,也不要销假,更不会遇到像我们请假的时候被百般刁难的情况,举个例子吧,我们一次性请假,不准超过5天,超过期限的话要补实习或者罚款等处罚,而他们不需要任何请假,可以1个月不来,可能根本没来过,因为我们在一个科室呆的时间就是一个月,好几次刚到科室对着名单报到的时候,前几天看到了他们,以后就不见踪影了,他们也丝毫不必担心受怕,没有后顾之忧,他们也丝毫不掩饰他们贵族身份的事实,骄傲洒在他们的脸上、嘴上和医生护士亲切的目光里。他们也不必要做一些跑腿、复制粘贴的活路,而能得到老师的倾囊相授,直接给他们有用的知识和操作,而我们得到的知识,前提是对我们辛劳的赏赐。我们除了工作,还需要小心的应承,而他们不需要太礼貌,因为这就是他们的家,即使放诞无礼一下,也能得到应有的包容。学校给我们争取的考研假,只有一个月,即使这短短的一个月,也饱受他们的非议,嫌假期太长,纷纷打电话向医教部质疑,医教部说他们也没有办法,这是他们学校规定的,最后只能无休止的抱怨,比如某个科室的主任说,“我们当年实习的时候,哪有什么的考研假哦,都是边实习边看书,像那些要请假的,一看就没有什么实力,请了也考不上。”她在说这话的时候,她自己并不是什么研究生学历。考研其实是一个时间战,特别是对于一个应届本科生来说,是否成功与时间多寡密切相关,我有一个朋友,在校的时候,成绩很优秀,我很看好她,她在实习的时候复习的时间很少,就希望能在考研假的时候突破一下,她在没来的及做任何一份模拟试卷的情况下,还考了305分,虽然上了国家线,但她觉得还是没有考好,因为时间太紧迫了,我说,你就知足吧,如果不是你在学校里底子好,国家线都上不了,而我知的周围的其他人,都没上线。而那些贵族,只要他愿意,就有无尽的时间复习,其中有些人考上了,这不公平,也有人没有考上,这很讽刺。

医院往往在这些人和我们身上呈现出双重的标准,可以说是道貌岸然,在我们面前表现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像个权威的长者,训诫我们要遵守实习制度和科室制度,并且反复强调,甚至恐吓,恫吓,威胁。而对他们却是无限的纵容和慈爱。他们是高不可攀的贵族,有祖祖辈辈攒下的沟壑隔在我们之间,我们需要努力的向命运攀登,才能接近他们,他们身上散发着贵族的不凡气质,有的人去靠近逢迎他们,而我却投去轻蔑与鄙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